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十四章 天上掉馅饼 有毒
    痛!

    浑身上下都痛……

    仿佛身体里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叫嚣着罢工。

    苏景痛痛的低声呻~吟了几声,想要睁眼,却发现身体似乎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连睁眼这最为微小的动作都做不了!

    感觉好像随时死了都不奇怪。

    所以……

    本来是不用这么拼命的吧?

    苏景心底暗暗嘲笑自己太过拼命……

    成功的从邀月手中活了下来,又找到了燕南天这样的帮手,最起码,只要自己小心一些,应该是可以无伤度过这次所谓的试炼的吧?

    把燕南天当作弃子吸引邀月注意,然后自己带着江枫逃跑,反正花月奴已经平安无恙,任务还是很容易完成的。

    但难得自己知道剧情这么大的便利,仅仅只是平安度过这次试炼,更违背良心坑害帮助自己的人,这未免太过可惜了……

    所以,苏景才会放弃这个诱人的念头。

    佯装要杀江枫,引诱邀月出现……

    然后合燕南天之力,将邀月击杀!

    虽然中间出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但结果还算顺利,邀月终究还是死了!

    果然如之前主神所说,在邀月的身上出现了一个散发着光圈的盒子。

    这盒子明显燕南天等人是看不到的,如今已经被自己平安收到了轮回表里……也就是说,只要江枫等人无事,等到七天后,这就是额外的收入。

    说起轮回世界的话,果然风险和收入是成正比的啊。

    只是现在……

    就是不知道,我目前的状态,还能不能撑到回归呢?

    正想着,耳边模模糊糊的,传来了熟悉的对话声。

    是燕南天?!

    彻底安全了吗?

    苏景心底暗暗想道……

    而此时,燕南天正满脸愧色的对着一名大腹便便的女子长揖到底,道:“弟妹,方才大哥多有失礼,还望弟妹恕罪!”

    花月奴轻轻的捂着自己的小腹,脸上带着柔美的笑意,说道:“还是大哥神机妙算,若不出此下策,又如何能让我夫妻二人俱都逃出生天呢?世人都说大哥性情粗鲁,小妹如今却方才知晓,原来大哥也生了一颗七窍玲珑心!”

    旁边江枫奇道:“月奴,你早知道大哥是故意要行那苦肉计的?我还是大哥告知我之后,方才知晓……”

    花月奴轻笑道:“大哥之前接连打我两掌,第一掌正中小腹,但我却丝毫不觉疼痛,甚至于落地之时,都被真气护住不曾震动,可见是大哥看似雷霆万钧,实则暗藏绵柔之力,大哥武功高绝,对真气的掌控更是让小妹叹为观止!不逊大宫主……月奴佩服!”

    “而之后,你坠下山崖,却发现山崖下方每隔几米,都已经布满了滕条,完全可供你借力所用,然后你就那么平安的下来了!”

    江枫惊喜道:“我道大哥为何来的这么慢,原来是在这山崖下方做了准备了!”

    “这个……是啊,之前江小兄弟带你们逃跑,还有我那出手袭击你们,都是为了不让邀月怀疑,把你们逼到这处悬崖来!”

    燕南天叹道:“这件事情,你们需要感谢的是江琴小兄弟啊,他不仅为我出了这么个计策,让我成功保全了你夫妻二人的性命,更不惜以身犯险,诛杀了邀月那厮,让你们夫妻两人日后得以正大光明的在江湖中出现!”

    说着,他把之前苏景跟燕南天描述过一遍的事情,再说了一遍。

    之前苏景是怎么说的?

    反正他为了取信于燕南天,是拼命的渲染自己的伟大和无私,不惜抛头颅洒热血,也要拯救自家公子的性命……

    燕南天看来是当真了。

    经他之口,又经过了一定程度的渲染和加工!

    反正苏景自己听了都觉得脸红……也真是多亏了他现在昏迷不醒,不然的话,恐怕已经忍不住要露馅了!

    而这话,他是不信,但江枫看来是信了!

    他眼中逐渐噙上了晶莹的泪水,抱着苏景那昏迷不醒的身子大哭起来,“江琴,你如此待我,却叫我如何报答你?!”

    花月奴也是眼中含泪,仿佛生怕惊扰了苏景似的,低声道:“江小兄弟他……为何到现在还依然昏迷不醒?”

    “这也是我担心的事情!”

    燕南天正色道:“江小兄弟之前为了给我报信,不得不让邀月在他体内注入了移花宫的明玉真气,已经只剩下了七天的性命,到如今算算,只剩两天了,再加上他又被邀月所伤,五脏俱伤,筋脉皆断……现在,性命已经垂危,若再不管,怕是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江枫追问道:“可有拯救之法?”

    “有!”

    燕南天斩钉截铁的说了一个字,然后皱眉道:“可若要拯救他,非得……但弟妹如今生产在即,万一怜星那女人不甘心,下来查探的话……”

    “大哥不必担心!”

    花月奴道:“我知晓二宫主的性情,她素来是个恬淡的性格,平日里喜欢的东西坏了,都要难过半天的,如今大宫主已死,她定然要忙于安葬大宫主的尸体,肯定是没空下山崖来管我们的……待得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成,我们早已经不知去了何处,又何必管二宫主了?”

    “也好!那我也可以放心的把我的功力传给江小兄弟了!”

    “什么?!!!”

    苏景心头顿时震惊不已,心道除了杀邀月爆盒子之外,难道我还有意外之喜不成?

    若是旁人,听到这话定然欣喜万分,但苏景却……他心道这对我……恐怕是祸非福啊!

    江枫面色同样大变,震惊道:“大哥……你为何……”

    燕南天叹道:“二弟你不懂……你这个书童,来历可是非凡的很呐!”

    “来历……非凡?!”

    江枫困惑的皱眉,心道我这个书童祖祖辈辈都是我江家奴仆,身份清白的一塌糊涂,哪里有什么非凡了?

    燕南天却叹道:“总之,我的嫁衣神功修炼错了,非得把体内功力全部传输出去,重新修炼方可,我本打算将体内真气渡给你,这样一来,哪怕面对怜星,你也有自保功力,但江小兄弟对我等恩重如山,所以,我还是决定,将我体内的功力,尽数传输给江小兄弟吧,能够压制小兄弟体内明玉真气的,大概也只有我的嫁衣神功了!只是……小兄弟那残缺的手臂,怕是我再也不能帮他弥补了!”

    江枫也长叹道:“也罢,既然大哥执意如此的话,那小弟自然也不会做多阻拦!反正小弟已经决意与月奴归隐,武功什么的,对小弟也没多大作用,如果能救江琴一命的话,也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好,那稍后我便为江琴传功!”

    燕南天说道。

    而此时……

    苏景已经完全茫然了,心道这是天上掉馅饼砸着我了不成?

    可这馅饼有毒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