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允嫁
    魏王闻言嘴角抽个不停,魏王妃眼角不由控制般狂跳,当所有人都以为慕婳是一个恩怨分明爽朗的人时,其实不然,慕婳的鬼心眼不少,同样能用话噎人。

    “大郎,大郎。”

    柳娘子哽咽扑到儿子身上,方才魏王扇柳大郎一个耳光让柳娘子心疼,此时被慕婳抽了一顿的柳大郎几乎令柳娘子身痛欲死,柳大郎因为疼痛身体抽动,好似犯了羊癫疯的病人,嘴角渗出白沫,柳娘子紧紧抱着儿子,“大夫,快去请大夫,不,请太医!快去啊。”

    魏王向门口的仆从点点头,仆从避开安乐郡主带来的人出府去请太医。

    此时只有太医适合过府给柳大郎诊治,除了太医医术比京城药铺做馆的大夫高超一些外,魏王更看重太医最严这一条,毕竟柳大郎被安乐郡主很抽一顿的事情不能传扬出去。

    见过勋贵王府后宅阴司的太医更知晓什么话能说,什么事装糊涂。

    同时慕婳那句别欺负她的人——柳三郎这话,魏王也不想传遍京城,毕竟他还幻想着将来柳三郎能压一压慕婳,魏王觉得自己还是要有信念的,万一将来实现了呢。

    虽然见三郎安安分分站在慕婳身后,他很觉得刺眼兼胃疼,若是没有想象,魏王怕是会提前郁闷死。

    若是柳三郎知晓魏王的心思,怕只会说一句话,您高兴就好!

    他不会因为旁人而对慕婳好,更不会因为旁人意见而亏待慕婳,他愿意被慕婳保护,只是因为他心仪她,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低头没什么丢人的。

    被慕婳维护,他只觉得欢喜,不知有多少人羡慕他呢。

    “……慕婳,你好,你真是好本事。”

    柳娘子一边替怀里儿子擦拭嘴角的白沫,一边狠狠腕慕婳,若是她目光能化成刀子,此时已经把慕婳凌迟了。

    可惜她目光不是刀子,她威胁的话语连给慕婳挠痒痒都不配。

    “你今日这般对大郎,以后……以后就算你嫁给三郎,他耳根子软听你的话,他也是我养大的儿子,我是他亲娘,你是我儿媳妇!无论你是何身份都要在我跟前立规矩,我是你头上的婆婆。”

    “哦。”

    慕婳既没有反对,也没同柳娘子争辩,她手中的鸡毛掸子因方才抽柳大郎,鸡毛几乎掉光了,光溜溜的一根棍儿,慕婳看了一眼角落中的花瓶,嗖,鸡毛掸子从她手中飞出,不偏不倚正好落在花瓶中,力道让花瓶轻轻摇晃一下,然而花瓶没有任何的列横。

    “好强的掌控力度,她的内劲怕是已经登堂入室了。”

    魏王妃轻声感叹,慕婳才多大?再让慕婳凝练个十年,天下有会出一个宗师吗?慕婳擅长枪火已经很难对付,若是武功大成,以后天下没人再能威胁慕婳。

    枪火到底是需要操控的武器,在世人眼里杀伤力很大,但是没有弹药,枪火就是一块砖头。

    慕婳拍掉手上的褐色鸡毛,轻笑道:“你知道我一直长在关外,没受过正统的教育,会得一些东西都是师傅教的,鬼谷子一脉最是讲究率性而为,随心所欲,因为每一代传人都有本事让自己过随心所欲的日子。我比不上师傅和祖师他们,但我想过怎样的日子也不会因旁人而改变初衷。”

    “以前我跟着永安侯夫人没学到女子的温婉恭顺,贤良淑德,更不会有人教我如何做一名淑女或是贤淑的儿媳妇。柳夫人知我爹即将续弦,继母常年自己鼎立门楣,有自己的生意,性情同我相投,祖母早逝,继母没有婆婆可以孝顺,没有多余的经验教导我。”

    柳娘子越听越不是滋味,还想开口,却见慕婳双脚下的青砖有了裂痕,缝隙向四周蔓延,柳娘子抱着柳大郎宛若躲闪洪水瘟疫一般向后,面白如雪,嘴唇颤抖:“……你……”

    鲠了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儿。

    魏王妃和魏王齐齐后退一步,三小姐更是拽着柳二郎退到门口,守着房门退路才能让三小姐稍稍感到心安。

    唯有柳三郎依然恬淡站在慕婳身后,还给她递了一杯热茶。

    慕婳眼里闪过一丝愉悦之色,她并不希望柳三郎怕自己,她所有用强横的武力只是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没人同我说怎么做儿媳妇,除了亲近的长辈外,旁人说的规矩啊,体统啊什么的,我又没有兴趣。以后若是我嫁给柳三郎……柳夫人,为您和您儿子着想,我们还是少见比较好。”

    慕婳喝光茶水,扑哧,方才完好的茶盏在所有人眼前化作瓷粉,慢慢从慕婳的手指缝隙中流淌而下。

    嘶,倒吸一口凉气的人绝不仅仅是柳娘子一人。

    “不过若是柳夫人想要让我在跟前孝顺您,我也是乐意的,只要您能承受得住,其实我挺喜欢跟着婆婆妯娌一起准备饭食,刺绣做针线的。”

    “……”

    谁敢同慕婳一起准备饭食?一起做针线?

    不怕慕婳把盘子扔到她们脸上,绣花针刺穿她们的身体!

    “今日本是来拜访魏王妃的,没想到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慕婳满是歉疚的说道:“其实您同柳夫人之争是你们之间的事,把柳三郎他们叫来有什么用?皇上早就说过不会因为魏王妃无子而夺去王妃的头衔,也不会因为柳娘子生养儿子就让她趴到魏王妃头上去。科举将近,他们都是要参加科举的,你们的纷争会让三郎他们分心,魏王殿下既是一家之主,还是早些解决了好。”

    “本王会仔细考虑郡主的建议。”

    魏王义正言辞,两个女人的确闹得太厉害,尤其是柳娘子,个人住在个人的府邸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

    “柳夫人不在意科举成绩,不在意柳大郎能否榜上有名,我等柳三郎以状元为聘……”

    柳三郎眸子亮如星子,虽然额头的伤口渗血破坏他昳丽的面孔,但掩饰不住的狂喜胀满脸庞,一把拽住慕婳的手,向门外走去,而慕婳顺着他的心意出了王府,被他抱上马,拦住她的腰。

    柳三郎在她耳边碎碎念,“话已经出口,你不能反悔!”

    ps继续求两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