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九章 御姐控和姐控是有区别的
    江枫本已被十二星相的黑面君和鸡冠人打的重伤,再没有半点还手的能力……因此哪怕苏景其实武功低微,仍然被他一把提到了马车上。

    注意到那从天而降的身影,他瞬间大喜,道:“江琴,你终于把大哥给请来了?”

    苏景一边疯狂的驾车,皮鞭不要命的在马屁~股上抽打,一边说道:“没错,大爷已经到了,眼下正在与十二星相动手,恐怕要不多时便要分出胜负,公子您安全了!!!”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逃?”

    世上还有人比江枫更知道燕南天的实力的吗?

    有他在的话,恐怕哪怕是移花宫邀月亲至,也不必畏惧的吧?

    甚至于若不是月奴如今身怀六甲,江枫不敢冒险的话,恐怕他在燕南天到来的这一刻,就已经直接停下脚步不再逃跑了……兄弟二人痛快一战便是。

    可惜……孩子,可以让父母变的强大的同时,也让本来坚不可摧的心灵,多了一道几乎轻易便可摧毁的弱点!

    江枫几乎是一点风险都不敢去冒了。

    但只是对付区区十二星相……为何要逃?

    “不逃不行啊!”

    苏景拼命的驾着马车,往远处奔逃而去,口中高声道:“公子您可别忘了,大爷知道的是您被移花宫中的妖女追杀,他是来救您的,但他也是来杀妖女的,而现在,你车里还躺着一个妖女呢!”

    江枫本能的辩驳道:“月奴是不一样的!”

    他道:“你就没有跟大哥详细解释一下吗?月奴是更温柔和体贴的……”

    “我解释了,但大爷不信,他说妖女没一个好东西,尤其他们宫主邀月,更是阴险卑鄙,奸诈无耻,下**~荡,据说每日都要夜御三百男,吸足了男人的精气才肯睡觉的**东西,早已经一双玉臂千人枕,半点朱唇万客尝,据说大~腿已经比青~楼里最下贱的女人都要来的合不住了!”

    喀~~~!!!

    邀月清楚的听到了自己手指被掐的脆响的声音。

    “几天前没把这小子折磨的更狠一点,果然是个失误啊!”

    她阴冷的笑了起来,若非刚刚听到的话里面,有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恐怕她现在已经冲出去,把那可恨的书童给碎尸万段了!

    不过现在,哼……看来要把这小子给擒回移花宫,还有最后两天,定然要好好的看一看他临死前痛苦挣扎的神情,以泄自己心头之恨!

    而苏景这边,难得有机会狠狠的一报之前被折磨之仇,他越骂越是过瘾,足足骂了好久好久,这才道:“反正大爷对移花宫中女子颇多偏见,一听公子竟然已经跟移花宫中的女子走到了一起,立即就认定了那女子定然是欺骗了公子,眼下,他要来杀邀月怜星那两个贱人的心思不重,反倒是夫人,他咬牙切齿,似乎是要除之而后快呢!”

    “既如此,那不必再逃了!”

    从马车里慢慢的探出了一只纤细的手臂,花月奴艰难的露出了头来,她的相貌并不如邀月那般白皙如玉,也不如何美丽,五官俱都普通,但那股温婉的气质,却让人瞬间便忍不住沉醉于她那温和的双眸之内……就像一个大姐姐一样!

    苏景瞬间了然,感情江枫不是御姐控,而是姐控!

    难怪他看不上邀月了。

    她把手搭在江枫的臂膀上,轻声道:“枫郎,既然如此的话,我们不要逃了……等大哥到了,我们慢慢跟他解释就是了!大宫主手段滔天,能保我们安危的,恐怕只有大哥了。”

    花月奴话音才刚刚落下。

    突然,一道粗豪的声音喝道:“可笑,谁要保你这贱人!!!”

    一袒胸露乳的大汉大踏步的奔了过来,两条长腿奔跑间,速度竟然比马车还要更快几分……

    片刻之间,便已经生生追上了那正在疾驰的马车后面,伸手便拽住了马车的支柱,喝道:“给我下来吧妖女!!!”

    用力一撕!

    哗啦啦啦的巨响声中,伴随着女子惊慌的叫声。

    马车的篷架,直接被生生从后到前,拆了个粉碎!

    马车立时变成了架车,而车上那相貌温婉的女子,也终于显露出了全貌……

    窈窕的身姿,小腹却已经高高的隆起,显然,这女子已经身怀六甲。

    “月奴!!!”

    江枫失声惊叫了起来。

    “呀……”

    苏景也惊叫了起来,那大汉力大无穷,突然用力的一拉,不仅生生撕了马车,更连奔驰的骏马都生生打了个趔趄,受惊的马匹立时慌不择路的奔了起来。

    “小心!”

    苏景高呼一声,用力想要止住马车……但马车却哪里止的住,眼见它朝着身侧远处的悬崖峭壁奔去。

    苏景用力拉却怎么也拉不住,眼见马车便要带着三个人奔下悬崖……

    “二弟小心!!!”

    那大汉同样大惊,急忙伸手一把拽住了马车的后节,正在奔腾的骏马脚步顿时悬空,嘶鸣一声,却怎么也无法与大汉的天生神力相比,半点也前进不得……

    被生生的拖在了原地!

    地面上直接被犁出了一道深深的沟~壑,骏马也直接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连带着……

    “呀……”

    那身怀六甲的女子险些便要跌下马车去,所幸江枫动作迅捷,这才算是一把抱住了她,当了她的肉垫!

    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

    “二弟!!!”

    那粗豪大汉,可不就是燕南天么?

    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遍布血迹,血气蒸腾,看起来凶神恶煞,这血明显并非是他的,看来之前想要抢劫江枫的十二星相,早已经凶多吉少!

    “二弟,你没事吧!”

    他大踏步的向前奔了两步,目光突然一凛,看着正担心的抱着花月奴的江枫,脸上流露出了痛心之色,喝道:“二弟,你怎的如此糊涂……”

    “大……大哥?”

    江枫忍不住愣了。

    他本来还想责怪自己的大哥怎么如此粗鲁,险些害了自己的孩儿和妻子,但想想大哥是为了救自己而来,着实不好说些什么,索性便不与他计较了。

    可谁料得大哥竟然……

    “大哥,何出此言?”

    燕南天道:“我听江琴所说,说你被移花宫的妖女蛊惑,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我还不相信,可现在,你竟然……竟然……竟然对一个妖女如此上心?二弟,你糊涂啊!!!”

    “什么?!!”

    江枫顿时面色大变,震惊道:“什么……谁说我被妖女蛊惑……江……江琴?!”

    他愤怒的瞪向了苏景,“江琴,你跟我大哥说了什么?!!”

    “来了……”

    邀月激动的浑身都开始颤~抖,死死的攥着自己的双手,看着江枫愤怒的喝问苏景……

    知道,自己苦苦等待着的……终将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