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无限气运主宰 > 第一章 我不是楚南
    “楚南!!!你还给我睡!”

    一声怒气冲冲的喝声,夹杂着愤怒的劲风,一本书已经重重的打在了苏景的后脑勺上。

    眉清目秀的少年正自昏昏沉沉,此时额头猛然前冲,跟前面的桌子发生了最为亲密的接触,在额间留下了一道鲜红的红印!

    周围顿时响起了一阵嘲讽般的哄笑声……

    昏昏沉沉中突然挨了这么一记,苏景慢慢的抬起了头。

    眼神呆滞,动作缓慢,这样的举动,在刚刚动手那人看来,却好似是挑衅一般。

    他顿时更为暴怒,声音中带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之意,喝道:“楚南,你也太冥顽不灵了,纵然你是前朝皇子,但陛下既然恩准你在这修文馆中进学,姑且也算是个机遇,你自当尽力上进,多学些知识才是,怎么这成日里的,不是睡觉就是走神?这般的不求上进,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难道你真的想浑浑噩噩一辈子不成?”

    苏景慢慢的抬起头,看向了面前的那名夫子,困惑的思索了一会儿,才道:“您是……言夫子?”

    言夫子顿时气结,怒极反笑道:“好哇,总算你还是没有魂飞天外,最起码还记得我这教了你们三个月的夫子!”

    周围的嘲笑声顿时更大声了,望着苏景的眼神带着带着幸灾乐祸,这位言夫子乃是父皇亲自请来传授他们学识,脾气之暴躁,这三个月来,可说让诸位皇子公主受够了苦头,如今看到苏景竟然敢公然顶撞于他,自然都等着看笑话。

    苏景眼神困惑,口中却不自觉道:“我当然记得你!我记得秦皇政意欲威压诸子百家,儒家之前曾经带头反抗暴政,却被秦皇政以太阿剑直接强行镇压,整个儒家都不得不臣伏于其锋芒之下……言夫子你本为儒家夫子,却也被迫入修文馆,将儒家之学尽数留在此处,而且为了榨干你的最后一点价值,他更是命你在此地之时,负责传授秦国皇室和大臣之后你儒家的学说。”

    这话一出,周围所有人同时一愣,言夫子脸上愤怒神色也挂不住了,眼底流露出复杂神色!

    打人不打脸,这家伙何止打脸,这是爬到自己脸上撕皮来了……

    而身后,已经有人暴喝道:“大胆,楚南,你竟然敢直呼父皇名讳?纵然你为父皇亲子,但别忘记了,你还有一半前朝杂血,不过是个杂种罢了,父皇能容忍你在此求学,已经是千恩万德,你不思感恩,竟然还……”

    苏景却对那声音理也不理,只是困惑的皱眉道:“怪了,我怎么会知道这些?”

    为什么我会认识这个人?

    我现在是在哪里?

    看周围的景致……我穿越了吗?

    想着,苏景慢慢的醒悟了过来!

    哦是了……记得刚刚不久之前,自己正在线上澳门皇家赌场浏览信息,然后突然蹦出来一条信息……

    【想掌控生命的意义吗?想真正的活着吗?】

    怎么说呢……烂大街的无限流,早已经遇到过无数次了,之前期于某种幼稚的思想,苏景就曾经很天真的点击了,本以为自己会从此进入铁血无情,尔虞我诈的轮回世界,看尽残酷人心……

    可之后,虽然没有进入轮回世界,但确实看清了人心的残酷!

    他的电脑被黑客入侵,支付宝里面的四位数存款尽数消失,那一天,他一边啃着馒头就白开水,一边真正明白了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可这回,弹出来的页面修改了字不说,更没有的选项,甚至于连红叉都没有,有的只有十秒的倒计时……所以说,不给我选择的机会么?

    然后,苏景就更确定了是病毒,毕竟皇家赌场什么的,本来就是鱼龙混杂,这一点,他早有心理准备。

    可问题当时的他正处在不得不发的状态,于是乎,强行关电脑的动作延迟了那么几秒,然后,只能看着读秒结束,上面突然出现一个YES,被鼠标自动点下……

    接下来,自己就到了这里了,而且脑海里多出了N多的信息!

    所以说……我变成了楚南了么?

    这个带有浓浓嘲讽,却让苏景完全无法反驳的名字。

    那这里是……

    苏景困惑的左右看了一眼,自己此时正坐在一处宽阔的书塾之内,四面皆有明窗,清风自八方而入,清凉舒适。

    脑子里的知识立时告诉他,是了,这里是稷下剑宫之内的修文馆!

    是诸子百家学说之文治尽数被收集的地方。

    周围,此时正坐着约莫数十余名少年男女,年龄最长者也就二十出头,最小的才不过七八岁年纪,看着奶里奶气,但却也像模像样的端坐,认真的看着面前的言夫子。

    这些人个个相貌堂堂,颇多皇室贵胄之气,若说唯一的特点的话,大概就是距离自己坐的都挺远的,望向自己的眼神,冷漠中带着疏离。

    若说例外的话,也有,挨着自己坐的两人,其中一名便是那年龄最长的青年,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另外一人,则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娇俏少女,眉目婉约清雅,稚嫩的面容下,掩盖不住那绝世的风华,看着苏景的眼神带着淡淡的亲近,注意到他的视线,她对着他甜甜的一笑……

    脑海里浮现一个名字。

    秦穹,我的妹妹!

    这么说来,我是穿越了。

    而且并非是单纯的魂穿,甚至于似乎……

    我既是苏景,又是楚南?!

    很离奇的……

    苏景能够清楚的记得自己作为苏景的二十多年人生,普通到一无是处,普通的升学,普通的就业,普通的宅男……因为从孤儿院里长大,所以没有父母可以依靠,每日里为生计发愁,以至于快要奔三,却连女朋友都没有过,甚至于苦逼到连充气娃娃都买不起的程度!只能孤撸终生……

    而楚南的人生,却更为悲惨!元辰大陆辽阔无际,其中四大帝国屹立多年,而他,便是四大帝国中楚国中的皇室贵胄!

    其父秦政,曾经是秦国入楚国的质子,本身在楚国便很不受待见,楚南没沾到什么父爱光环也就罢了,偏偏这质子还很努力,凭借自身能耐,翻身农奴把歌唱,竟然以秦国羸弱之国,硬生生将四大王朝之一的楚国给推翻,在楚国灭亡的那一日,楚南的母亲在楚国城楼前跳楼自尽,而后,楚国所有的皇室血脉尽都被屠戮一空,只留下了当时尚且年幼的楚南。

    但纵然逃过一命,却也因为身怀楚国血脉,在这阿房宫内,可说是受尽欺辱……

    毕竟当年秦国身为楚国附庸,被剥削欺压数百年,这仇恨,几乎倾三江之水也难尽,因此……月俸被克扣,每月例行发放的丹药被押下来,这些都是小事,甚至于在饭菜里吃出针来也是经常的事情。

    更残酷的是,其他诸位皇子,都因为背景原因,母族或是封疆大吏,或是绝世强者,或是军方背景的将军元帅,家底深厚,都早早的接触到了修炼的功法,或修道,或炼气,或习武……

    可唯独楚南,却仿佛被人遗忘,每日里,只能在修文馆里学些文学知识,那藏纳诸子百家武学的藏书楼,从来都不允许他进入……

    要知道,在这个神奇的世界里,飞天遁地,填山倒海并非虚妄,而是真正的存在于每个人的认知中。

    而修炼的方法,更是千奇百怪,百家争鸣,三千大道,条条皆可通向大道!其他姑且不说,最为出名的,乃是习武修道,养气炼神四条道路!

    习武因为普及性,几乎占据了整个世界的九成,须得先锻骨伐筋,世家子弟资源上佳,五岁便开始练武,三年锻骨,三年伐筋……而后方可开始炼气,可楚南,五岁时楚国仍在,锻骨刚刚开始,还未来的及伐筋,秦皇政便已经携太阿神威,威压楚国,将之尽数灭绝!

    因为这个原因,楚南从五岁到十七岁,整整十二年的时间……他一直因为缺乏进阶的功法缘故,始终处在锻骨境,并非无法进步,事实上他天资超凡,非凡俗人所能比拟……奈何楚国新亡,无论是秦皇政,还是秦国元老大臣,没有人想看到一个一个拥有楚国血脉的高强武者,所以……哪怕是与楚南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妹妹秦穹,也不敢擅自把自己的武学典籍告知楚南!

    于是他的武者天赋,就这么生生的耽搁了!

    所以说,这是比惨大会么?

    十七岁的少年,稚嫩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沧桑神色,慢慢回忆属于自己的过往!

    十年的记忆……苏景默默记忆,然后惊觉,这十年来,其中凶险绝恶,就是自己一个成年人都未必承受的下来,但这个小小的少年,竟然真的就这么一肩挑了起来!

    只是现在看来,这楚南,分明就是苏景!

    苏景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在那里,有一颗微小的黑痣,与自己作为苏景时候的身体,位置却一模一样!

    不是魂穿!

    苏景心底里立即确定了。

    莫非便是所谓的平行世界的两个完全相同的人?

    心思杂陈,难以言说……

    “大胆!楚南,你竟然敢无视我的话,这般对父皇不尊重,信不信我立即便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方才高喝那人似乎是感觉尊严受到了挑衅,顿时大怒,声音里带上了浓浓的怒意!

    苏景脑海里一片混沌茫然,不知外物,而秦穹却忍不得了,漂亮狭长的凤眉挑起,讥讽道:“哼,亥皇兄好大的威风,哥哥好歹也是父皇亲子,皇兄却说杀便杀?果然厉害,看来日后若见了皇兄,小妹可得尊重些,不然的话,怕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了小命了!”

    方才还嚣张绝伦的声音顿时滞了一滞,转为尴尬,干笑道:“皇妹说笑了,为兄可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想说,哥哥其实不是父皇的儿子?你竟然怀疑父皇他……”

    “这……这个……当然不是。”

    那声音更狼狈了,诬蔑父皇的孩子不是他的孩子……被父皇知道了,可是会死人的!

    面对秦穹,他之前的嚣张鄙夷,尽数消失了踪影,剩下的,就只有满满的尴尬。

    苏景看着那被一个小小少女逼迫的连连败退的英俊少年,脑海中不自觉浮现他的信息。

    秦亥,大秦帝国二皇子,其母家外公乃是当朝大将军,几位舅父在军中也都颇有职称,在军中威望之高,几乎仅在秦皇政之下,因此,凭借宫外势力,这秦亥素来嚣张,甚至于对如今的太子秦苏,都是一副不大看的上的样子。

    当初秦楚大战之时,他的母族乃是讨伐楚国的主力,可没少有人丧命……所以秦亥一惯最喜欢针对楚南!

    只可惜却有一个秦穹横在他与楚南中间,这秦穹身份特殊,虽然只是宫女所生,一个毫无后台的普通公主,但她却是秦政在入楚国为质的时候生下的,换言之,秦皇政子女不少,但唯独楚南与秦穹,才是真正由秦皇政亲眼看着养大的。

    楚南身份尴尬,甚至都不跟父姓,自然是秦皇政的耻辱,提都不愿提起,可秦穹,随着大秦帝国的崛起,身份却是水涨船高,号称青莲公主,青者,秦之谐音也!

    由此可间其倍受父亲宠爱,哪怕是秦亥,也不敢轻易得罪!

    一时间,秦亥被秦穹逼的满脸狼狈,心底恨不得把这个可恶的女人碎尸万段,但表面上,却不敢有半分不满,他们的父皇冷心冷情,可不是什么善茬子,一旦知晓了自己得罪了秦穹,更说了不该说的话,恐怕到时候少不得一顿皮鞭,甚至于连自己的母妃都要受到牵连!

    而秦穹逼的秦亥满脸尴尬,却还不想罢休,似乎是想给楚南出气,正要再好好的讥讽他一下……

    言夫子却突然怒喝道:“都给我闭嘴!!!”

    他乃是孔子传人,儒家掌门人,胸有浩然之气,所谓养气,便是养的浩然之气,为人方正不阿,怒然一喝,自然威势十足,一时间,哪怕如秦穹,都不敢再多嘴,一个个噤若寒蝉!

    甚至连沉入自己思绪的苏景,都被惊过了神来,只觉得这个看起来颇为儒雅的男子,声音竟似带有神奇魔力,吸引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

    言夫子叹了口气,声音转为柔和,许是对苏景突然有了几分同病相怜之意,他也不生气,只是对苏景解释道:“你的父皇,天姿英才,非我等凡俗之人所能比拟,我虽胸有浩然正气,不惧一死,却不能枉顾我儒家数万生员的性命,来此地传授儒学,确是你等父皇旨意,但他也并非是要让尔等成为儒门学子,只是让你们对诸子百家的只是都稍作了解而已,所以三月授学,到今日,也可结束了!日后,恐怕你们要学别家之学了,至于谁若对儒学有兴趣的,日后可至稷下剑宫的儒学馆寻我……若无兴趣,日后也不必称我的学生,我今日授艺,乃是被逼,跟你们也没什么师徒情分!还有你……十一殿下,如今授学已经结束,你并非我的学生,我也确实不该再管你,你若累,便回去睡吧……只是……”

    他动了动嘴唇,想劝楚南最好惜取这个好机会,秦皇政胸怀广大,意欲让自己的儿女们对诸子百家的知识都稍作了解,显然所图甚巨,若他能把握其中机会……可想了想,他如今的处境,谁会给他这个机会?

    越是天资英才,恐怕越是死的早吧!

    当下也只得叹息了一声,望着苏景的眼神带着淡淡的怜惜,这个可怜的少年,还是平庸些吧,平庸了,也许还能活个孤独终老。

    他道:“大家都散了吧!”

    “是×N!”

    所有人都恭敬应是。

    言夫子慢慢的离开了。

    苏景也起身,准备朝自己记忆中的居所走去……耳边却突然听到淡淡的一声嘲弄,“呸,只知道躲在女人裙子底下的废物!”

    “秦亥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秦穹顿时仿佛被抓了幼崽的母猫一般,尖叫了一声,只是愤怒的声音里,却也带上了几分惊慌失措。

    苏景向她望去,正看到了她那注视着自己那怯怯的眼神……带着些微的惧怕。

    怕?

    苏景顿时想起,确实,以前楚国尚在的时候,秦穹不过是个质子之女,没有任何名分,虽为秦国公主,其实颇受楚人欺负,而自己却是楚国皇子,身份尊贵,甚至于因为自己的母亲没有兄弟姐妹的缘故,可能日后自己还会成为楚国的太子,两人身份极其悬殊,她没少受自己的照顾,兄妹两人感情素来好的很。

    可如今……却直接易地而处,自己深陷淤泥,沦为众人嘲弄的对象,而她,却反而高高在上。

    对于一个十余岁,血气方刚的少年而言,这不啻于天大的侮辱。

    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虽然从小感情甚笃,但如今,楚南却一惯不大喜欢亲近秦穹,更无比排斥她替他出头。

    比起来,他情愿被狠狠的欺负一顿,也好过托庇于这个妹妹的手下!

    难怪她会觉得害怕了。

    苏景心底默默想道。

    当下,有心反讽几句,但他如今才刚刚穿越,更得到了十余年的记忆,当真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处理,当下只是淡淡的哼了一声,径自回去自己的居所了,竟然对他爱理不理。

    秦穹脸上露出了怯怯的表情,想追上去,却又似乎顾忌着什么,最后只是狠狠的瞪了秦亥一眼,显然,已经记恨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