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五十章 慕婳的决心
    帝国是盛世,但是再是盛世都少不了一些事。

    比如因为贫困而不愿养大女儿,在许多农村乡野有不少贫苦的百姓人家生下女孩或是送人,或是直接摔死女儿,以此节约口粮。

    养儿防老,养大女儿往往连聘礼都收不回,还不如早早摔死,好再生养儿子。

    皇上证明沐少将军是女子,并举国同哀,消息自然传遍天下,各级官府衙门也都公布皇上的旨意,有人替不识字的百姓念诵诏书,省得他们触犯皇上的旨意。

    帝国一片灰白共同祭奠少将军,同时生了女儿的百姓隐隐有几分盼头,也许养大女儿并不仅仅是消耗口粮而没有任何的好处。

    若是能活下去,谁也不是畜生舍得弄死骨血。

    “谁同你说得这些?”慕云身在锦衣卫,消息比很多人都要灵通,锦衣卫不会把负面消息承报上去,毕竟这会让皇上很不好受。

    慕婳紧了紧缰绳,“总要有人把真相告诉给皇上,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皇上是一位有德圣主,他比任何人都明白帝国盛世的光明照不到帝国所有的地方。”

    别说是在帝国,就是几百年后,在穷苦落后的不毛之地也少不了这样的人间悲剧。

    “我唯一能做得是让悲剧更少一点,别人不敢同皇上说,那就由我承给皇上!”

    慕婳看着完全被白色掩盖下的皇宫,想着半个月来百姓日日食素,杜绝一切享乐,“因为少将军的葬礼使得商贾少赚不少的银子,总要做下一些事才对得起百姓哀悼少将军,单凭她的战功,的确是单薄了一点。”

    “婳婳……”慕云有心阻止,望进慕婳清澈明亮的眸子,改口道:“用不用帮忙?锦衣卫里有不少这样的消息,我让人取来?”

    慕婳摇头道:“先不用劳烦二哥了,以后您会很忙的,皇上制定的政策再好,再有利百姓,到了地方官员手中总有所出入,二哥以后一段日子会很忙,皇上除了锦衣卫外,不大会用东厂西厂做监察地方官员如何施政的事情。”

    东厂西厂都是太监,虽然他们依附于皇上而存在,荣辱都在皇上的掌握中,太监中既有王公公那样的人,也有一些不良贪财之辈,何况太监不贪财,那还是太监吗?

    用太监不如用锦衣卫!

    不过这件事锦衣卫也没什么油水可捞,还有可能得罪不少的地方大员。

    眼见慕婳隐隐透出担心,慕云说道:“积功德的事怎少得了锦衣卫?纵然不是为婳婳,为以后求个太平,我也会努力做到最好!”

    “谢啦,二哥。”

    慕婳知道慕云说得好听,还是看在自己的面上,以慕云的功劳足以平安从锦衣卫上离去,王公公本有意让慕云换个衙门,慕云却执意留在锦衣卫,准备接下指挥使的位置。

    在心里默默记下慕云的好,慕婳当然不会眼见慕云重蹈以往几人锦衣卫指挥使被满门抄斩的覆车。

    “安乐郡主。”

    皇宫门口排队等候入宫的命妇见到慕婳,纷纷避让行礼,哪怕超品诰命夫人都不敢托大,当朝一品诰命夫人也不似对宗室郡主那般对待安乐郡主,面对慕婳时显得很是恭谨。

    诰命位份哪里赶得上圣宠?

    尤其是她们听说安乐郡主已经拜师长青先生,安乐郡主在沐少将军过世后,便是鬼谷子一脉的唯一传人,她同即将陪葬皇陵的少将军是同门师姐妹。

    以皇上对少将军的恩宠,难免会更加荣宠安乐郡主。

    难怪慕婳当日能攻破少将军留下的死侍。

    众人感叹一句,名师出高徒啊。

    眼见安乐郡主风光无限,靠山强硬,没见到锦衣卫慕十三爷都陪在她身边吗?方才百官中,唯有木齐和杨总兵被皇上先行叫到宫里去,木齐已是安永侯,又掌握京畿重地,堪称是皇上最信任之人。

    被木齐当做心头肉的女儿慕婳谁也不敢得罪的。

    此时到是有不少人相信永安侯夫人’疼惜’‘看重’慕婳了,毕竟她若是不把慕婳带到关外去,她也拜不成名师,靠山终究只是靠山,说不准哪一日靠山就倒了,唯有实力才是立足的根本。

    看看慕婳,再看看苟延残喘的慕三小姐,永安侯夫人到底疼谁呢?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

    “是啊,没有当日受得苦,哪来今日尊荣?”

    命妇们小声议论,话都会说,可哪个当娘的人舍得儿女受尽磋磨?,没有几个人能在关外流放之地活下来,当日随着永安侯一起发配的人家几乎都死绝了,永安侯运气不错,在关外遇见昔日帮过的人,这才得了一点点善待,等到翻案回京的日子。

    不过他们若是再待在流放之地待几年,家人也剩不下几个。

    她们可以鄙夷轻视永安侯夫人换女用心歹毒,抄家灭族的灾祸落到她们头上,她们有机会的话,未必不会铤而走险,人都是自私的。

    有命妇会说,我肯定对换过来的孩子更好,回京后也不会抛下她,养在自己身边感情才深,然而她格外疼惜不是嫡亲的骨血,亲生儿女该如何自处?

    所以还是不换最好!

    既是托生在他们家,享受富贵和承受苦难都是应得的,意志坚决的人未必不能在困境中崛起逆袭,日子是过出来的,脚下的路也是各自走出来的。

    永安侯夫人也在命妇之列,三小姐给她寻来好药,身体渐渐好转,三小姐说过指望她继续帮忙。

    田氏进了郡王府,虽然不得轻易出门,但田氏没忘记自己昔日的主子,更不会忘记爱若珍宝三小姐,悄悄稍一些珍贵药材给她们补身子。

    看得出承平郡王的长子夫人对田氏管得不严,木瑾已经改姓赢,为郡王府大少爷,不过他很少出王府,听说被父亲拘在府上读书。

    永安侯夫人站得位置相对靠后,在勋贵中,永安侯爵位不算高,永安侯又只有闲职,更显得没有地位,侯府的底子被木齐弄个精光,谁都知道永安侯府已经是落魄了,没钱了。

    “安乐郡主。”

    永安侯夫人感到身后有人推了自己一把,向前抢了一步,正好堵在道上,只能低声说道:“见到郡主太好了。”

    ps继续求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