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三十章 到底是谁在伤害谁?
    “啊~~!!!”

    “哎呦~~!!!”

    两声惊叫,一声是惊慌中带着恐惧,另外一声,却是迷茫中带着失措……

    完全来不及反应,甚至于一切发生的太快,秦亥连真气都来不及收回去,带着灼热气劲的拳头,已经直接轰上了他自己的脸上!

    霎时间,房间里发出了一股焦肉般的香味……

    修炼出的不弱的功力,反倒让自己吃了大苦头了。

    秦亥凄厉惨叫起来。

    而此时,苏景的身子也已经撞到,正顶在了秦亥的心口,秦亥只觉得胸口一滞,两人已经直接滚作一团。

    苏景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身上已经沾满了泥土,而秦亥那重创的脸颊在青石铺就的地面上摩~擦了一下,却直接生生蹭下了好大一块皮来!

    “啊~~~!!!”

    秦亥惨叫声顿时更为凄厉,甚至于苏景近距离之下,还可以看到他的舌尖都在发颤,定然是痛到了极处了吧?

    “楚南,我要你死!”

    之前还只是想要教训苏景一顿,但这回……

    看着地面上那摩~擦的血迹,还带着点点焦红的血肉,那都是自己的脸上的血肉。

    脸上火辣辣的,痛之余,更多的却是恐惧。

    自己的脸……

    秦亥甚至不敢去想自己脸上到底是个怎样的光景!

    巨大的恐惧感已经淹没了一切。

    和巨大的恐惧一起升起的,是无法抑制的暴怒,顾不得思虑之前自己的拳头究竟为何会突然反弹回来,秦亥疯叫道:“苏景,我打死你啊!”

    握拳,鼓起自身所有的真气,再顾不得什么招式,只是汇聚起自己的重重一拳,向着苏景砸去!

    “混蛋秦亥,竟然敢偷袭我?!”

    苏景同样大叫一声,面对秦亥的重拳,他也不以明玉功抵挡,毕竟自己的功力不过初练,还微薄的很,比起秦亥那苦修多年,扎实无比的《擎炎神火诀》功力,要差了太多,唯一可作依仗的,就是移花接玉这等反转对方力道的武学,恐怕在这个世界上很罕见吧?

    足可打他的措手不及!

    但若太明显的出手,恐怕会被他看出端倪来!

    苏景也不以移花接玉反击,而是直接抱住了秦亥的腰身,纵身一翻,腰身再次剧痛,果然又很巧的撞上了身边的桌腿……

    两人翻滚中力道惊人,这回桌子可没有再幸免,才刚刚搬过来的崭新红檀木桌,甚至还没来得及使用,桌腿已经直接从中间劈裂开来,桌角砸倒下来,正对着苏景的额头!

    坏运气……果然在了的话,倒霉的事情都是我来!

    好在早有准备,危急关头,苏景头一低,正把头埋在了秦亥的胸口,那尖锐的桌角擦着苏景的后脑而过。

    苏景只觉得一股风声掠过,同时响起的,还有秦亥那疯狂的惨叫声,宛若被剥了皮一般。

    他抬头看去,却正看到那桌角正狠狠的砸在了秦亥的脸上,刚刚才鲜血淋漓的脸上,又再次被尖锐的桌角给狠狠的砸了一记!

    剧痛之下,砸下的拳头力道也直接减了大半!

    苏景犹豫了一下,来不及多想,到底还是没有躲闪,而是任由那一拳打中自己!

    后背猛然一痛……

    苏景哇的一口吐出了一口鲜血。

    但出乎意料的……竟然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痛楚,甚至于……

    他眼底闪过了一道了然之色,随机变作凶光!

    演戏归演戏,被人打伤,我也决不能白受。

    他大叫一声,伸手抓上了秦亥那半边完全鲜血淋漓的脸庞。

    “啊~~~!!!”

    秦亥的惨叫声,给这阴森的尸园更添了几分阴森之感。

    “放手!”

    “绝不!!!”

    两人拼命的挣扎在了一起。

    屋内的一切都被碰的七零八落,只是因为坏运气的缘故,但凡被扯掉摔倒什么东西,都向着苏景身上招呼来了,烛台,凳子,甚至于被两人撞散的柜子和那些一应杂物……

    但苏景早有准备之下,凭借明玉功的耳聪目明,都能及时躲开。

    反倒是秦亥,终究反应不及,纵然接连在苏景的身上打了好几拳,但却也被那些凌乱的东西给砸的一遢糊涂!

    脸上更是给招呼了好几下,半边粗犷,另外半边却如厉鬼狰狞一般……

    看起来,当真是骇人无比!

    两个人在地上来回翻滚挣扎……

    到底打了多久?

    不知道……

    只知道被拉开的时候,苏景胸~前衣襟早已经被鲜血染红,他已吐了不知多少口血。

    而作为行凶者的秦亥,却更为凄惨,一张脸半是人貌半是鬼容,那狰狞的血肉还往里凹陷,看着是好像伤口又被什么东西二次伤害了一下,额角高高肿起,这是被柜子给砸到了额头,眼睛上一个血洞鲜血潺潺,这是烛台的尖刺刺到了……

    看起来,秦亥跟一个死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他还会痛苦呻吟!

    “这……”

    赵喜脸上露出了呆滞的神色,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是听到了属下禀报,说在尸山听到有惨叫的声音。

    他还以为是苏景被谁给欺负了,这才赶紧过来,想要为其解围。

    可现在看来……

    是二殿下欺压了十一殿下吗?是二殿下被十一殿下给欺压了吧?

    可二殿下为什么要特地跑来这里被十一殿下欺压呢?

    现在这景象,已经不是皇子之间打架,而是……生死相搏了。

    他尖着嗓子高声叫道:“快!快叫陛下!!!”

    只有陛下才能处理这种事情了。

    “哥哥……”

    秦穹也终于姗姗来迟,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看到苏景唇间和胸口满是鲜血,她小脸顿时刹白,惊叫道:“哥哥,你没事吧?!”

    在苏景的胸口摸了摸,她立即眼泪盈盈,哽咽道:“对不起哥哥,我应该早点发现不对劲的,还是到了稷下学宫,发现秦亥那家伙不在,我才察觉到不对……”

    她恶狠狠的转过头来,宛若被欺压了幼崽的母狮一般,怒喝道:“秦亥……额……”

    怒气顿时戛然而止!

    哥哥是很惨没错,但看着躺在那里双眼呆滞,几乎就是有进气没出气的秦亥……

    秦穹感觉自己再怎么护短,也说不出责怪的话来了。

    哥哥这是占了大便宜了吧?

    “亥儿……亥儿……”

    这时,你方唱罢我登场。

    又有带着浓浓担忧的女声传了过来,一名衣着华贵,气态雍容的华装妇人脚步急切的冲进了这破旧的院落里。

    明显就是秦亥的母亲!

    而看到秦亥那凄惨的模样,她尖叫一声,顿时白眼一翻,直接仰头晕了过去。

    “夫人!!!”

    跟来的侍人们都惊慌了起来,惊叫着去给她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