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男女的差异
    这一夜对魏王府所有人都不平静。

    魏王妃仔细‘调教’柳侧妃一番,直到天明,柳侧妃神色倦怠在仆妇伺下穿上素服,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痕,她的精神极是萎靡不振,整个人完全没有接到册为侧妃时张罗回宛城的气势,宛若失去水分光泽的花朵蔫蔫的。

    然而她言行比以前显得规矩很多。

    柳侧妃身上的刺几乎被魏王妃把了个干净。

    连魏王都好奇魏王妃是如何做到的。

    魏王府上下的主子齐聚大厅,除了大郎,二郎外,还有魏王妃所出的女儿福元郡主,侍妾李氏所生福泰郡主,以及侍妾汪氏所出福孝郡主,三个小姑娘站在一起,俏丽异常。

    魏王还有几个女儿因生母身份太低,魏王妃给她们请封郡主的折子被皇上驳回了,不过她们成亲时,魏王妃保证她们会以县主的名位出阁。

    这几个女孩子的生母对魏王妃感激涕零,对魏王妃恭顺异常,完全站在魏王妃一边,因此见柳侧妃时,每个人目光都隐隐透着不善。

    除了柳侧妃外,魏王身边再无侧妃,只有若干侍妾,原本魏王妃说过谁为魏王剩下儿子,便请封谁为侧妃。

    这么多年替魏王生下女儿的女人都绝望了,突然冒出个给魏王连生三子的柳侧妃,她们对魏王妃不敢生出嫉妒,对柳侧妃可不会客气,柳侧妃的运气好到让人嫉恨!

    魏王妃摆明不会去管柳侧妃的事,在王府倾轧多年的女人们蠢蠢欲动,柳侧妃连侧妃都不愿意做,说是回宛城独居,都是魏王的女人,凭什么你就可以住在外面逍遥快活?

    她们就要在王府中被条条框框束缚?

    就因为生了儿子?!

    进了魏王府后院,柳侧妃的儿子是不管用的,他们都会搬到前院去住,每日也只有辰时给王妃和生母请安,寻常时没有魏王妃准许,他们根本无法踏入后院。

    魏王妃也是为他们好,毕竟他们及冠了,后院的女子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在内宅厮混对他们名声也不好,好男儿志在朝堂,魏王也不愿意见他们被妇人所操纵。

    有理有据,魏王妃若是不愿意,足以让柳娘子一年半载见不到自己儿子们一面!

    她整治柳侧妃的手段太多了,只需从中挑出一两样足够让柳侧妃苦不堪言。

    魏王穿着玄色五龙袍服,脚上登着厚底的官靴,周身没有任何饰品点缀,腰间缠着一根白绫,显得极是肃穆,符合哀悼国丧之礼。

    他看了一圈客厅的众人,皱眉问道:“三郎呢?没人去把三郎叫回来么?”

    连养伤的柳大郎都到了,他坐不下,被二郎搀扶站在魏王妃身侧,他想去询问母亲柳侧妃,方才魏王妃叫他说话,他纵然心有生母也不敢不从。

    他深深明白魏王妃的手段,这个女人绝不是生母可以轻易对付的,他恭敬魏王妃一些,生母柳侧妃许是能过得好一点。

    柳大郎只恨三弟,若不是三弟同皇上说了什么,生母肯定不会做侧妃,此时只怕还在隔壁府上做柳夫人,同魏王妃分府而居,完全不必受魏王妃辖制迫害。

    “三弟怕是已经入宫了,他和皇上的情分不同,对沐少将军的情分也不同寻常,今日少将军起灵,三弟必是很忙。”

    “说得也是,三郎就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

    柳大郎剩下的话语被魏王堵回肚子,魏王对三弟还真是好啊。

    魏王妃勾起嘴角,慢条斯理的说道:“除了三郎之外,能入宫的人都到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启程了?若是耽搁了,皇上肯定会不高兴,毕竟皇上把少将军当做心头肉似的。”

    仿佛想起什么,魏王妃敛去玩味,郑重说道:“若是没有皇上看重,对她才好呢,真正祭奠她的人会比今日少,但每个人都出于真心,敬佩她的战功,感激她以性命保全帝国尊严和守护一方安宁。”

    “可惜了,明明是一位可以标榜史册的女将军,足以让女子扬眉吐气的英雌,竟然……竟然因为皇上的重视而被后人非议,只怕她的战功也会失色不少。”

    魏王妃轻声道:“世人只在意上位尊者的喜好。”

    “你说得对也不对,若没有皇兄的偏爱,也没有举国同哀沐少将军。”

    魏王淡淡的反驳道:“阿娴见识不错,终究没有经历朝廷上的倾轧,史官的笔始终掌握在皇兄手上,史官只会记下有多少人祭奠一位女将军,记下她的丰功伟绩,至于其中祭奠的人是否真心,于沐少将军而言还重要么?”

    “无论是真心,还是畏惧皇上,他们,不,我们不都得老老实实披麻戴孝,对少将军的灵柩磕头?人死之后的哀荣,只是给活人看的。本王……都有些嫉妒沐少将军了。”

    魏王死后绝不会有举国同哀的待遇,场面也不会大,虽然他看不到,但是谁不希望赢得身后名?永存世人的记忆中?

    少将军以女儿之身做到了,往后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世人都会时常提起她的名字。

    魏王妃说道:“我是没有经历过朝堂,也不如王爷想得远,但是沐少将军是女孩子,王爷和皇上比我懂得她?!”

    魏王:“……啊,时辰不早了,咱们去皇宫吧,走走走,去皇宫,不等三郎了。”

    他率先离开客厅,柳二郎搀扶兄长紧跟在后。

    魏王妃没有动,魏王所有的女人包括柳侧妃都默默站着,魏王妃轻笑道:“我猜她不会喜欢的。”

    众多女子连连点头称是,哪怕她们不明白这句话是说给谁的。

    柳侧妃木讷的眸子闪过一抹光亮,暗暗捏紧白绢,缓缓垂下头。

    “不喜欢?怎么会?我真的真的很高兴啊。”

    慕婳侧头对并肩骑在马上的慕云说道:“二哥,我并非是不在意虚名的人,皇上极致恩宠一位女将军,带给女子的好处不少,我听说……已经有许多贫苦人家不会淹死女孩子了。他们给予女孩子活下去的资格。”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