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七章 好一个舍生取义的少年俊彦!!!
    但纵然燕南天气势逼人,但在苏景作为楚南十余年的记忆中,已经目睹了不知多少高人为救他而死,气势上能让苏景动容的人实在不多,是以危急关头,他大喝道:“你这鲁莽的蠢猪,杀了我,你永远救不了你的二弟!!!”

    拳风戛然而止,拳头距离苏景的额头已经只有方寸,燕南天愤怒的面容显露眼前,“小子,你什么意思?!”

    “来不及了,我们骑马过去,边走边说!!!”

    苏景唇角溢出一丝鲜血,果然移花接玉有反震之力,这才用了一回,便觉的浑身如烈火焚烧,好在他十年锻骨,骨骼无比坚韧,不然,恐怕已经堆崴在地了!

    强忍着内脏的剧痛,他抛出了一颗明珠,对着小二喝道:“小二,速速给我买一匹好马去,爷满意了,还有大好处给你!!!”

    小二手忙脚乱的接过了苏景扔过来的银珠,眼睛里闪起了贪婪的光芒,讨好的笑道:“是是是,爷请稍待,小的这就去买马!”

    燕南天怒喝道:“为何买马?某家轻功岂非胜过马匹数倍?”

    “但我可没有你的轻功,而且你也必须养精蓄锐才行!”

    苏景认真道:“你是对抗邀月唯一的希望,决不能消耗真气!”

    “你还没有跟某家解释为何你会移花宫的移花接玉?!!!”

    “来不及了,路上说!!!”

    七天,如今已经过去了两天,不知道江枫到底怎样,但苏景知道……既然是自己的试炼,就不能有半点侥幸的心思!

    苏景终于知道,为何那么多人参加这所谓的主神试炼,却全都失败了。

    自己并不会武功,都能摊上邀月这等高人,若非自己对剧情无比了解,换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单单想要从邀月手下活下来,便已经是天下第一的难事,纵然一时侥幸活了下来,他又如何知晓燕南天是对抗邀月的唯一希望?

    纵然知晓,嫁衣神功的弱点,他又如何知晓?贸贸然的带着燕南天冲上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

    荒僻的小路上,两匹俊逸的骏马脚步哒哒的冲过……留下一地尘烟!

    而此时,马上的两个人正在交谈!

    苏景把自己路上被邀月截下的事情告之了燕南天,而后又将自己主动要求学习移花接玉和明玉功的事情说了出来……

    他没有说这是自己为了增强自己的手段,而是很大义凛然的解释道:“邀月这女人疑心十足,我虽然以计策蒙骗了她,但若不让她在我身上下个保险,恐怕她绝不会让我活着找到燕大侠,没办法,为了公子的安危,所以我不得不……”

    正说着,燕南天突然一勒马缰,骏马仰天嘶鸣,直接停了下来!

    苏景一愣,也紧跟着手忙脚乱的停了下来!

    燕南天一把拉过了苏景,苏景如今虽然只有十六七岁年纪,身体基本已经长成,但在燕南天面前,竟然还只是跟个小孩子一般……整个人毫无反抗能力的被他拽下了马来!

    随后……

    一股极为灼热的真气从燕南天手中发出,在苏景的体内转了一圈,侦查他体内的情况……

    太过灼热暴虐的真气,直接激发了苏景体内明玉异种真气的反击。

    冷热相激!

    苏景忍不住腹内如刀绞一般,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强忍剧痛,半点也没哼出来!

    燕南天放下手,咬牙怒道:“好毒的妖妇,你体内筋脉如今寸寸皆断,全靠明玉真气维续,她竟然让你真的活不过七日!!!”

    本来对苏景的敌意也尽数放下,看向他的眼神,已经是看着一个大义凛然,甘愿为他人牺牲自己的义士,燕南天歉然道:“抱歉了江琴,之前是某家太激动了!”

    “无妨,燕大侠也是为了义弟性命!我可以理解……”

    苏景道:“我们快走吧,有什么事情路上说!”、

    “好!”

    两人重新上马,继续向前奔驰,而途中,苏景继续道:“邀月太难对付,所以我另有打算……”

    “莫非你是让我杀了弟妹?!”

    想起之前面前这个少年告之自己的话,那阴险的计谋,若他真的是敌人,恐怕自己真的会被他蒙蔽,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

    一想起自己和义弟多年的感情,险些便要毁于一旦,燕南天心底便潸潸都是冷汗,只觉得,人心怎么都这么狠毒?!当真不给我们老实人半点活路……

    可现在,这个往日里自己看来并不如何出众,如今却可舍生取义的义士,怎么却给自己出了这么个注意?

    苏景驾着马速度丝毫不减,口中问道:“燕大侠,敢问你若对上邀月,有几成胜算?”

    燕南天道:“未曾交手,如何知晓?但想来至少也有五成!”

    “若再加上怜星呢?!怜星武功虽不如邀月,却也不逊色多少……”

    燕南天咬牙,“纵然不敌,将义弟救出来的把握还是有的!”

    苏景笑,“燕大侠就别在我面前虚张声势了,哪怕只对上邀月一人,你也没有半点胜算!毕竟百招之内你若胜不得邀月,嫁衣神功便会反噬,到那时你自身难保……而普天之下,又有谁百招之内能击败邀月呢?”

    “你说什么?!!!”

    燕南天虎躯一震,脸上露出惊愕神色!

    苏景傲然一笑,信口忽悠道:“燕大侠可知我本家姓名?我本家姓铁,乃是当年铁血大旗门铁中棠后人……而嫁衣神功,是铁血大旗门的镇派之宝!当年发扬光大,便是靠了我铁家先祖铁中棠,燕大侠,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你修炼嫁衣神功的方式错了……”

    此言一出,顿时如雷霆霹雳,直劈的燕南天外焦里嫩,震惊莫名!

    “你说什么?!你竟是……竟是……我修炼嫁衣神功炼错了?”

    燕南天震惊道。

    苏景一心想要在燕南天心底竖立自己的伟岸形象,好让他听从自己的计策和吩咐,是以高深莫测的点了点头,详细解释道:“武道禅宗、嫁衣神功!世上只知嫁衣神功这种功夫取的乃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之意,绝不可练,因为练成之后必须把功力转注他人,不然要日日夜夜受它的煎熬,可燕大侠却不知另有一种秘诀却能练成真正的嫁衣神功!”

    听得苏景说的头头是道,确实将嫁衣神功的奥秘说了出来,这绝非一个小小书童所能知晓,燕南天也忍不住侧耳倾听,“哦?什么方法?”

    苏景道:“嫁衣神功这种功夫因为太过猛烈,所以练到六七成时,就要将炼成的功力全都毁去,然后再从头练过。这种功力本就是准备练成后再毁的,所以毁去后体内犹有余根,使练的人再练时,便可事半而功倍。正所谓欲用其利,先挫其锋……就是这个道理。嫁衣神功经此一挫,再练成后,其真气的锋芒已被挫去,但威力却丝毫未减,练的人等于已将这种功夫练过两次,对这种真力的性能,自然摸得更熟,非但能将之发挥最大的威力,而且可以收发由心,运用如意了。”

    说着,他感叹道:“燕大侠若将自身功力尽数废去的话,根基犹在,至多一年,便可将自身功力全部练回,而且功力更强,足可无敌于天下,到那时,莫说邀月,便是邀月怜星练成明玉功前无古人的第九层后再联手,也绝不可能与你匹敌了!只可惜……”

    “只可惜,义弟终究是等不了一年的时间了!!!”

    燕南天多年来一直深受嫁衣神功折磨,如今听得苏景之言,自然明白了他所说的,恐怕便是真的!

    脸上露出了唏嘘后悔的神态,想不到在这时刻,竟然还能遇到大旗门的后人,得到了嫁衣神功的真正真相!

    只可惜……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