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四章 其实我也……恨死他了
    苏景抬头,刻意装作无比愤怒的模样,大声道:“是不是告诉了你,你就会杀了那一对奸夫**?”

    邀月果然一愣,那一双亮的璀璨的眼眸已经眯了起来,慢慢道:“江琴,你这话什么意思?”

    “回答我!是不是说只要我告诉你他们的下落,你就会直接杀了他们?”

    苏景愤怒质问,厉声喝道:“不可以,我决不允许你杀了他们,我决不允许他们那么简单、那么幸福的死在一起!”

    他拼命的回想作为楚南十年来的记忆,这十年来,那个男人这些年来对自己精神上的折磨……

    果然,脸上表情立时变得凶戾异常,额头上青筋一鼓一鼓,俨然已经愤怒到了极致!

    这般的表现,果然让邀月怔了一怔,道:“你不是江枫的书童吗?怎么看着,你竟似比我还要恨他?”

    苏景咬牙道:“我当然恨他!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把他碎尸万段以泄我心头之恨!”

    “是吗?”

    邀月淡淡的说着,脸上不置可否,背在后面的那只素白的玉手,已经缓缓的凝聚起了真气!

    虽然心底已经恨极了江枫,但恨意到底还是来自于爱,听着别人宣泄对于爱人的愤怒仇恨……她第一个念头,竟然是替江枫除了这个祸害!

    而苏景,心知此时此刻实在是关乎自己性命的时刻,只要稍有不妥,恐怕便直接要尸横五步。

    但如果不置之死地而后生,恐怕试炼绝对就完蛋了!

    而且这轮回世界,还是自己逃出阿房宫唯一的希望!

    必须紧紧抓住!

    不仅要逃得性命,更要以此得到逃脱的力量!

    而一切的仰仗,就是自己对于剧情的熟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主神口中陌生的轮回世界对自己来说会这般熟悉,但这样的话,我试炼成功的机率,会不会高一点呢?

    最起码,换了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的话,面对邀月,恐怕会死的相当惨!

    苏景语气飞快道:“我从小就是江枫的书童,自小到大,日日事事都只能以他为先,那家伙在你们面前温文尔雅,一派风流,但对我,他却是颐气喝使,从来不把我当人看!我忍了这么多年也就罢了,可他竟然……他竟然还……”

    纵然邀月,听到苏景卖的关子,也忍不住好奇了,问道:“他竟然怎么了?”

    苏景一字一顿道:“他竟然娶了我最喜欢的女人!!!”

    邀月脸上扭曲神色一闪而过,看向苏景的目光突然充斥了极为凶戾的杀机,甚至于连空气都猛然凝滞了起来,她语气极为缓慢的问道:“你说你最爱的女人……是谁?!”

    苏景答道:“花月奴!”

    霎时间,仿佛时间都停顿了片刻!

    很难想象,那般美丽的俏脸竟然能够扭曲成那一副样子,仿佛来自于阴森炼狱里的恶魔,浑身上下都流淌着邪恶仇恨的气息……

    邀月脸上笑容狰狞,一字一顿厉声道:“你竟也……竟也喜欢了那个狐媚子?!你们男人都是瞎的吗?明明我比她漂亮千倍百倍,你却也喜欢她?你怎么不喜欢我?!”

    一时间,面前的这个小小书童与那道英俊潇洒的身影,融合在了一起!

    手心里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十成明玉功功力!

    这个家伙一定是江枫那负心人派来欺辱自己的,是告诉自己,就算是我的书童也只会喜欢花月奴,他也看不上你吗?

    那便死吧!!!

    愤恨之下,邀月便要将苏景彻底碎尸万段!

    可苏景接下来的动作,却直接让邀月全身的功力直接停在了掌心,再也挥不下去,她一时间呆愣在了那里,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只见他掀开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胳膊上那早已经结疤脱落的狰狞创口……

    密密麻麻的伤口,每一道都无比的可怖,并列的整齐,可以看清楚,这并非临时刻上,而是真的在很久以前便已经存在的疤痕。

    大楚帝国屹立于元辰大陆千年之久,自然有颇多交好的至交,秦皇政能容许楚南活命,其实更多的,就是为了钓鱼,引诱那些楚国高人前来营救楚南……而他则出手,将那些来袭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尽数灭杀!

    以此来宣称其秦国武力,更可将楚国的尊严狠狠的踩在脚下!

    你们楚国唯一的皇室血脉,只配在我阿房宫内住最破旧的房屋,吃最粗糙的饭菜!

    而小楚南也当真是个有心人,十年来,受尽了屈辱的同时,每次有人来拯救他,并为他而死,他便在自己的手臂上刺下一道细小伤痕,以此惦念!

    到如今,已经整整九十道了!

    想不到,本意是留作纪念而已,不想如今却用上了!

    如果书中说的是真的话……

    果然!

    邀月下意识的也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晶莹如玉的手臂上,同样也有着极为密集可怖的伤口,只是更为细小,更为密麻……

    “你……”

    两道白皙的手臂,上面的伤口交相辉映,乍一看去,倒仿佛是情侣疤一般!

    邀月下意识的想说些什么,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感谢我还是原身置换!连着伤口也给带了过来!感谢我还记得书中有这一段落!

    苏景背后的冷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但他脸上表情却始终不变,拼命的幻想自己这会儿影帝附身,狠声道:“这都是我自己用匕首刺的,每日里看着他们你侬我侬,恩恩爱爱,我……我恨……恨得只有用匕首刺自己,每天每夜我只有拼命折磨自己,才能减轻心里的痛苦,只有这样我才能睡着……你说,这样的痛苦,我怎能不恨他?!!”

    邀月呆愣在了那里。

    竟然有人与自己的想法这般的一般无二吗?自己这般的折磨自己,可不就是和他一般的心情吗?

    “原来……原来你也是……”

    邀月脸上的表情慢慢的和缓了下来,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知己感,让她对他的敌意迅速的散去……

    她轻轻的哼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想不到你竟然也这般可怜。”

    手掌已经直接放下了。

    而此时,苏景也轻轻的松了口气,小命终于算是保住了!接下来能不能完成自己的任务,就要看自己的巧舌如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