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四十一章 慕婳终出手
    魏王被魏王妃阻挡,柳二郎不敢招惹莫名暴躁的柳娘子。

    三小姐乐得见柳三郎被柳娘子教训,谁让柳三郎眼里没有她,一向对她冷漠至极,唯一能拦住柳娘子的柳大郎半眯起眸子呆愣跪着,仿佛他还没从被魏王那番话清醒过来,根本没有注意到面前发生的事情。

    在讲究孝顺的当下,母亲责打儿子会被说成棍棒底下出孝子,是督促儿子上进懂事,儿子一旦反抗便是忤逆不孝,以此时柳娘子的状态足以去衙门状告柳三郎。

    不管原因如何,柳三郎总少不了被人议论,就算最后能洗清污名,在大数人眼中也只会认为柳三郎惹含辛茹苦生养自己的母亲不好,柳三郎借着魏王和皇上的偏爱才扭曲不孝的事实。

    没人相信亲生母亲对儿子心狠手辣,意图毁掉儿子一辈子的清白名声和仕途。

    以前柳三郎轻而易举得到太多,本身有太过完美,太子等人面上同他交好,但他们或是更多的人都等着柳三郎犯错,让他们又机会打碎完美的柳三郎。

    柳三郎木头一般承受着柳娘子挥动的鸡毛掸子,从额角流下的血润湿低垂宛若失去任何生机的眼睫,浓密的睫毛上挂着几滴血珠,嘴唇紧紧抿成一道线,不曾躲闪亦不曾辩解。

    以沉默冷静对待暴怒的柳娘子,他身上流淌出的倔强高傲令本有些手软心疼的柳娘子更为生气,渐渐消失的怒火再次涌上:

    “你还不认错?我哪里说错了你!别以为你得皇上护着就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告诉你……天王老子也管不到我教训自己生的儿子,以后你再进宫时,把大郎带上,他比你懂事,比你知道分寸,也比你更关心国家大事,他才是心怀国家的人才!”

    柳娘子高高举起鸡毛掸子,在她脚边洒落一地的鸡毛,“你大哥才是王府和咱们娘几个的顶梁柱,你要多听你大哥的话,柳三郎……你到底听到没有?”

    明显感到柳三郎眼底闪过一抹讥讽,柳娘子咬着嘴唇把鸡毛掸子向柳三郎的眼睛处挥去,一旦被鸡毛掸子打到,纵然柳三郎的眼睛没有瞎,也会出现很大的问题,更会破坏柳三郎昳丽的好样貌。

    没有这张同魏王和皇上过于相似的脸蛋,他便不会再那么受宠了。

    柳娘子压下心疼,横竖柳三郎破了相,她和大郎他们也不会嫌弃三郎,大郎依然会好好照顾三郎饮食起居,不让他被人欺负!

    残缺的柳三郎身上那股让柳娘子时常感到不舒服的东西也会消失。

    只是在一瞬间,柳娘子坚定击伤柳三郎的心,她这也是为三郎好,为她所有的儿子好,柳三郎只是破相,却可让他们家占据魏王府,她不用再看魏王妃的面子,疼爱的四郎也会得到更好的地位。

    只有大郎对同母异父的弟弟更好,四郎时常偷偷躲在角落里哭着叫爹的声音深深刺痛柳娘子,不是因为三郎,四郎怎可能没有爹?!

    牺牲,不算牺牲三郎一个,让她所有的儿子得到好处,她也只能做个别人口中狠心的娘了。

    啪,柳娘子的手腕被人死死握住,鸡毛掸子举在距离柳三郎左眼的一寸之地,无论柳娘子再怎么用力,都无法让手腕动弹分毫,她的手腕好似被凝固一般,“谁?谁敢阻止我教育自己的儿子?”

    “当时是我啊。”

    慕婳慢悠悠的声音宛若一道魔音令柳娘子身躯一紧,柳娘子感到手腕剧痛,鸡毛掸子落地,慕婳笑盈盈的,但那双冰冷漆黑的瞳孔令人莫名恐惧,柳娘子忘记呼吸,“你敢阻止我?”

    “我已经做了,你还问我敢不敢?”

    慕婳向低垂眼睑的柳三郎笑道:“歹竹出好笋,说得就是你吧,你在柳娘子这样的母亲身边长大不比我好多少,起码我的母亲是不敢打骂我的。”

    柳三郎身躯一震,嘴唇微微蠕动,额头的伤口被一块帕子按住,慕婳松开柳娘子的手腕,微微仰头擦拭他额头和脸上的血,“师傅说你今日有血光之灾,我看师傅算命根本不准,这哪里是血光之灾,明明就是无妄之灾嘛。”

    因为长青先生的批语,她才肯跟着他?

    柳三郎心头热辣辣的,抬手去握慕婳的手腕,然而慕婳不想让他碰的时候,柳三郎这点功夫永远也摸不到她的手:

    “好好的一张脸,好好的一双眼睛差一点被毁了,你比我倒霉,起码我已经逃脱名为母亲的牢笼,你……你这辈子都躲不开。以前我觉得陈四郎的父母容易拖儿子后腿,你娘和魏王,啧啧,怎么凑到一起的?”

    总算摆脱魏王妃的魏王见柳三郎安好稍稍松了一口气,刚才见柳娘子意图毁了三郎,他魂都吓没了,拼命甩开魏王妃,不惜暴露他本身的实力。

    在旁人眼中魏王平庸而纨绔,但他能在太后宫中顺利长大,先帝曾有意更换他为储君,他早已学会隐藏,以嬉笑怒骂的狂妄屹立在朝堂之上,以温顺孝顺在太后娘娘面前卖乖。

    当时皇上和太后娘娘母子差一点兵戎相见,他是打算趁乱摸鱼的,结果被慕婳几句话劝住,他听出慕婳的意思,皇上深不可测!

    的确,他觉得自己隐藏得很好,但是皇兄偶尔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令魏王感到无所遁形,皇上能看透他所有的心思,以及所有的实力。

    他不如皇上,只能在皇上面前俯首称臣。

    皇帝宝座虽好,但统治一个内乱过后支离破碎,内用外患的帝国不是他所愿,他自知没有皇上的耐性和隐忍功夫,慢慢理顺帝国的矛盾。

    帝位无望,他把所有的心血都投在儿子身上,尤其是对既有他的勇武又有皇兄理智胸襟的三郎寄托厚望。

    他这辈子无力同皇兄再争什么了,然而他的儿子三郎有资格同皇兄的儿子争!

    不管皇兄是怎么想的,很明显皇兄也是有这份心思的。

    魏王大步上前,抓住柳娘子的胳膊,“你再敢动三郎一下,本王让你和你的儿子死无葬身之地。”

    ps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