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死不悔改
    适应烛火的光亮之后,皇上缓缓走到大殿门口,修长瘦削的影子在地砖上浮现,仰望璀璨的星空,喃喃的说道:“也是从一开始朕就错了。”

    无庸公公弯下腰,郑重的说道:“皇上没有错,柳娘子太过狂妄,您给她机会,她没有把握住您给予的尊严体面。”

    时常伴随皇上,无庸公公知晓皇上的确有心把魏王正妃的位置给柳娘子,皇上很疼爱柳三郎,更希望他以嫡子的身份被列入皇族族谱。

    当然皇上不能站在明处给柳娘子撑腰,似有似无压制魏王妃,甚至给魏王暗示和压力,果然魏王迟疑了,魏王妃失去太后娘娘靠山,又因对柳三郎派出刺客而承受皇上的怒火,她的地位摇摇欲坠。

    然而偏心的柳娘子把自己的优势拱手相让,不仅不管两个儿子搅和进皇子之间的争斗,最重要她竟然敢打三公子,皇上都不忍心碰三公子一根手指头。

    皇上淡淡的说道:“你去传旨,同柳氏说一说,没有三郎,她连侧妃都坐不稳!”

    “遵旨。”

    “三郎为她做的事,你也要告诉她,省得她以为仅凭她所谓的救命恩人就能在宛城站住脚跟。三郎是个有志气的孩子,他不屑讨好柳氏,朕不忍让做了事的三郎再被柳氏怨恨,当三郎是她养大的,只有索取而没付出。”

    “奴才明白。”

    皇上吩咐之后,再一次去沐少将军停灵之处,跪在软垫上,从内侍手中拿出黄纸一张一张扔进炭火盆里,火焰从火盆中窜起,好似燃烧进皇上的双眸。

    今夜是停灵的最后一日,明日便会下葬,皇上已经决定让沐少将军的衣冠冢陪葬皇陵,并下旨在她战死之地重修坟墓,建立陵园,让陪她战死的英灵得以永远陪伴他们誓死追随的少将军。

    皇上烧了半个多时辰冥纸,微微扯了扯嘴角,这么多冥币冥纸,而她的灵魂还在世间,再没有比这更滑稽的事。

    从袖口中拿出写了好几日的纸张,皇上低头看了看自己书写的内容,缓缓放手,手中一叠厚厚的纸张掉进火盆中,顷刻便燃烧殆尽,两行泪珠从皇上眼角滚落,无声般喃喃几句,便是站在一旁的内侍都听不清皇上到底说了什么。

    *******

    关押沐国公夫人母子的牢房,长青对牢房的人出示皇上给予的令牌,“皇上口谕,命我带他们离开。”

    侍卫验看过令牌真伪,恭敬说道:“谨遵圣喻。”

    “长青先生稍后,下官这就去把他们提出来。”

    “嗯。”

    长青站在门口,等候一会,四名侍卫抬了两个担架走出牢房,担架上躺着沐国公夫人和沐翼,沐国公没有休妻,她得以继续保留夫人之位,但是沐翼已被剥夺世子爵位,受了多日的摧残,旧伤复发,整个人如同废人一般。

    沐国公夫人比他好不到拿去,夫人的位置并没有给她任何的优待,反而因她是篡夺少将军战功的主谋,受到的刑罚更重。

    其实沐国公这个爵位如今就是一个笑柄,沐国公受尽嘲笑,这也是皇上的本意,绝不让薄待沐少将军的人好过。

    “表哥,我知道你会救我的。”

    沐国公夫人呼吸到新鲜的空气,见到璀璨的星辰,费力抓住长青,“你一定不会再抛下我,对不对?”

    她记得慕婳是谁,也记得慕婳和长青在牢房中对她做过什么,有些话她这辈子都无法说出口,自从长青走后,沐国公夫人身上没有受刑的地方涨了一种浓疮,奇痒无比,不过一日浓疮便会破裂,然后流出一股鲜红黏腻的液体,并非鲜血,液体散发着古怪难闻的味道。

    液体流净,浓疮痊愈后又有新的浓疮冒出来,周而复始,无穷无尽,她饱受折磨,因为身上满是难闻的气味,执行的侍卫都不愿意靠近她。

    此时见到表哥,她抓到救命稻草,“表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救救我,救救我啊。”

    浓疮再痒,她都没有抓,因为她明白浓疮不正常,抓破的后果很严重,“我再也不敢……不敢……”

    说不出那个名字,她的头犹如裂开一般,“不要再折磨我了,求求你,不要再折磨我了。”

    长青眼里闪过一抹了然,没有嫌弃她身上的味道,蹲下身来,低声道:“不是我折磨你,你身上的浓疮也不是我弄出的,我说过,你会有报应的。她是你的女儿,你亏待了她,生母残害骨肉也会遭到反噬报应。”

    “何况你伤害得是上苍神佛都意图补偿的人,还把她……用了秘法。”

    “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你身上的伤口是人间帝王对你的报复,而这些。”长青的手中轻轻点了点还没有破裂的浓疮,“是上苍的惩罚,当初我把书卷交给你时曾经警告过你,不要乱用。”

    “你能救我的,表哥,你一定能救我。”

    “我只是凡人,救不了上苍惩罚的人!”

    长青缓缓起身,居高临下看着这对母子,“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们本该有一个富贵安稳的人生,偏偏不知足嫉妒她,你始终不相信她会把战功扔让给兄长,她是你生的,你却从没有明白她女扮男装从军的本心,不在意战功,只想守护一方安宁。你们心里阴暗,把她想得也同你们一样卑鄙猥琐。”

    “明日是她正式下葬的日子,皇上要你们去她灵柩前谢罪。”

    “我……我……”

    沐国公夫人泪水滚滚,有悔恨亦有不平,“表哥能不能告诉我,皇上为何要对她这么好?千万别说只因她的战功,她的确有不小的功劳,但她的功劳远远没有达到举国同哀的地步,也别同我说是因为柳三郎呈上的血书……皇上一定同她有关系。”

    “你知不知道都改变不了结局,你还想着威胁皇上么?”

    “……”

    沐国公夫人不满咬着嘴唇,若是知道她是皇上心仪之人,也许就不会让她那么死了。

    长青摇摇头,叹息道:“死不悔改,你只会更悲惨。”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