<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十四章 我已经舒服的快要呻~吟出来了
    “父皇真是太过分了!”

    直到所有人都离开了,秦穹仍然满脸的不满,抱怨道:“哥哥你都受了这么重的伤,他竟然看都不看一眼,哪里有半点作为人父的样子?”

    “你还真不怕他啊。”

    苏景笑了起来,心道他不看我才好呢,我巴不得他永远不要看我!

    刚刚那一会儿的功夫,虽然脸上表情无比震惊,但只有苏景自家人知自家事,他的心真的是提在了嗓子眼上……他可是堪堪在秦政到来之前,才算是将体内擎炎神火诀的功力给尽数吸纳溶解成为了明玉真气,然后藏匿进了自己的体内!

    哪怕晚了半刻,自己也绝对会露陷。

    但到底能不能瞒过秦政,自己也没有半点把握……如果当时自己有半点露怯,或者说被他发现了什么破绽……恐怕被打死的就不仅仅是王贲,还有他苏景了!

    苏景敢肯定,这个冷血冷情的家伙,绝对不吝啬于打死自己。

    现在看来,异位面的功法,多少还是有些神奇之处的!

    而通过这件事情,苏景也确定了一件事情。

    主神说的对,明玉功在得到了嫁衣神功的特质之后,威力大进,真的是让自己赚大发了。

    王家何其了得,几乎可说是大秦除秦族之外,最强的家族之一!

    王翦官拜大将军王,在军中地位之高,仅次于秦政!

    其祖传功法,威力又岂会弱了?至少也是先天级别的功法……

    王翦当初便是凭借擎炎神火诀的威力,纵横战场,所向披靡,为秦国打下了不世之功绩,更成为了秦朝最显赫的家族之一,封十万户侯!!

    可如今,苏景却能在短短片刻之内,将这神火诀的真气转化为明玉真气,显然可见明玉嫁衣功如今的级别,已经凌驾于这擎炎神火诀之上了!

    若是换了之前的明玉功,恐怕是万万没有这等功效的。

    而此时,秦穹哪里知道苏景心头满是庆幸,她只是不满道:“我为什么要怕他?他再可怕也是我的父亲……难道还能杀了我不成?”

    “他刚刚怎么对秦亥的,你没看到吗?秦亥可也是他的儿子……”

    “切……我是与众不同的。”

    秦穹笑了起来,说道:“不过父皇这回倒做的挺好,今日里这么一镇,再加上王夫人的夫人品位被打成了美人,而且他说的话你听到了吗?他说如敢再犯,两罪并罚,也就是说今天的事情其实还是很让他生气的,估计日后秦亥再不敢在哥哥你面前放肆了,看来父皇还是做了回好人的嘛。”

    “他在意的是他的威严受损吧?”

    苏景也笑了起来,说道:“好了,小穹,地上还是怪凉的,你扶我起来到房间里休息一下吧!这几日里,估计我是不能去上课了。”

    “没事,我来照顾你!”

    “不用,我自己慢慢修养就好,你平日里来陪我说说话就好,不用特地每日里来这里陪我。”

    “哦,明白了!”

    秦穹没有反驳苏景的话,而是小心的扶着苏景,慢慢的到房间里去了,然后皱眉,抱怨道:“可恨的秦亥,我才刚刚派人送来的东西,就都被他给打碎了,待会儿我再让人换一下吧,要不哥哥,你到我的青莲宫住一段时间吧?这尸山别院……阴气太重,不利于养伤的。”

    “没关系,这些阴气不会伤害我的。”

    苏景心道我哪有什么伤,刚刚如果不是急于吸收那些异种真气,我也不至于接连吐那么多血,现在的话,体内功力充盈,简直舒服到随时都可能要呻~吟出来。

    当下,他随口找了个理由,推说自己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秦穹到底还是在意男女大防的,或者说,如今的她,因为之前苏景的前身楚南的混账举动,对苏景,已经有了些许的男女大防,因此听说他要休息,当下也就很理解的离开了。

    而苏景确实也累了,当下真的就躺在唯一还幸存的床榻上,很快沉浸入了梦乡之中。

    睡梦中……

    模模糊糊还可以感觉到,似乎是秦穹来了几回,看自己睡的很熟,没有打扰自己,而是指派着几个侍人蹑手蹑脚的把破旧的家具都给收拾了出去。

    但苏景确实也是真的累了,与秦亥的交手,比想象中来的更艰难,毕竟他的武力不弱,只是经验薄弱了些,再加上自己有心算计,初时又先行下手毁了他的脸,不然的话,恐怕还真没办法胜过他……

    但就算如此,苏景也背负了极大的压力,生怕会不小心展露出了自己如今已经身负真气的事情。

    而事实证明,他的小心是对的。

    这个世界太多自己不了解的神奇异能,武道只是其中最常见的一项而已,便好比那神秘黑衣人的回朔之术,如果自己真的三下五除二打翻了秦亥,估计这会儿也已经被人发现了秘密了。

    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才行啊。

    苏景心头冒出了最后一个念头,然后真的就沉沉睡去了。

    他确实太累了。

    而此时……

    在这尸山别院的高空处。

    正有两人直接立于半空……目光所望,便是苏景所在的院落。

    其中一人身着黑色长袍,面色沉默如冰,分明便是刚刚离开不久的秦政。

    只是此时,他却突然与身边那神秘的国师两人出现在这尸山别院上空,所关注者,自然便是……

    望着那一间破旧的房屋,秦政问道:“今日里的事情,你怎么看?!”

    那黑衣人答道:“我的看法,刚刚都已经说出来了。”

    “哦?刚刚发生的一切,一个不过锻骨境界的人,竟然打倒了一个炼气通了三脉的武者……孤竟然还不知道,孤的这个儿子,原来还是个了不得的绝世天才?!”

    秦政声音里带上了几分讥讽。

    黑衣人道:“事实上……确实有别的原因。”

    秦政问道:“什么原因?”

    “运气。”

    “运气?!”

    秦政皱眉,道:“孤不相信运气,孤只相信实力!”

    “我的意思是……楚南的运气并不是好,倒不如说是……不好!”

    如果此时苏景在这里的话,恐怕早已经惊到一头冷汗,因为这神秘的黑衣人所说的话,竟然全部正确,甚至于连气运之说,都猜测了出来!!

    他淡淡道:“就算你不相信,但世界上确实有着运气的存在,而楚南,他的运气就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