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四章 甜蜜蜜
    慕婳坐在柳三郎身前,彼此距离很近,单薄的衣衫透出他身上的热度,夕阳在天边晕染开华彩,同样碎金色宛若光圈包裹住马背上的两人。

    柔和的斜阳让慕婳脸上多了几分红晕,揪着马鬃,慕婳轻笑:“你何时见我说话不算数了?柳澈,我从来不会欺骗自己的心,只要这里还为你跳动,我就不会改变主意。”

    慕婳不大懂得情爱,却明白师傅说柳三郎有血光之灾时,她心头一紧,一向不愿意插手旁人家的是非,见到柳娘子打算毁掉柳三郎,她打破惯例救下柳三郎不说,还狠狠抽了柳大郎一顿。

    柳娘子若非柳三郎生母,慕婳绝不会只抽柳大郎一人。

    柳三郎手紧搭在慕婳腰间的手臂,“它会永远为我跳动!”抖动缰绳,柳三郎疾驰而去,这辈子他不会让慕婳心冷,高高上扬的嘴角,眉梢流淌出的温柔显示出他有多高兴。

    他心头再没有被母亲柳娘子薄待的沮丧和难过,毕竟他已经拥有世上最好最珍贵的人儿,隐隐约约他还有点感激柳娘子,没有柳娘子突然拿鸡毛掸子打自己,也不会逼出慕婳的真心实意。

    如今他最重要的任务不是去争夺魏王世子,也不是关心国家大事,或是听伯父教会,而是准备科举,状元之位对他来说势在必得。

    回到侯府,慕婳摆上好几坛美酒陈酿,做了几道下酒的菜,以陪柳三郎‘借酒消愁’为名,连杯痛饮。

    在少将军国葬期间,皇上有诸多的命令,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除了大的忌讳不能碰触外,家家户户难免会破例,毕竟战死的英雄很容易被太平盛世的百姓遗忘。

    慕婳饮酒谁都说不出什么来,侯府下人也不敢乱说,厂卫也不会把这样的事情报给皇上知晓。

    柳三郎头上伤口被重新处理过,慕婳一杯接一杯的喝酒,却不让他喝上一口,还说是陪他借酒消愁?!

    他会为早已经心灰意冷的母亲借酒消愁?

    相比较外刚内柔的慕婳,他是外柔内刚的典型,外表温柔雅致,君子风度,内心有着数不清的算计和阴暗面,不是因为……已经醉眼迷蒙的慕婳,他绝不会如同现在心中保留一片只给予慕婳的柔软。

    柳三郎抬手轻轻抚摸慕婳熏红的脸颊,慢慢凑上去,轻轻吻了一下她被美酒滋润过宛若烈焰一般的红唇,没有任何的掠夺霸占,只是轻轻碰触那片柔软。

    慕婳是为他伤感?!

    完全没有必要!

    柳娘子对他只有最最简单的生养之恩,他已用多年赚来的银子偿还了一部分,做到一个儿子该做的,再多已是不能,毕竟他从来就是一个自信薄凉的人。

    他也只是四个儿子中的一个。

    慕婳顺着柳三郎的脊柱向上移动,最终来到后脑处,张开手掌盖住他大半的脑袋,向自己嘴唇压去,与此同时伸出舌尖轻轻舔舐勾勒他的唇线……柳三郎身体怔住了,慕婳笑声低沉,醉意中透着得意:

    “小样儿还想亲我?三公子不知道,我是领兵的大将吗?你不知道我曾在最好的青楼宴请过我爹……好像还找了从江南去的名妓招待我爹……”

    说话人都觉得别扭,更别说听她说话的柳三郎,他的身体越发坚硬似岩石,慕婳离开他的嘴唇,把放在他脑后的手挪到前面,轻轻在他脸颊上刮了几下,调情意味很浓,“你还有得学呢。”

    上辈子他没有经历过情爱,但是听了不少的黄段子,同官员,商贾,属下时常出入青楼,实际的经验没有,但沐少将军也是西北第一公子,风流潇洒是公认的。

    女扮男装的秘密到死都没有泄露分毫,不能说西北的人和她的袍泽麾下都是傻瓜,只能赞她太出色了,完全把自己当做男子。

    柳三郎倒了一杯酒一口气含在口中,挡开慕婳阻挡自己饮酒的手,一把将慕婳扯到怀里,固定她的脑袋,狠狠吻上方才调戏自己的嘴唇,鲁莽急迫又不失温柔撬开皓齿,口中的酒渡到她口中,唇舌交缠,慕婳心甘情愿饮下美酒。

    唇分,慕婳大口大口喘息,柳三郎把她的碎发拢在耳后,低声道:“再来一次如何?”

    他纵然从没踏入过风月之地,伯父也不会在这方面教导他,男子的本能又岂会在情事上示弱?

    “算了。”

    慕婳推开柳三郎,撑着摇晃的身体,低声道:“这次算是平手,下一次……下一次再收拾你……”

    打了一个酒咯,慕婳坏笑调侃道:“再收拾你,小妖精!”

    一个闪身,没等柳三郎有所反应,慕婳已经到了门口,回眸浅笑,“小妖精,哈哈,你真是个磨人小妖精。”

    留下一连串的笑容,慕婳回转后院去歇息了,看起来柳三郎没受太大的刺激,也许男人的心本就比女子硬,她用了很久才彻底摆脱母亲带来的伤害,现在无论哪个娘亲做什么事,都无法再让她心痛难受。

    柳三郎回味般摸着自己的嘴唇,“小妖精吗?挺好听的。”

    皇上罢朝哀悼沐少将军,但是帝国大事和重要的消息没有一件能瞒过他,厂卫一直在兢兢业业为皇上办事。

    魏王府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皇上。

    也没有人敢隐瞒皇上,毕竟涉及到皇上最为宠爱信任的两个晚辈,尤其柳三郎被柳娘子打了。

    昏暗的宫室,火烛并未点燃,皇帝一人坐在阴影处,从长青先生离开皇宫后,皇上一直如此,谁也不知在关闭房门的两个时辰内,长青先生和皇上说了什么。

    皇上的身影动了动,无庸公公腰更弯,轻声道:“郡主已把三公子平安带走,听席面的人回禀,三公子是抱着郡主骑马而去,郡主还说让三公子以状元为聘。”

    “朕是不是对柳娘子太宽容了?”

    “请陛下示下。”

    “以前朕总认为……朕抢走她一个儿子,想着她养大三郎不易,哪怕她偏心,朕也没有怪过她。”

    皇上慢慢走出来,点燃火烛,突然而来的亮光让他眯起眼眸,“传朕旨意,册柳氏为侧妃,交魏王妃管教。”

    ps再求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