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十一章 饿死胆小的 撑死胆大的
    “江琴!我杀了你啊!!!”

    江枫大怒,面对苏景那满脸无辜的神色,他怒喝道:“我什么地方亏待了你,你要这么对待我!江琴……你为什么……”

    挣扎着想要去杀苏景,却直接被他信手一推,直接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你是我的公子,这便是我对待你的理由!”

    苏景脸上神色同样转为阴狠,喝道:“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只能是你的奴仆……而只有你死了,我才能真正的活着!”

    他高声道:“实话告诉你吧,你贩卖家产的事情都是我经手的,十二星相为什么会知道,你就没有怀疑过吗?是我把消息告诉他们的啊,现在……你什么都知道了,感觉怎么样?!”

    “江琴,你耍我!!!”

    燕南天眼皮一阵急剧的跳动,怒喝道:“你刚刚跟我说的,你跟我说那个贱婢明明是蛊惑我二弟之人,为何现在又……”

    “现在又跟刚才的话完全都不对了?”

    苏景哈哈大笑起来,“自然是因为我是在骗你了,蠢货,我就是要看你亲手杀了你二弟的妻子和儿子,偏偏却又是为了救他,公子……你究竟要不要责怪大爷呢?他毕竟也是不知者不怪吧?你兄弟二人感情深厚,区区一个女人,自然不会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我说的对吧?”

    江枫:“………………………………”

    他呆呆的看着苏景那熟悉的面孔,眼底浮现一抹恐惧神色,喃喃道:“你……你……”

    世上怎会有如此残忍之人?

    苏宁眼底一转,浮现一抹坚决之意,喝道:“可惜,我虽然想让你继续痛苦纠结下去,但只是看你活着就让人生气,所以……你还是去死吧!”

    他直接从袖中握出一把碧绿短剑!

    剑刃散发着碧绿之光,向着江枫的喉咙刺去!

    “死吧江枫!!!”

    苏景高喊道。

    “江琴,你敢!!!”

    燕南天愤怒大喝,向着苏景冲去,但他之前为了对付花月奴,似乎是心中实在有愧,因此不敢距离江枫太近,如今再救,却又哪里来的及?

    眼见苏景手中碧血照丹青便要刺破江枫的喉咙!

    江枫已无反抗能力,脸上露出苦楚神色,罢了,既然月奴已死,那自己又何必再活?

    他闭上了眼睛,一心待死!

    眼见连燕南天都救之不及……燕南天脸上露出了惊恐神色,心道难道自己真的被这个江琴给骗了?

    之前商量好的计划,可没有这一段……而他看样子,分明便是认真的。

    到如今,自己的二弟分明便已经在生死之间!

    他还未来得及想太多,突然……

    一声如夜莺凄厉的叫声喝道:“谁许你杀死江枫的?!”

    一道纯白的身影以绝快的速度冲到了苏景与江枫两人中间相隔的地方,一把握住了那把碧血照丹青!

    嫩白的手腕顿时鲜血淋漓!

    但苏景,却也被她直接辖制住,再也动弹不得!

    她喝道:“江琴!我什么时候允许你伤害江枫了?我不许他死……我要他永远在这种折磨下,愧疚的度过一生,死了,不就解脱了?!”

    邀月脸上神色狰狞乖张,但眼底,却带着连她自己都迷茫的困惑之意。

    为什么要出来?

    明明恨不得把那个负心人碎尸万段以泄自己心头之恨,但当看到他真的性命垂危,自己竟然仍然不由自主的跑了出来……是因为花月奴已死,自己又有了希望吗?

    还是说……真的就像自己说的那样!

    想要折磨他?

    “邀……邀月。”

    江枫脸上浮现恐惧神色,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时候见到她!

    那神色,让邀月一阵心痛,心爱的男人竟然恐惧自己,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人失落的了。

    “邀月!!!”

    眼间燕南天冲了出来,爆喝一声,道:“邀月,你移花宫毫无人性,害我二弟,给我去死吧!”

    “我何时害了你的二弟了?”

    邀月冷笑道:“明明是你亲手打死了你的弟媳,哦,还有她腹中的孩子……那可是你二弟的亲骨肉,江枫,你不是说你爱花月奴至深,甘愿为她而死吗?如今她死了,你却连为她报仇都做不到?”

    “妖女!休得惑我二弟心神,待我杀了你,自然会为二弟恕罪!”

    燕南天愤怒高喝一声,拔出了自己那把破剑,向着邀月冲去!

    “江琴,给我滚远点!”

    邀月看了苏景一眼,有心立即便杀了他,但眼下强敌已至,实在没有闲暇,再加上……若留着他,让江枫看到这个背叛了他的人活的好好的,一定可以让他更为痛苦吧?

    如此一想,她心头便深觉快意。

    抬起了自己两只手掌……

    纵然面对传说中的天下第一剑,她脸上轻蔑神色,始终不曾断绝过。

    可突然!

    她神色一滞,提起的气已经直接散了开来……

    邀月震惊的回头望去!

    却看到自己亲手送到那小书童手中的碧血照丹青,竟然正深深的刺入自己的腰间。

    苏景脸上露出了残酷的笑意,道:“大宫主……我就猜到,只要我想杀江枫,你就一定会出来的,你果然……对他余情未了!”

    “你……”

    邀月脸上神色瞬间变的无比狰狞,怒喝道:“江琴,你出卖我?!”

    “他何时归顺过你?!”

    燕南天高声哈哈大笑了起来,“江琴,干的漂亮,某家这便杀了这个贱人,这样,二弟才会彻底安全!”

    他这才醒悟过来,恐怕之前要杀自己的二弟什么的,就是为了逼迫邀月现身……毕竟这么一个武功高强,心肠狠辣的女人,如果放任不管,恐怕二弟日后连睡觉都要睁着一只眼睛吧?

    “你……你跟燕南天窜通一伙?!耍我?!”

    邀月怒道:“果然你也不是好东西,给我去死吧!”

    一掌向苏景轰去!

    怒极之下……哪怕燕南天的神剑已经近在咫尺,她竟然仍然执着要杀死苏景,一手迎上燕南天的神剑诀,另外一只手,却执着的向着苏景轰去。

    躲不开了!

    苏景大叫道:“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今天老子就要爆了你啊!”

    体内微弱的功力尽数鼓起,迎上了邀月那只素白中带着殷红的手掌!

    双掌刚刚交接,移花接玉施展而出!

    “愚蠢,班门弄斧也未免太嫌可笑了吧!”

    邀月笑如夜枭凄鸣,反手一击,苏景瞬间面如金纸,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无力的跌在了地上……与邀月相交的手臂,呈现不规则的扭曲之状,显然已经断的粉碎!

    也真是多亏了她大部分的功力要用来应对燕南天,不然这一击,便可让苏景死无全尸!

    “妖女受死!”

    燕南天更显愤怒,手中铁剑用力斩下,虽然只是一柄凡铁,但在他手中,却比任何神兵利器威力更为强大。

    邀月单手相接,明显是托大了。

    她面色也是一阵惨白,唇角溢出了一丝嫣红……

    显然,与燕南天的正面交锋,她是落入了下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