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十八章 对不起 手滑了
    墨梦笙面无表情,说道:“事实上,我也不愿我墨家学说被你们这些人给学了去,二殿下,您若对我有所不满,尽可以去跟陛下提意见,倘若你能让他免了我这三月之责,我反倒要感激殿下了。”

    “感谢?你还能怎么感谢我?莫非是要入我帐中侍奉于我不成?”

    秦亥冷笑道:“可惜,我对你这等贪生怕死,如黏虫一般苟活于世间的女人,半点兴趣也没有,你若还有半点礼仪廉耻,便早早的死了,随你的兄弟姐妹一起地下团聚,也省得脏了我们的眼睛。”

    “亥弟!!!”

    那年轻男子脸露怒色,喝道:“你听不到我的话吗?”

    秦亥这才看向了那脸有蕴色的男子,并不见什么恭敬之色,说道:“皇兄,臣弟不过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而已,看到这贱人,我便想起了某个恶心了我们很久的家伙,这两人当真一样的惹人生厌,臣弟最是心直口快,又见不得这种贪生怕死之人,是以才不自觉出口谩骂了几句,如有得罪之处,还望皇兄见谅。”

    之前如果还只是指桑骂槐的话,秦亥到底不是那种善于隐忍之人,很快就把战火烧到了苏景的身上。

    秦穹柳眉倒竖,本来娇俏的面庞顿时露出几分煞气,刚想起身。

    却只听到四面通风的修文馆内,突然一阵凌厉的风声。

    一道黑影直接向着秦亥砸去……

    “大胆!”

    秦亥与苏景不同,他自幼便苦练母族传下的《擎炎神火诀》,数年苦修,再加上无数天材地宝堆积,早已经渡过锻骨伐筋,达至炼气之境……

    这一道黑影,自然奈何不得他。

    回转身子探手一抓,直接将那黑影抓在手中。

    然后,脸上直接被一蓬黑色墨汁浇了一头一脸。

    这时众人才看清,原来砸过去的竟然是一方墨砚!

    而此时,墨砚虽然被秦亥抓住,但里面的墨汁却在惯性的作用下飞了起来,墨汁如何能挡?立时尽数浇在了秦亥的脸上,乌黑的墨汁顺着他的头发滴在衣服上,然后滴滴哒哒的滴在地上。

    整个人直接成了墨人。

    一时间,众人都惊呆了。

    震惊的看着始作俑者苏景……

    甚至于连秦穹都惊呆了,自己的哥哥,素来经常与这秦亥合不来,但秦亥纵然挑衅,他也从来都只是被动承受,以沉默应对,怎么今日里,秦亥不过才刚刚冷嘲热讽了几句,哥哥竟然就直接暴起发难了?

    而苏景同样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然后转头看向了距离自己至少十米开外的秦亥,一脸无辜道:“抱歉,手滑了。”

    …………………………………………

    …………………………………………

    到底手怎么滑才能让你桌上摆的好好的墨砚滑到十余米外的秦亥身上呢?

    众人皆是一脸无语。

    “扑哧……”

    突然,寂静的馆内,一道清脆的笑声响了起来。

    众人视线移开,这才发现,笑的竟然是从进来之后,就一直以冰霜面孔视人的墨梦笙。

    注意到众人的视线,她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同样满脸歉意的微微弯腰,道:“抱歉,嘴滑了。”

    说着,又是忍不住抿嘴一笑。

    而此时,秦亥也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自己被挑衅了……

    那个从来都只是任由自己欺负的楚南,他竟然……竟然……

    “楚南!你找死!”

    秦亥愤怒的大叫一声,上前一步,挥拳就想教训苏景。

    “亥弟!”

    那男子再度上前一步,挡在了秦亥的面前,喝道:“你挑衅在前,纵然十一弟有所不敬,但你也该反思,若你在这修文馆内动手的话,那么为兄也只要依我大秦国律,惩治于你了!”

    说完,他又看向了苏景,厉声道:“还有你,竟然袭击皇兄,念在你是被动反击,这回为兄就不跟你计较了,日后,再不许这样了,知道吗?”

    “知道了。”

    苏景随口说了一句,无所谓的坐了下来,轻巧的拂了拂自己的衣袖,一派写意自在之态。

    这男子名唤秦苏,乃是秦皇长子,也是秦国的太子殿下,不过此人倒并非什么跋扈之人,倒不如说颇有兄长风范,对自己虽然并不特殊照顾,但却也能以兄弟视之,他既然说话,苏景自然也给他这个面子。

    挡住了秦亥,训斥了苏景,一碗水可算端平。

    秦苏这才转向了墨梦笙,拱手道:“抱歉,墨先生,舍弟年幼,无端得罪了先生,还望先生恕罪。”

    墨梦笙又冷下了一张脸来,仿佛之前的轻笑只是错觉一样,她淡淡道:“还需要我授课吗?”

    “请先生授课!”

    “好吧……”

    墨梦笙继续开始讲解之前未完的话了。

    而秦亥,眼见秦苏一脸坚决的站在他对面,秦苏不仅是秦国太子殿下,更是年轻一辈第一高手,一身修为早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进入神海境……

    不是没有能以炼气之躯战胜神海境的高人,但他秦亥万万没有这个能耐。

    当下,也只能恨恨的坐了下来。

    趁着秦苏不备,给了苏景一个威胁的眼神,表示这事没完。

    苏景却不再搭理他,而是把注意力再度放在了窗外……

    墨梦笙慢慢的讲述着自己墨家的诸多学说,眼神不自觉撇到苏景的身上,然后飞快的移开。

    心头莫名的浮现一个念头。

    原来在这阿房宫这等华贵之地,竟然也有与自己同病相怜之人么?

    而苏景的心思,已经沉在了自己的明玉功之内。

    主神出品,必属精品!

    如今的苏宁,虽然功力依旧无比浅薄,但对明玉功的诸多精要的了解,甚至于还要远远在邀月之上。

    因此,哪怕正在坐着,但眼见周围武功最高的也才不过是秦苏这个初入神海境之人,苏景也就没什么顾忌,慢慢的开始修炼体内那微薄的真气来。

    良久之后……

    “今日里的课程就到这里。”

    墨梦笙慢慢的合上了手中的竹卷,道:“我墨家有十大主张,今日里兼爱才不过刚刚讲了部分,明日里,我再给大家讲解其余的部分……三个月里,我会慢慢的把这些知识都告知大家,下午的话,我会在弘武殿内等待大家,传授大家我墨家武学!大家有兴趣的,下午可以弘武殿等我!”

    说着,直接便转身离开。

    “终于下课了!”

    在苏景身侧远处,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女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抱怨道:“真没意思,有种照本宣科的感觉,感觉比言夫子差了太多了。下午我才不去呢……哼……去玩去……”

    女孩儿开心的蹦蹦跳跳跑出了修文馆。

    其他诸人坐了许久,也都各自散了。

    秦亥阴冷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苏景,并没有立即上前找麻烦,反而直接提着自己那一身墨黑色的墨汁衣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