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别动慕婳的男人
    柳娘子被魏王扯了一个跟头,差一点同柳大郎撞到一起。

    “母亲。”

    “母亲。”

    柳大郎和柳二郎几乎同时叫出声来,三小姐拦不住柳二郎,两兄弟搀扶起摔破膝盖的柳娘子,“娘哪里受伤了?我去叫大夫过来。”

    柳大郎转身就向外跑去。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柳夫人重病垂危,你大哥这是用得病遁吗?”

    慕婳丝毫没给只是磕破皮的柳娘子面子,以前她怎么会认为柳娘子虽然看不上自己,但还是个自尊自爱的女人?

    柳娘子虽是偏心长子和幼子,对三郎也还有几分慈母之心,偶尔会关心三郎。

    进京后,柳娘子在同魏王妃明争暗斗中失了在宛城时的平衡心态,被富贵迷了眼睛,为长子和幼子不惜牺牲柳三郎,她同沐国公夫人一样。

    为了一个儿子,牺牲另外的骨血。

    只不过沐国公夫人嫉妒女儿轻易拥有自己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柳娘子恼恨柳三郎得皇上的宠爱,和他这张脸。

    “慕婳……你还有没有点分寸?你只是个外人,我家的事轮不到你插嘴!”

    柳娘子不敢怨怼魏王,受不了慕婳的奚落,做为曾经的邻居,柳娘子一直就没拿正眼看过慕婳,以前还会心疼慕婳的遭遇,自从三小姐时常往她身边钻后,她听到不少所谓的实情。

    “你家的事情本郡主当然不会管,就算你把柳大郎他们全宰了,我也不会插手的。”

    慕婳主动握住柳三郎的手,两人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向柳娘子示意,柳娘子想不看到都不成。

    “不过你不能毁了本郡主发誓要保护的人,他是儿子没错,你可以对他行家法,可以教导他,只要你儿子能忍受你莫名其妙的疯癫,我只当做他突然大脑进水一时糊涂做一把愚孝的孝子。”

    柳三郎抿了抿嘴唇,在慕婳手心处轻捏了一把。

    他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魏王,本就觉得自己儿子夫纲不振的魏王捂着额头,不忍看他们的‘交流’,乾坤颠倒了啊,向来不都是男子霸气宣称她是自己的女人,女孩子娇羞挠男人的掌心?

    慕婳给柳三郎一个别闹的眼神,再次转向柳娘子,“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你若毁了三郎,本郡主就杀了你所有的儿子!”

    话语虽轻,但是无比的认真。

    警告杀气扑面而来,柳娘子靠在柳二郎身上汲取一丝丝的暖意,然嘴唇止不住的颤抖,语不成调:“你竟敢威胁我。”

    “威胁?不,我从不威胁人。”慕婳眨动真诚的眸子,“我向来只陈诉事实,言语威胁远不如拳头有用,把他给本郡主丢进来。”

    ,柳大郎直接从门外扔回客厅,摔了个狗啃屎,狼狈极了。

    门口站着四名侍卫,冷漠严肃,浑身宛若石头堆积,没有任何的情绪,只有安乐郡主的命令能唤醒他们。

    慕婳脚尖一挑,落地的鸡毛掸子飞到空中,伸手轻而易举握在手中,“方才我数了一下,你一共打三郎十下,那我就打他二十下好了,毕竟我这人睚眦必报,还是成倍的报复。”

    “柳夫人不理解的话,可以去牢房看看沐国公夫人母子。”

    慕婳掂量鸡毛掸子,仿佛寻思这玩应怎么用,“慕三小姐也要记清楚,你得罪我几次,你回去记得同永安侯夫人说一下,省得她凄凄惨惨时,还弄不明白得罪谁,我报复她就少了许多的乐趣。”

    话毕,鸡毛掸子狠狠抽在柳大郎身上,柳大郎很有骨气的闷哼一声,脸庞已是煞白,柳娘子叫得比挨抽的柳大郎还凄惨,“啊,你,你……”

    慕婳看了看手中的鸡毛掸子,歉意般说道:“第一次用鸡毛掸子抽人,手法有点生,下一次……下一次柳大郎也别忍着,你不是能言善辩,不是想让三郎把皇上让给你,不是觉得魏王该最疼你这个长子,不是在你娘面前诋毁三郎,不是想夺走三郎的一切?”

    随着一个个问题,鸡毛掸子飞舞,单论抽人的美感,慕婳比柳娘子更胜一筹,当然慕婳下手也更狠,每一下都抽在柳大郎最软肋上,慕婳是揍人的行家。

    柳大郎骨气很硬,客厅中还有魏王,他不能示弱丢了尊严,身体难以承受的疼痛让他的坚持显得那么脆弱,最终他的本能战胜理智,嗷呜嗷呜的还疼,在地上打滚意图躲避密不透风的鸡毛掸子。

    无论他怎么翻滚都躲不开,倒是让魏王妃好好看了一把猴戏。

    魏王妃扯了扯嘴角,慕婳怎么就看上柳三郎呢,方才慕婳没有对她说什么,只要她不放弃针对柳三郎,慕婳的警告对象就有魏王妃,哪怕魏王妃是慕婳大为欣赏的女子。

    慕婳绝不会因为对外人的欣赏而手下留情,更不会纵容外人伤害她的人,疆场上养成的习性,她总要用尽所有的手段保全自己的部下,同样她对敌狠辣无情,心硬如铁。

    “王爷,王爷你就看着她抽大郎?您救救大郎啊。”

    柳娘子哭得肝肠寸断,几乎昏厥过去,不敢上前阻止慕婳,拽住魏王的衣袖,“大郎纵是有错,也该我们做父母的教导,慕婳……她哪有资格……”

    “不就是二十下嘛,死不了人。”

    魏王把袍袖从柳娘子手中拽出来,眼里闪过一抹疼惜,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大郎做得事着实可恨,慕婳那脾气,他哪敢求情阻止?

    “有了这次教训,大郎会有所长进,你放心,安乐郡主手上是有分寸的。”

    柳大郎叫得很惨,魏王看得明白慕婳虽是抽在柳大郎的软肋上,于柳大郎性命是无碍的,魏王看得很仔细亦很认真,原来鸡毛掸子还能这么用?

    抽人比教子鞭厉害多了。

    三小姐双脚软绵绵的,慕婳太可怕!?别说二十下,一下抽在她脸上,毁了容谁还会在意她?

    她不想再回到那对无赖父子面前。

    要不毁了慕婳,要不远离她。

    “二十下了,已经二十下了。”柳娘子大吼一声,慕婳停手,淡淡说道:“抽得太顺手,我差点忘了!”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