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十章 谁是影帝?
    苏景困惑的看着江枫,疑惑道:“我没说什么啊,公子,我只是把你被移花宫的妖女蛊惑的实情告知了大爷而已……公子,你不必害怕了,现在的话,大爷已经来了,他可以为你做主,你也不必再跟这妖女虚与委蛇了吧?”

    “虚……”

    江枫一滞,怒道:“我何时与移花宫中的妖女虚与委蛇了?!我与月奴我二人倾心相恋,如今月奴更是怀了我的孩子,怎会有什么虚与委蛇一说?”

    “公子啊……我都说了,大爷已经到了,您不用再伪装了!”

    苏景笑着向江枫走去,说道:“您分明便是被这个妖女给蒙骗了心智,不是您让我叫大爷来救您的吗?至于怀了你的孩子什么的……移花宫中的妖女,私生活不知***到怎样的地步,这孩子怎么可能是您的?还是让开,快让大爷杀了这个妖女为好。”

    说着,他上前便要去拉江枫!

    “你这混账,给我滚开!”

    江枫伸手就去推攘苏景,但苏景伸过来的手也不知怎么的,眼看两只手便要相接,他的手臂却突然诡异的偏了片刻,直接正握住了他的臂膀,江枫那本来用来推攘苏景的手,乍看起来,倒好像是直接伸过去任由苏景扶着他……

    花月奴面色顿时大变,眼底浮现惊恐神色,道:“移……移花接玉?!”

    枫郎的书童,不过离开了一阵,竟然会使了移花宫最高深的功夫移花接玉,虽然是最为粗浅的低层,但若再加上他刚刚说的话……

    花月奴素来聪慧,自然什么都明白了。

    她脸色瞬间变的惨白如纸,眼底浮现深切的惊恐神色。

    惨笑道:“罢……罢了,我还以为我们已经逃出来了,可没想到,到底还是落入了他们的掌中,枫郎,你跟大哥去吧,有大哥相助,纵然是移花宫,想必也伤不了你了,只要你安全,那么……月奴再没有别的遗憾了,只恨……未能帮你诞下麟儿……”

    “哼,都这时候了,你竟然还在作戏?”

    这般的态度,却是让燕南天瞬间大怒,喝道:“江琴,你速速将二弟拉开,看我将这贱婢和她腹中的孩子打死,非如此不可泄我心头之恨!!!”

    江枫早已经身受重伤,哪里是苏景的对手,直接被他生拖着离了花月奴,苏景不过伸手在他胸口一顶,让他顿时连连咳嗽了几声,要说的话都给咽到了肚子里。

    苏景说道:“公子,都这时候了,您何必顾念这贱婢性命?以您的盛世美颜,如果真要在移花宫内发生些什么的话,恐怕也是跟邀月宫主或者怜星吧?结果却是跟个婢女……邀月宫主到底丑成什么样,让您这么不待见她?”

    江枫早已经眼呲欲裂,但苏景的手正轻轻的顶压在他的胸口,他每次想要说话,都会感受到一股真气冲撞自己的身体,然后便是一阵不可控制的咳嗽……”

    花月奴艰难的站起了身子,声如杜鹃血啼,她悲声对燕南天道:“大哥……我知道,枫郎与我结合,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但我求求你,您要杀我不要紧,只盼您让我多活两日,待我为枫郎产下孩儿,到时候……月奴任杀任剐,决无怨言!”

    她悲泣道:“在我腹中……那是你的侄儿啊!”

    燕南天眉头猛然一阵抖动,喝道:“贱婢,你竟然有脸喊我大哥!当真是好演技,若非江琴告知,我恐怕还真就上了你的恶当,可恨你蛊惑于我那二弟,如今竟然连我也想蛊惑吗?受死!!!”

    他怒喝一声,纵身向着花月奴奔去!

    “不!!!大哥住手!!!”

    江枫声嘶力竭的哭喊,几乎崩溃,有心相助,却被苏景拉着,根本不得上前!

    他有心挣脱苏景,但之前受伤太重,再加上苏景这家伙不知从何处学来诡异的手段,竟然把江枫死死的束缚在了原地!

    “啊……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远处,邀月眼神之内兴奋神色溢于言表,她猛然一个哆嗦,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嫣红,双~腿不自觉的夹紧……

    看着这样的美景即将发生在自己的面前,期待了五天,压抑了五天,在这一刻,她竟然真正的生平第一次,释放了自己!

    “受死吧,贱婢!!!”

    燕南天怒喝一声,整个人宛若猛虎下山!

    举起手掌,向着艰难站起来的花月奴冲去!

    “枫郎……最起码,你的性命,算是得以保全了!只恨未能帮你诞下孩儿……”

    花月奴惨笑一声,脸上露出了欣慰与失落并存的神色。

    “不!!!”

    江枫早已经眼泪鼻涕横流,整个人直接无力的瘫软到了地上,痛哭道:“不……大哥……我没有被蒙骗,被蒙骗的是你啊!”

    “死!!!”

    燕南天重重一拳击出!

    正击中花月奴的小腹之上,喝道:“移花宫的女人都阴险无比,谁知你是否真的有孕在身,死吧!”

    花月奴痛呼了一声,那孱弱的娇~躯顿时高高的飞起,嘭的一声巨响……重重的摔在地上,激起了一地的烟尘!

    但她在地上挣扎了片刻,竟然慢慢的挣扎了片刻,又站了起来。

    脸上带上了几分古怪神色。

    苏景高喝道:“大爷,妖女手段繁多,竟然在你手下一招而不死,再来,杀了他!”

    “杀!杀了她!”

    邀月立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江枫痛哭流涕,拼命的挣扎哀求,却挣不开苏景的束缚……

    她满脸诡异的酡红,兴奋的低声道:“就是这样,就该是这样,竟然敢无视我的存在,竟然敢无视我的心意,注定便要落到这样的下场!”

    “贱婢,你怎么还不死?!”

    燕南天再度向前冲去,一步踏稳,脚下直接出现一个深深的脚印,他重重一脚踢出,正踢在了花月奴的腰间,她整个人哀嚎一声,娇弱的身躯再度抛起,然后……向着远处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底部落去!

    燕南天眉头再度扭曲,露出了古怪神色!

    “大哥!!!那是我的妻儿啊……”

    江枫声音嘶哑,如野兽身险陷阱最绝望的悲鸣,他嘶吼道:“那是我的妻子和没出世的孩子啊!你怎么能杀了她?!!”

    “可……可她是欺骗你的移花宫妖女……”

    燕南天喝道:“江琴已经都告诉我了,她骗了你,对你施展了迷魂之术,让你对她言听计从,她根本就是移花宫中的妖女……”

    “江琴!!!都是你搞的鬼?!”

    江枫眼底浮现最为深沉的恨意。

    他死死的盯向了苏景。

    苏景脸上露出了无辜神色,道:“啊~没错,是我干的……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