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敢于抗旨
    “好好看看京城,以后你不会再有机会来京城了。”

    “什么?”

    在京城享受荣华富贵一直是她的梦想,京城远比边关富贵,“表哥你在吓唬我?”

    隐含种种期盼,她只得到长青冷冰冰的回应,从担架上挣扎而起,“不,我不同你走,我要见国公爷,我是她的妻子,他不能不管我,为他做了那么多事,抚养儿女长大成人,他总不能不认儿子。”

    砰,从担架上摔下来,没有人上前搀扶,沐国公夫人身上除了伤口外就是浓疮,又恶心又狼狈,比之京城最邋遢的乞丐都不如。

    “你以前一直觉得领兵征战很容易,认为少将军立功劳很容易,我已向皇上请旨,皇上恩准把你们放出监牢,派沐翼在山海关总兵杨大人手下效力,以士兵之身冲锋陷阵,若立功劳,准他赎罪。”

    昏昏沉沉呢的沐翼听到这句话不由得皱了皱眉,总比在监牢里受刑等死好,就算他不如妹妹,总不会比一般士兵差,以前他没有机会征战四方,这一次他一定要让那些看不起自己的人明白,他不是废物!

    “不,我不去,我儿不去山海关,我儿不去!”

    “抗旨不遵的后果你应该,为让你们母子认识到疆场的残酷,以及给沐翼更好的立功机会,杨大人会让你儿子做先锋,永远冲在最前面,是第一个同外族蛮夷交手的人。”

    “他的身体不好,怎能冲在最前面?皇上不是给他立功的机会,而是要害死他啊,让他同她一样,死在疆场。表哥非要看着他尸骨无存才甘心吗?你比我……比我明白他的身体已经垮掉了。”

    沐国公夫人哽咽哀求:“我们还不够偿还欠下的过错吗?还不够悲惨吗?既然皇上因为她的死而怨恨我们母子,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给她报仇?为什么让我的翼儿声名扫地后,再把他扔到疆场自生自灭?别以为我不知道山海关总兵是木齐的结拜兄弟,而且当年她就同杨耀互相欣赏,彼此很有默契。让翼儿在杨耀麾下,翼儿还有什么指望?”

    没有说出口得是帝国最不安稳就是山海关,几乎每月都有战事,冲在最前面的沐翼许是刚上疆场就被杀死了,毕竟沐翼现在没有人搀扶连移动都很难。

    “杀了我们吧,表哥,你让皇上杀了我们,就在明日……她的葬礼上杀了我们,让她亲眼见到曾经的亲人被砍头……她一定会很高兴皇上为自己报仇,哈哈,哈哈哈。”

    沐国公夫人疯狂般狞笑,再多的话一样无法出口,“报仇,我是她生母,亲生母亲啊。”

    说到最后一颗颗泪水滚落,宛若打开闸门,泪水流个不停,喃喃说道:“她小时候很可爱,很乖巧,为什么,为什么她不是儿子?为什么她可以轻易得到所有人的喜爱?为什么我没有办法……始终没有办法疼她?”

    长青亲自把她抱上担架,再次示意随从抬起担架,向他在京城租赁下来的宅邸走去。

    魏王府,跪在地上的柳娘子呆呆愣神,一脸不可置信,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会做魏王的侧妃,我有婚书,又生了三个儿子,我才是魏王正妻。”

    无庸公公淡淡的说道:“皇上的旨意已经传达给柳侧妃了,正直举国吊唁沐少将军之时,一切仪式从简,明日礼部会送来柳侧妃的宝册和仪仗等物什。”

    “我不做侧妃,皇上不给我正妃的位置,我宁可回宛城。”

    柳娘子从地上爬起来,抓住柳二郎的手臂,“我带着他们回宛城,再也会来京城了。”

    拽着不情愿的柳二郎,柳娘子大声张罗:“把大郎抬出来,我们回宛城,永远不来魏王府,以后魏王是魏王,我是我,我的儿子一辈子只姓柳,还有……三郎,给三郎送信。”

    柳二郎脚步缓慢,挣扎道:“您冷静一点,娘,大哥正病着受不得折腾,此时城门已经落锁了,我们根本出不了城。”

    “你不想同我走?”柳娘子一眼看穿实质,指着柳二郎骂道:“被王府富贵迷昏了头,柳二郎你别忘你是谁生的,就算你整日在魏王妃面前卖乖,你也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现在我要回宛城,我所生的儿子必须同我一起回去!”

    “娘……我不是……”

    “柳侧妃敢抗旨?”无庸公公脸上拂过一抹意外,“还是说你想以魏王殿下子嗣威胁皇上?”

    柳娘子咬着下嘴唇,“我并非是抗旨,而是皇上不能勉强我去做侧妃,儿子是我生养的,魏王没有付出过一分,既然皇上认为我不配做魏王的正妃,想来也不在意我生的儿子,我们母子不如远远的躲开。当年我若肯为侧妃,就不会抱着儿子们离开京城了,我一个人养大他们,他们已经可以孝顺我了,没有魏王我一样可以享福。”

    而魏王没有大郎他们等同于断子绝孙,魏王若是肯过继子嗣也不会等到今日。

    “说一千道一万柳侧妃还是以儿子威胁皇上,别说你只有魏王写下的婚书,上面没有太后皇上的承认,就是你能做魏王正妃,只要皇上下旨你为侧妃,你就乖乖听命陛下,皇上一般不会插足宗室臣子家事,但圣旨一下,任何人都不能违抗,更不能同皇上谈条件。”

    无庸公公眸子闪过一抹厉色,“做侧妃已经很抬举你了,若不是看在柳侧妃为魏王生下儿子,你连侧妃之位都得不到。”

    “我……不入魏王府还不成?皇上怎能逼迫我做魏王侧妃?”

    “天下都是陛下的,你是陛下子民,陛下说什么,你就听什么。看来魏王妃为你得费不少心思呢,起码得让你明白,皇上至高无上!明白体统规矩!”

    柳娘子好似失去一切,眸子一派晦涩,“不,我不要听她的吩咐,在她面前卑躬屈膝。”

    魏王妃脸上冷若冰霜,没有任何得意之情,夜幕下望向皇宫时,双眸深沉得可怕。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