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二十三章 我的哥哥不可能这么好说话
    苏景压根没半点尊敬之心。

    赵喜也不计较……越是身居高位越是知道轻重,再落魄也是陛下血脉,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陛下也许不会计较下面小人物的行径,但却绝不容许如他这等身份的放肆。

    于是乎,他就那么正儿八经的念了起来。

    啰哩八唆一大堆,大致意思就是十一皇子楚南,身为前朝皇子,被饶活命,不但不思感恩,甚至于修文馆内对陛下口出不敬,扣除半年丹药月俸,以示惩戒!

    听完,苏景冷笑起来,但凡皇子公主,根据实力高低,月俸会有高有低,但哪怕是不通武学的皇子,包括他在内,每个月也都会有十颗符合本身实力的丹药,便好像正处在锻骨期的楚南,其实也有十颗锻骨丹,可让修炼事半功倍。

    但问题十余年来,发下的丹药也不知有多少颗了,却连一颗都不曾到楚南的手中。

    现在却又玩这一出……

    苏景却全然不放心上,说道:“好吧,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赵喜却犹豫了一下,说道:“十一殿下,依老奴之见……殿下这回,是被人告了黑状……您……”

    “赵喜!这到底怎么回事?”

    赵喜话未落下,突然,又有声音插了进来。

    而且苏景压根就没发现,来人已经冲了进来。

    苏景瞬间心头大震,以前不通武学也就罢了,可如今……

    可笑自己还自觉修炼出了内功,以为自己已经翻身农奴把歌唱了,却忽略了在这个位面里,哪怕是之前自己认为无比可怕的邀月,估计都只能算是中流偏下……要知道哪怕是面对之前那被自己嘲讽的言夫子,恐怕只需发动体内浩然正气,便足可将邀月秒杀!

    甚至于,这赵喜能够被自己察觉,恐怕也是他自己主动在外面出声的缘故。

    看来自己纵然能不被人发现自己身负武道,但隐藏的实力,其实也是不堪一击。

    毕竟也只是修炼了一天而已。

    而看到进来的人……

    苏景顿时为之一怔,忍不住叫道:“小穹?”

    话音落下。

    心头一股愧疚之意涌上了心头。

    融合了楚南的记忆,他自然知晓,之前的楚南对这个小姑娘打过多么肮脏阴暗的主意……

    楚南一心想要报复秦皇政,但秦皇政的武力高绝,无论是道家神奇的御剑之术,还是儒家的浩然之气,亦或者法家言出法随之力,都只能在他的太阿剑之下颤栗发抖。

    凭借武力,楚南此生无望。

    于是他想的,竟然是引诱这个才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想要跟她搞出些丑闻来,以此来让秦政颜面大失。

    这也是苏景鄙夷楚南的缘由所在了。

    要知道……

    人小姑娘对你可真是好到没话说,你对她好是好,但却也好了不过短短几年而已,而这些年来,若非她暗中照拂,楚南早已经身死多时……他却……

    只能说长期处在一个到处都是敌视的地方,楚南的心理已经彻底扭曲了。

    也就是苏景作为一个成年人,在这次的融合中占据了主导,不然的话,秦国阿房宫之内,恐怕会诞生一个心智超级成熟可怕的恶魔!

    “哥哥……”

    秦穹看了苏景一眼,然后目光在他身侧那一地破碎上扫过,眼底浮现一丝惶惶无依之色。

    看来,她是认为又惹了自己生气了。

    但面对赵喜,她却丝毫不露迹象,只是带着几分怒意道:“赵舍人,到底是怎么搞的?之前明明是秦亥那混蛋主动挑事,为什么父皇会责怪到哥哥的身上?”

    面对秦穹……这位秦皇政最为宠爱的公主殿下,纵然是赵喜也不敢有半点怠慢,恭敬的弯下了腰,声音也跟之前大有不同,带上了几分讨好的味道,道:“哎呦喂我的公主殿下,您这可就误会了陛下了,这事陛下可不是只罚了十一殿下一人,二殿下也因为口出妄言,被陛下给狠狠的仗了二十!陛下这回,可是各打二十大板,谁也没偏袒……”

    秦穹却相当不满,鄙夷道:“哼,谁不知道禁庭军中担任重要职位的都是他秦亥母亲的娘家人?二十大板?就是打了两百大板,照样不耽误他当天出去寻花问柳,欺男霸女!不行,我得去找父皇去,跟他说清楚。”

    赵喜急忙道:“殿下……陛下旨意已下,二殿下已经受罚,十一殿下的惩罚更已经通报月俸司,眼下就是想改,也已经改不了了。”

    秦穹紧紧咬住了下唇,看着赵喜的眼神已经带上了几分危险。

    赵喜顿时笑的极为勉强起来,看来,他对这位青莲公主殿下,还真是忌惮的不得了。

    苏景叹了口气,说道:“好了小穹,你也别为难赵舍人了,他也不过是个传话的而已……”

    “哥哥?!你……你怎么……”

    秦穹震惊的以手掩唇,呆呆的看着苏景,她可是真的已经很久没听过她的兄长这么亲切的称呼自己了!

    赵喜急忙笑道:“不错不错,十一殿下说的对,小的只是个传话的小舍人而已,您有话的话,就去跟陛下说……陛下他……唉……小的告退了!”

    说着,逃跑似的,恭敬的对着秦穹和苏景行了一礼,然后回头便走,明明只是随意迈动的步伐,但片刻间便已经不见了踪影。

    果然这赵喜也是个武力极高的老太监啊。

    苏景心道自古太监出高手,故人诚不欺我也。

    而秦穹竟然也没追上去,而是看着赵喜急匆匆的逃跑……然后才终于转过身来。

    今日的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纯白云纹罗衫,边缘还绣着精致的花边,映衬的那可爱娇~小的脸庞格外的白皙俏丽,只是此时眼神怯怯的,带着几分胆怯和畏惧,全然不见之前面对赵喜时候的追究不休,目光再度在地面上那一堆残破上扫过,问道:“哥哥……你……这是又生气昨日里我插手你跟秦亥之间的事情了吗?我……我其实已经知道错了的,你没必要这么生气的……”

    “我没有生气啊……毕竟你也是为了帮我嘛。”

    苏景笑了笑,看着那仿佛被遗弃小狗一般用可怜眼神望着自己的秦穹……

    心头忽的一阵暖意涌上心头,不自觉想要伸手去摸她的小脑袋,却被她本能的后退了两步,躲开了。

    苏景一怔,心道难道她发现了之前那个楚南的心思?要不然,她不可能会规避自己这个兄长的亲近吧?

    当下微笑道:“放心吧,我知道,你都是为了我好,之前才是我的过错……把自尊看的太重,始终拒绝你……小穹,昨天一~夜之后,我已经都想通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

    “哥哥你……更不正常了。”

    秦穹这回更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