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养个好儿子
    一旁柳娘子不甘心,方才无庸公公那番说辞无法让她安静认命。

    “我绝不会在她面前卑躬屈膝,更不会去做魏王的小妾,侧妃说得好听,我不稀罕。”

    柳娘子会挥舞手臂推开挡在围在身边的仆妇,王府的下人不敢真同柳娘子动手,他们作势拦住柳娘子,一推既向旁边倒去,显得柳娘子威武极了,拽着心不甘情不愿的柳二郎直向垂花门冲去。

    她只有一个念头绝不做妾,更不会在魏王妃面前认输,只要她带走魏王所有的儿子,皇上终究会收回圣旨的。

    “还有三郎,三郎在哪?去个人把三郎叫回来,他娘快被欺负死了。”

    柳娘子大声叫嚷,全然忘记方才她才狠狠责打柳三郎一通。

    “魏王妃殿下,她闹得这般厉害,耽搁三公子科举会试,皇上怕是会不满的。”无庸公公不咸不淡的说道,“您连柳侧妃都治不住,这不是笑话嘛。让皇上怀疑您的用心,殿下,这对您没有任何好处。”

    “来人,捉住柳侧妃。”

    魏王妃抿了抿嘴角,收回望向皇宫的目光,“本王妃一定给皇上调教出一位合格的宗室侧妃,就怕皇上放在心尖上的人会怨恨本王妃。”

    声音很冷,眸光更冷。

    无庸公公腰弯了一分,“三公子是个明白人,名分已定,总不能为柳侧妃就同嫡母作对,何况三公子志存高远,皇上对他委以重任,后宅些许琐事传不进他耳中去。”

    “他还要在安乐郡主府上住多久?既是柳娘子已经做了侧妃,他们都是魏王的儿子,总不能只有他一个住在外面,虽然安乐郡主府上不仅有他一个尚未成亲的少年,外面的闲言碎语总归是不好听。”

    魏王妃抚了抚袖口,带着几分自己都没听出来的嘲弄,“皇上总不会只把柳娘子交给我,却不让我多管她的儿子们吧,大郎,二郎住在魏王府,三郎住在外面也像话,他的待遇已经足够特别,皇上若不想见父子相疑,兄弟相残就该让柳三郎搬回王府。”

    无庸公公道:“皇上的意思是等科举之后再说,毕竟王府人来人往的,不方便三公子苦读。”

    “你回宫时同皇上说一句,圣人教导不患寡而不患不均,不患贫而换不安,皇上执意过分抬举三郎,就别怨恨三郎总是多灾多难。”

    向前两步,魏王妃离着无庸公公更近,压低声音道:“告诉皇上,别把所有人都当做傻瓜!柳娘子不敢威胁他,本王妃敢!若是还想……还想让他活着,最好让他回王府,我这么做也是为皇上考量。”

    “王妃的话,奴才自当转诉给皇上。”无庸躬身,低声道:“奴才也有一句话同王妃说,皇上隐忍多年,在三公子的事上不会再退一步,不管王妃有何依仗,还请您适可而止,千千万万别动三公子。”

    嘲讽僵硬在魏王妃脸上,“本王妃小看你了。”

    无庸公公谦卑且无害,连连摆手道:“王妃殿下过奖了,奴才就是伺候皇上的,当不起王妃这句话,您啊,还是少看奴才几眼,奴才才能安心伺候皇上。”

    “皇上倒是找了好几个忠心耿耿的狗奴才!”

    “王妃过奖了,能做皇上的狗奴才是奴才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呢。”

    无庸公公不仅不觉得羞耻愤怒,反而把这句话当做最好的称赞,脸上闪过一抹洋洋得意。

    有魏王妃的命令,王府仆从没再让着柳娘子,轻易把架住柳娘子的胳膊,毕竟刘娘子虽是强悍,更多是虚张声势,凭身份地位压服仆妇,远不是慕婳凭着本身的拳头让仆妇进不了身。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柳娘子双脚悬空,双臂被仆妇抓紧,依然死命的挣扎,“皇上不能勉强我做侧妃!我要回宛城。”

    柳二郎茫然无措,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劝生母,最后挤出一句话,“违抗皇上的旨意是要被砍头的,您就算不做侧妃,也回不了宛城。”

    “你就眼看着他们作践你娘我?”

    “儿子没有办法抗旨不尊,以后……以后儿子多多努力用功,让娘过上好日子,绝不会让您在王妃面前受委屈,您侧妃的位置是皇上册的,儿子又争气,除了在名分上吃点亏外,只要不同王妃争风吃醋,在魏王府没人能对您……”

    “呸。”

    柳娘子一口唾沫喷到柳二郎脸上,怒骂道:“我白养了你!我若是肯认命还有你们今日?当日我肯应下做侧妃,至于带着你们一路被魏王妃追杀么?纵是再贫苦,我都没让你们丧失志气,如今日子好了,你们长大了,竟然让我做侧妃?养你们有什么用?还不如……”

    “二公子他们是否有用,奴才不知道。”

    无庸公公走到不停挣扎的柳娘子面前,柳娘子头发散乱,泪水布满脸庞,显得又狼狈,又憔悴。

    啧啧两声,无庸公公还记得当日柳娘子在魏王面前腰杆挺得笔直,“没有三公子,您以为能在宛城站住脚跟?皇上教导三公子不是一年两年,三公子六岁上便随皇上读书,当时皇上没有表明身份,无法随时出宫教导三公子,皇上派不少人或明或暗保护三公子。”

    柳娘子停下咒骂,显得很是意外。

    “皇上派给三公子的人还帮柳侧妃做了不少的事,您能落户宛城也是他们去衙门走通的关系,一个寡妇带着几个孩子,若没人庇护,纵是在民风淳朴的宛城也少不了是非,柳侧妃没有收到任何的骚扰,不是您打跑了几个闲汉,您的拳头远没有安乐郡主强硬。”

    “你是说,我能在宛城待下去,全靠皇上?”

    “皇上可不认识柳侧妃,纵然看在魏王殿下的面上,皇上也不会对柳侧妃太过关照,毕竟当时魏王殿下都不在意您,皇上只在意三公子,为隐藏身份,皇上不可能处处关心三公子,又知道三公子是个有志气的,三公子带回去给你的银子都是他给人抄书赚回去的。”

    无庸公公扯了扯嘴角,“大错还没铸成,柳侧妃还执迷不悟的话,沐国公夫人就是您的前车之鉴,明日……明日少将军下葬,柳侧妃应该能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