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十五章 谁不想摔下山崖就能得到武功秘籍?
    秦穹担忧道:“这么多年来,父皇的举动你应该也看在眼里,除了利用你作为诱饵,杀害了诸多与楚国交好的高手之外,父皇从未奖赏过你什么,但却也从未曾罚过你什么,看起来似乎是对你不闻不问,但在他人眼中,却也会认为,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对待你,所以才会就这么放置了。”

    “可现在,他却因为我称呼了他的名讳,而责罚于我。”

    苏景挑眉,说道。

    “没错,这无疑于放出了一个讯号,他们会误会,父皇对你的容忍度在降低……”

    秦穹回头看了一眼那正在忙碌的侍人,低声道:“哥哥,你最近小心些,我当初隐约曾经听父皇和谁在低声商议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当时我不过随口一听,但事后回想起来,我总觉得似乎跟你有关。”

    “还能有什么事情?”

    苏景道:“左右不过是韩无垢的事情罢了,他想杀他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韩无垢?那个曾经跟父皇一起追求倾心姨娘,后来失败的法家第一高手?”

    秦穹沉思道:“韩国当年与秦国同为楚国附庸,后来父皇灭楚国,更连韩国也给灭了,连带法家也被彻底覆灭,韩无垢家园被毁,宗门不再……他确实跟父皇有血海深仇。而且他身为法家第一高手,早已经达至以身为法,言出法随的境界,倒也确实够的上让父皇认真对待。”

    苏景道:“但他似乎从来没想过复仇,或者说,他已经没有胆量再面对秦皇政的太阿剑了。”

    “可我记得前些时间里,他几次三番偷偷潜入阿房宫……”

    “应该是他对我的那个便宜老娘余情未了吧?所以想救我出去?但可惜他却不是秦皇政的对手,被他给打伤了……我已经警告过他,不要再来救我,那秦皇政似乎在这阿房宫内做了什么手脚,我的一举一动根本逃不开他的视线,就算是韩无垢,也根本没办法救我出去的!”

    秦穹皱眉,不高兴道:“哥哥,你怎么能这么称呼倾心姨娘?什么叫便宜老娘?她是你的母亲!”

    “养虎为患的母亲。”

    苏景一句话直接让秦穹无言以对,“虽然对楚国压根没什么感情,但若非她有眼无珠,嫁了这么个冷血无情的丈夫,楚国也不会灭亡……她也不会落到这么个下场。”

    秦穹似乎无从反驳,只得低声道:“反正……她对你从未有过什么亏待,所以,哥哥,不要再说这种话了。”

    “我明白。”

    苏景看了眼忧郁的秦穹一眼,心知她定然是想念那个满是温柔笑容的女子了……秦穹的母亲不过是个奴婢,又难产而死,当初秦政不过是个质子,没什么地位,她可说是楚倾心抱养大的,视如己出,母女之间的感情,恐怕还要比自己这个亲儿子更胜三分。

    当初楚南这么居心叵测想要算计秦穹,她却仍然故我的照顾他,恐怕未必便是单纯因为兄妹感情,更多的却是因为……

    苏景摸了摸自己的脸。

    他是知道的,他的脸……像极了楚倾心。

    她是在自己的身上找寄托吧?

    只可惜……你却是未曾见过那个女人惨死时候的景象。

    那美丽的面孔四分五裂,脑浆鲜血流了一地,宛若最精美的瓷器摔的破碎,那般可怕的场景……

    苏景喃喃道:“最好永远也别见到。”

    “啊?哥哥你说什么?”

    “没什么……这些家伙的事情都太遥远,我们就不要太过多的操心了,快回去吧,别让那个家伙知道我们在这里一起待太久,不然的话,说不定你又要挨罚了。”

    “我才不怕他呢,他怎么不着我的!”

    秦穹皱了皱鼻子,惹的苏景一阵好笑……

    当下又劝了几句,秦穹眼见苏景是认真的,当下也不敢再跟他忤逆,转身回去了。

    而此时……

    侍人们早已经将家具都换了崭新的物件。

    除了房间依旧破旧之外……

    其他,都焕然一新。

    苏景慢慢的坐下,眼见周围没有别的人了,沉默良久,突然冷笑了起来,低声道:“死了也好,不然的话,虽然得到了楚南所有的记忆和灵魂,但让我叫一个陌生女人做妈妈,我还真叫不出口……但既然成了你的儿子,你的死,我终究不能视若无睹,眼下我还没那个能力,但日后……日后,秦政!我定然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说着,摸了摸眼角,已经逐渐的有些湿润。

    显然,回忆起过往在那个女人膝下承欢的岁月,他仍然有些怀念……

    所以,必须要报仇!

    只是却不能牵扯小穹进来……这女孩儿是无辜的。

    主神道:【我倒是觉得,眼下你最需要的,是尽快逃出阿房宫!在这里,你根本没办法随心所欲的强化自己,隐藏自己的话,始终受到限制,你是没办法达到顶峰的。】

    “我知道!现在我更关注的是,下一次历练,到底什么时候开启?!”

    【随机,或者说,需要一定的契机。】

    “希望快些吧……不然的话……”

    苏景慢慢的起身,明明已经非常小心,但脚下仍然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果皮,似乎是刚刚那些侍人们留下的。

    扯淡,刚刚明明就没看到!

    苏景一个翻身,灵巧的在空中转了一圈,这才没有摔倒……

    看着地面上那被自己踩的稀烂的果皮,喃喃道:“现在的话,我确定了,那些轮回者们为什么权益那么低,还那么热衷于得到气运……气运就是运气,谁不想随随便便摔下山崖就碰到绝世武功秘籍?!”

    可自己现在……

    罢了,也算是强化的后遗症了吧,好在不致命,姑且可以忍耐。

    想着。

    苏景随便洗了洗脸。

    然后……

    过不多时。

    便有侍人送来了早点。

    一碗浓稠的小米粥,一叠炒青菜和一份说不上名字的烩菜,以及两个馒头。

    完全不符合皇子身份的早餐……

    这回侍人似乎是受到了谁的警告,可没有昨日里的嚣张与张狂了,恭敬的侍奉在苏景的身侧……等他用餐。

    而苏景之前在轮回位面就没好好吃过东西,昨晚又饿了一~夜,今晨也是饿了。

    三下五除二把这些东西都给扫进了肚子里。

    那侍人恭敬道:“殿下,不知昨日里的餐盘……奴婢好将之收回去。”

    苏景无所谓道:“打碎了!”

    那侍人脸色顿时苦了起来,若真碎了,定然是要算在他的头上,怕是要挨罚了。

    但他却也不敢跟苏景计较这些,当下只得匆匆将餐盘收回去,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了。

    苏景则整理了一下衣服,去往稷下学宫方向。

    眼下自己并无反抗的力量,为了不让人发现不对,最好还是按照往常那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