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五章 完全炸裂的演技
    眼见同是天涯沦落人,邀月的神情和缓了不少,用着自认为还算温和,但仍是极为冰冷的声音问道:“原来你也是一个伤心人……那你为何还要帮他去找燕南天来救命?”

    苏景道:“我去找燕南天,不是要去找他救命的,而是要去告诉燕南天,江枫被移花宫的妖女挟持,妖女看中了他的美色,将其逆推**,更使他不得自由……”

    说到这里,邀月皱了皱眉,脸上露出了不快的神色!

    当着和尚骂秃子……这是连自己也给骂了进去了!

    若轮回世界有成就系统,恐怕苏景此时已经取得了臭骂邀月第一人的成就了!

    但看着苏景那愤怒的神色,邀月也只能当他是愤怒之下,口不择言了吧。

    而此时,面对邀月这等魔头,苏景也不敢有丝毫懈怠,小小的讥讽了一下,脑筋转的飞快,甚至于还没组织好后续的计划,口中已经飞快的说了出来,这种时候,考验的就是急智,决不能有半点的破绽,如果让她看出自己在思考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他解释道:“邀月宫主可能有所不知,天下第一剑燕南天武功虽高,但性格却极为粗犷鲁莽,我在江枫手下做书童,与其多有来往,他对我极其信任,待得将燕南天带到江枫身侧,我若告之燕南天,那花月奴便是挟持江枫之人……”

    邀月娇躯一震,看向苏景的眼神隐隐有光芒闪动,道:“那燕南天投鼠忌器,必定不会出面挑战,你若在旁鼓吹两句,让他背后偷袭并非难事!”

    苏景冷笑道:“我便是要看看,当江枫的至亲之人杀死了他的至爱之人,而动手的理由还是为了救他的时候……他的表情,到底是怎么样的……有趣……”

    “岂止是你想看……便连我,也忍不住想看了……”

    邀月脸上表情狰狞的吓人……只是眼底的快意,却怎么也遮掩不去,看着楚南的眼神,也带着浓浓的钦佩……

    她说道:“这么说来,真是幸亏了我没有直接把你杀死,不然,岂非看不到这么一出好戏了?”

    “我死不死倒是无妨……左右那花月奴已经为江枫生下了一双儿女,我不可能再要这个破鞋,此生已无生趣可言……只要能看到江枫和她痛苦的面容,只要能偿了我心中仇恨,纵然宫主要杀我,我也是甘之如饴!”

    苏景感觉自己的演技已经完全炸裂了,他眼神悲痛,面容绝望,道:“所以我恳请宫主,再给我七日的性命!只要我能达成心中所愿,七日后,我必亲至移花宫,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邀月的眼睛眯了起来,慢慢道:“你当真是如此想的?”

    “那是自然!”

    苏景心知恐怕邀月还未完全相信自己是要害江枫的!真是得亏了自己知道剧情,天可怜见呐……原著里的那个江枫到底是怎么从这个女魔头手底下逃得性命的?

    如果换了其他人试炼的话,又会怎么做才能有一线生机呢?

    不过我的话,是只有这个方法了……

    如果不让邀月给自己下一个保险,恐怕她是绝不会放任自己离开的了!

    想着,苏景说道:“不错,我知晓移花宫中绝世武学多不胜数,宫主定可在我身上种下禁制,就不怕我撒谎了!”

    邀月似笑非笑道:“当真?哪怕我在你体内留下一道气劲?让你直接七日后七窍流血死于非命?!”

    “不错!!!”

    苏景回答的斩钉截铁,反正七天后老子就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虽然是初入轮回,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和无限流太像太像,苏景几乎有百分百的把握,只要自己完成任务,七天后自己绝不会死!

    而且主神也说了,它能治疗任何伤势!

    “好,那我便在你体内留下一道暗劲……”

    邀月冷笑道:“只是江琴你务必小心,如果你是骗我,明玉神功天下无双,纵然燕南天也救不得你!”

    “我本就不需燕南天来救!”

    苏景苦笑道:“我活的甚是无趣,若不能得偿我心中所愿,情愿一死了之!”

    “好!那我便动手……”

    “且慢!!!”

    邀月眼神一凛,“怎么?你反悔了?莫非你是在骗我?”

    苏景羞涩的笑了笑,说道:“自然不是,只是江枫那厮一心想和花月奴长相厮守,他们两人夫妻琴瑟和鸣,却也少不得那油盐酱醋茶,江枫竟然散尽了自己的万贯家产,尽数换成了珍贵的明珠!而这些都经过了我的手……可我没想到那么多的财宝,却惊动了在江湖上恶名昭彰的十二星相!”

    “什么?!!!那江枫竟然为了那狐媚子,舍尽了自己的诸多祖业,换做银钱?!!!”

    邀月关心的,却是苏景话里旁的意思!

    她勃然大怒,“江枫,你如此践踏于我,不将你碎尸万段,如何能消我心头之恨?!”

    人家又哪里招惹你了?

    苏景索性不搭理这个疯婆子,继续道:“我一不小心,银钱漏了白,恐怕十二星相不会轻易放过我的……本来我的打算,是一路快马加鞭,在十二星相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冲出他们的包围圈,找到燕南天便安全了,但现在看来,恐怕是来不及了!”

    “确实,十二星相之前莫名其妙的来到附近,我还困惑他们目的何在呢,原来竟然是这样……”

    邀月看了苏景一眼,这确实是自己的过失!只是十二星相虽然在江湖上恶名昭彰,若让自己亲自去杀,未免太过丢份……更重要的是,万一江枫趁着自己追杀十二星相的时候,逃了呢?

    苏景抱拳道:“我手无缚鸡之力,绝不是十二星相的对手!所以恳请宫主传授我一两手移花宫的绝学,好让我能够胜过那些恶棍达成心中所愿!反正……反正宫主出手之后,我只有七天性命,宫主不必担心移花宫的绝学会被我外传……”

    “此话当真?你该知道,我虽在你体内种下异种真气,但只要你能让我看到我所想看到的画面,那么这真气事后我自然会为你收回……”

    邀月冷冷道:“可你若学了我移花宫的武功,那么七日之后,便再无任何人能够救你性命,包括那燕南天在内!”

    苏景此时越来越入戏,脸上表情无比生动,厉声道:“我也说了,我只要看到我想看到的东西,那么死而无憾!”

    邀月看着苏景,突然放声大笑起来,清脆的声音,此时听在耳中,却有夜枭凄鸣的感觉!

    “好好好,那我便成全你!七日之后,浑身爆炸而死,休要怪我无情不解救于你……”

    说着,后背一痛,一只素白的玉手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背后,如山洪般奔腾不休的真气已经向着苏景体内蜂拥而去!

    比方才的乱筋错玉手更可怕的折磨……

    身体所有的筋脉瞬间都被强行撕开,苏景能够清楚的察觉到强烈的洪流从体内冲刷而过,只剩下在体内仍然缓缓滴血的筋络。

    “好天赋,小子,你倒是个武学奇才,体内筋脉如此坚韧,当能承受比普通人更多的内力,可惜年龄太大却未曾习武,耽搁了,不然连我也要动心了!”

    邀月震惊的了一声,随后转为坚决,“好,那我便传授你明玉功前三层口诀!只要你能够以此口诀来御使体内我种下的异种真气,再辅以我移花宫的最高绝学移花接玉,相信足可击杀十二星相!只是无论明玉功还是移花接玉,都是我移花宫的不传之秘,我今日传授了你,七日之后,你必死无疑!!!”

    苏景咬牙坚持,厉喝道:“但求一死!!!”

    心头却忍不住暗暗欣喜起来,果然,被仇恨蒙蔽的女人最是好骗,为了让江枫痛楚,她竟然甚至不惜出卖自己门派的两大绝学,倒是正好便宜了自己!

    倒也算是一举两得,既得到了邀月的信任,又得到了可以修炼的功法!

    他已经顾不得明玉功在现世里,到底算是什么级别,现在的他,有得修炼就不错了!

    没办法,在现世里根本得不到任何的武学功法,想要逃出阿房宫,也只能从邀月宫主这里拼上一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