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十三章 懵逼了
    “这妖女终于死了,好厉害!”

    燕南天松了一口气,面色突然一变,脸色瞬间变的赤红如血,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落在地面上,顿时将地面上那翠绿的青草染红,冒出了一阵阵的红烟。

    燕南天体内温度之高,竟然连鲜血都带上了灼烧的特性!

    显然,他早已经深受嫁衣神功折磨,之所以到现在还未曾倒下,完全是凭借了自己强大的意志力而已!

    邀月体内的明玉功威力极强,不下嫁衣神功,更兼之阴寒无比,甚至于将他的嫁衣神功也给刺激的难以平复,本来燕南天还以为至少能坚持到与邀月过上百招之外,但事实上……

    如果两人平等放对的话,恐怕至多五十招,自己体内的真气就要彻底暴走,然后死在她的掌下!

    若非邀月之前已经被江小兄弟以兵器重创,恐怕自己早已经败了吧?

    胜的侥幸……太侥幸!

    但此时……他却顾不得自己的痛楚,看着自己二弟那痛苦的表情,知晓他此时心底深处定然正经受着最难以言喻的折磨……

    这误会太可怕,燕南天生怕解释的时机晚了片刻,便会面对世上最为可怕的局面。

    他当下快步冲到了江枫的身边,道:“二弟,你听我解释……”

    苏景却没有再说话,而是盯着邀月那已经死去的尸体,眼底浮现惊喜神色。

    他挣扎着,往那边爬去……之前的刺杀,已经耗费了他最后的一丝力气,但贸然移动自己的身体,也导致邀月的明玉真气已经遍走他的全身,再加上之前强用移花接玉,此时体内五脏俱移,真气肆虐……

    如果换了之前那个书童江琴的话,恐怕早已经死到不能再死了,也是元辰大陆的灵气浓度远远胜过绝代双骄位面,再加上苏景多年来苦练常人锻骨时才会修炼的大道筑基拳,导致他纵然未曾习武,身体素质也远远胜过寻常人,这才算是吊了一口气在。

    但费了这么多的辛苦,如果在这时候倒下……

    苏景咬牙挣扎着往前爬着,不甘心的喃喃道:“最起码,也得摘了胜利的果实才行!”

    费尽千辛万苦,终于爬到了邀月的身边,伸手。

    手腕上的轮回表散发出了微微蓝光,将一个悬浮着的箱子收进了表内。

    这就是所谓的杀剧情~人物可以爆装备吗?

    其他轮回者们没有的殊荣?

    苏景最后闷哼了一声,喷出了一口血沫……无力的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

    江枫正经历人生中最为大起大落的时刻!

    “什么?月奴未死?”

    他激动的抓着燕南天的手,震惊道:“大哥你是说,你之前不过是在作戏?月奴她……她其实压根就未死?”

    燕南天感叹道:“这也是多亏了江琴小兄弟的计策,不然的话,恐怕大哥也救不了你,反而将自己也折在了邀月的手里,到时候咱们兄弟死了不打紧,但侄儿还未出生,若……”

    他叹了口气,回头望向了苏景,然后看着他已经完全昏倒在邀月的身边,顿时大惊,道:“江小兄弟?!”

    他大踏步的冲到了苏景身边,把脉之后,震惊道:“糟糕,苏小兄弟体内筋脉俱碎,怕是活不长久了!”

    “什么?!”

    江枫面色也是大变。

    而这时。

    燕南天突然神情一震……

    震惊的目光望向了远处,道:“有高手来了……是……怜星?!!!”

    江枫面色再度剧变,怜星?

    那可是武功仅逊色邀月一筹的绝世高手,大哥如今身负重伤……该如何……

    “也只能这般做了!江小兄弟果然料事如神……竟然什么都料到了。”

    燕南天脸上露出了颓然的表情!

    以他性情,本来最喜欢便是痛痛快快与敌人一战,纵然不敌,死了便是。

    可如今…二弟一家老小性命尽数托付己身,如何能再冒险?

    …………………………………………

    于是乎……

    当那带着些跛足的年轻姑娘来到这悬崖的时候。

    看到的,是一副令人震惊的画面。

    一名相貌皎好如月宫仙娥般的绝美女子,正不甘心的倒在那里,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姐姐!!!”

    怜星瞬间面色大变,悲切的叫了一声,冲了过去,却发现,自己的姐姐身体都已经冷了。

    她死了……

    她竟然死了。

    那个在自己心目中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姐姐,竟然就这么死了,她那娇嫩的身躯,就那么躺在冰冷满是砂砾的地面上,死了!

    怜星一时间心头空落落的,竟然不知该作何反应……转头望去,正看到一名面目粗豪的汉子。

    这汉子怀中抱着一名五官皆是鲜血的少年,背后则负着一人,面色灰白,双目圆睁,同样死不瞑目!

    她脸色更显苍白,喃喃道:“江……江枫?!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少女的心里,瞬间勾勒出了一个故事!

    是了,定然是姐姐跟自己一样,不甘心让江枫就此和那花月奴一同离去,所以才会前来阻止,却与这汉子撞到一处,这汉子定然便是那所谓的燕南天了吧?燕南天号称天下第一剑,武功自然非同小可,定然是他们二人爆发了一场大战,结果姐姐不敌,就此惨死。

    而燕南天却也未能护住江枫安危,定然是姐姐不忿,临死之前杀了花月奴和江枫……她从来都是这么个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便是别人也休想得到!非得毁掉才肯甘心……

    依照着姐姐的性格,她推断出了自以为的故事!

    很合理的事实!

    事实上,也就是突然失去了亲人和爱人,让怜星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不然的话,为何燕南天会抱着一个小书童,为何花月奴的尸体不见了踪迹,这些都是疑点。

    可惜,她已经关注不到了。

    慢慢的走向那粗豪的汉子,怜星问道:“你……你便是天下第一剑燕南天?!是你杀了我姐姐?”

    那汉子面露惨笑,喝道:“什么狗屁天下第一剑?连某家的二弟都救不得,更累的他全家丧命,如今纵然杀了妖女邀月,却又有何面目再在这世上苟延残喘,二弟,大哥对不住你,这便上黄泉路上向你道歉,你与弟妹且等我片刻,我们同去!!!”

    他大喝一声,便要纵身往那悬崖上跳去!

    “你等等!”

    怜星急忙高声叫了起来。

    但那大汉却似乎已经心灰意冷,竟然对怜星这个敌人看也不看,径自跳下了悬崖,待得怜星追到悬崖边上,早已经没有了那燕南天的下落。

    只有地面上一地已经完全散架的马车,以及那散落的金银细软。

    连燕南天也跳崖自尽了?

    这……

    怜星脸上一阵的迷茫,不知之后该怎么办,江枫死了,姐姐死了,连燕南天也死了。

    不过短短片刻的时间。

    亲人、爱人和仇人都不在了。

    自己该怎么办呢?

    她本就不是个有主见的女子,如今突然失了主心骨,更是不知该如何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