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十四章 被破坏的平衡
    “所以……哥哥你已经不想……不想再报复父皇了吗?”

    秦穹脸上带着些扭捏的神情,双手纠在一起,低声对苏景问道。

    她果然已经知道了。

    苏景顿时心下恍然,楚南的报复,自然便是想要与面前这可爱的小姑娘有苟且之事,若能让她怀孕,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到时候,秦皇政就算实力再强大十倍,也非得沦为天下的笑柄不可!

    只是可怜的楚南啊,报复还没开始,就已经被人小姑娘给敏锐的察觉,你也真是够可怜的,也真是多亏了小穹并没有出卖你的心思,不然这事往秦皇政那里一捅,你就必死无疑。

    不过问都问的这么隐晦,她也真是给自己留面子啊。

    想着,苏景更加确定,秦穹果然是个善良的女孩儿,如果换了自己,谁敢这么算计自己,我非得杀了他不可,还顾忌什么亲情?

    而她,竟然仍然愿意保护自己……

    可恨这事虽然不是自己想干的,但楚南的记忆也好,灵魂也好,都已经完全属于自己本人了,也就是说无可辩驳的,确实是自己差点干出来的破事……完全没有反驳的借口!

    苏景带着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同样隐晦的答道:“以前是我不懂事,总是拒绝你的善意,更对你恶言相向,伤害了你很多次,现在的话我已经想通了,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真的……哥哥?!你认真的?!”

    秦穹惊喜的欢呼一声,激动的拉住了苏景的手,开心道:“果然……哥哥你真的原谅我了?”

    “你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我为什么要责怪你?倒是我要跟你道歉才是……之前总是那么对你,也真是难为了你能这么耐心的对我。”

    感受着手心里那柔~软的细腻,苏景分明看的出来,她之前无比开心,其实是想抱住自己,却行动到一半却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然后仅仅只是抓住了自己的手。

    看来……

    虽然依旧亲昵,但这小姑娘对自己,已经有了几分男女大防之间的戒备了。

    罢了,自己闯出来的祸事,只能以后慢慢弥补了。

    而秦穹拉着苏景的手又跳又笑,开心的不能自己,良久之后,才突然想了起来,说道:“对了,我这就叫人来,把哥哥你这里的一应陈设都给换新的。”

    “不用了……修补修补,还能用的。”

    秦穹可爱的小鼻子皱了皱,认真道:“不行,这些都是很破旧的,就算修补了,用起来也是很……哥哥你不是刚刚才说了不会再拒绝我的善意了吗?我只不过是想帮你换一下这些用度之物而已,你就说话不算话了?”

    苏景顿时无话可说。

    叹道:“好吧,都依你。”

    然后,苏景看到了自己的妹妹小穹面对旁人时的另外一面。

    她随意叫来了几个侍人,张口命令了几句……言语之间,颇见威严,显然,纵然再怎么可爱,她也是那个在阿房宫中至高无上的青莲公主。

    而这些往日里对苏景颇不客气的侍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站在一起无比和谐的兄妹两人,想来心中也正奇怪,这回这个硬骨头怎么没有再排斥公主殿下了呢?

    但面对秦穹的命令,他们哪里敢有半点违抗?纵然他们的主子秦亥来了,也万万不敢招惹这位殿下的呀。

    片刻之后,房间里残破的家具都被搬了出去,崭新的一应用度,送了过来。

    秦穹看着破旧的房间,惋惜道:“可惜这里是秦亥的那个该死的外公,大将军王定下来的地方,父皇当时默认了,我现在也不能随便帮你跟他说些什么……明面上违抗父皇的命令,会让你的处境更加危险的。”

    苏景笑道:“这样就够了,其他的,都由我自己来就行,我总不能一直依靠你吧?而且你也有很多顾忌的……就好像你明明修炼有不弱的武道功法,却从不敢跟我透露半分一样。”

    “哥哥你能理解就好……”

    秦穹放松的轻轻抚了抚那稚嫩的小胸~脯,似乎开心于苏景并不责怪于她这件事情,她低声道:“赵舍人曾经警告过我,说现在的你无法习武修道,反而是最安全的,如果想要做些什么改变你的处境的话,可能反而会给你带来杀身之祸,尤其是功法……我生怕会害你丢了性命,对不起,耽搁了你最佳的习武年龄,你不责怪我就好。”

    “没关系,我明白的。”

    苏景微笑,确实……自己想到的,看来小穹也意识到了,之前自己不敢留下嫁衣神功那狂暴如火山般的真气,不就是害怕会打破现在宫内的平衡吗?

    譬如秦亥的母族王家,譬如诸多王公大臣,三公九卿等人,他们能容忍自己活下来的原因就是……自己是个废物!

    没有人能够容忍前朝皇子是个绝世的武学天才!

    “不过昨天里,我看那言夫子对哥哥你颇为怜惜……”

    秦穹突然想起来,说道:“其实以后,如果哥哥你有心的话,可以去找他的,儒家浩然之气,若能入门,比习武可厉害多了。而且并没有年龄的限制……”

    “傻瓜,修浩然之气,跟习武有区别吗?照样会打破这个平衡。”

    “但现在的话,这个平衡的话,可能已经被打破了。”

    看着几个侍人在那里辛辛苦苦的搬送家具,秦穹拉着苏景的手,往一边走去,说道:“哥哥,我们到一边去说……呃……哥哥,你干嘛这么小心?”

    “没什么……只是怕绊到而已。”

    苏景面色凝重,脚步比往日里要来的沉重些许,一步一个脚印……倒好像脚下踩着香蕉皮,生怕摔倒一样,离奇的动作,倒是让秦穹一阵古怪。

    但她也不以为意,拉着苏景坐到了那隔绝小院与尸山的宫墙上……

    苏景拍了拍,确定不会崩塌之后,这才小心的坐下。

    经过一~夜的试探,他已经基本上确认了,坏运气不是一直来,而是一波一波陆续有来,这会儿……目测是休息时间。

    还好还好。

    兄妹两人坐下来,望着前面那森森白骨,秦穹却没什么畏惧的心思,只是面色沉重道:“其实我这回过来,就是担心哥哥你的安危。”

    “我的安危?”

    “没错!”

    秦穹皱着一张小脸,稚嫩的面容,带着些睿智的神色,看来常年宫中的生涯,让她年岁虽小,却也对宫帷之事有了一定的了解,“因为父皇这回的举动,很离奇……哥哥你还记得上回,五皇兄秦怀书不过骂了你一句杂种,然后被父皇生生抽了六十鞭,几乎没了半条命的事情吗?”

    她说道:“当日里也是你与五皇兄相争,但父皇狠狠的责罚了五皇兄,却对你不闻不问,仿佛没有你这个人一样。”

    “可这回……他却对我也惩罚了。”

    苏景脸上浮现一抹沉吟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