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个耳光
    连一向厚脸皮的魏王都不敢去看魏王妃,嘴唇细微蠕动,化作一声长叹。

    破碎的茶杯随便一如柳娘子四分五裂的一颗心,早些因魏王屡次登门时树起的自信也在魏王投向自己的茶杯中崩塌。

    柳娘子明白就算自己生养了魏王全部的儿子,在魏王眼里她还是不分轻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姑娘,不说帮魏王经营人脉,就算多说几句话也是错误的。

    柳二郎起身想着去安抚母亲,毕竟柳娘子是他亲妈,这时候他应该如同长兄一样站在母亲身边,况且他不认为母亲说得就没有一分道理,沐少将军凭什么让整个天下人都为其哀悼?

    明明是皇上给沐少将军的荣宠太过。

    他的衣袖被人拽了一把,柳二郎侧头见到不知何时溜到自己身边的三小姐摇头示意自己不要插手,柳二郎抿了抿嘴角,显得很是不甘心。

    三小姐小声道:“二公子为自己想一想,您看三公子同样一母所出,他也没说话,在王府后院还以魏王妃为尊。”

    柳二郎向同慕婳坐在一处的三弟看去,他们两人好似游离于之外,完全像是外人,慕婳悠然品茶,柳三郎面色沉静,眉间隐约蹙着一抹不悦。

    总不能好处再被三弟都占了去,柳二郎同样明白如今自己的书画备受追捧的原因,除了他的天分很好之外,怕是那些人也是看在他是魏王儿子的份上。

    在齐王府举办的文会中,他往往能独占鳌头,若是他只是魏王的儿子,没有争夺世子的能耐绝不会有今日的荣光。

    母亲更喜欢大哥,也更支持大哥,逼得他只能……只能另寻别路。

    柳大郎安抚柳娘子,魏王妃这一巴掌不仅让母亲难堪,他同样没得落得好处,“母亲方才那番话纵然有错,不至于牵连到魏王府,母亲不是不敬佩哀悼沐少将军,可是总不能为一个战死的将军就不过日子,全国上下不是黑,就是白,哪里还有繁盛热闹的盛世景色。母亲只是在府上穿戴稍微富贵一些,那也是魏王府的脸面,是做儿子的孝顺给母亲的首饰衣物。”

    柳娘子靠在儿子身上,眼圈泛红,泪水簇簇滚落,只有大郎才是好孩子,三郎……三郎眼里根本就没有她,巴不得他自己是从别人肚子里爬出来的,她这个乡下的女人给富贵天成的三郎丢脸,几分委屈难堪化做一股股的愤怒灼烧撕扯她的理智。

    柳三郎肯定在魏王面前没少说自己的坏话,就因为柳三郎重视沐少将军,魏王才会因她抱怨几句动怒的。

    她不明白柳三郎不帮自己的娘亲反而去帮一个从未见过面的死人!

    “即便母亲不提,等到皇上上朝之时,我也要奏上一本的,皇上对沐少将军哀悼荣宠太过,已经为她耽搁不少的大事。史书上记载不少的开疆拓土的常胜将军,沐少将军比起他们远远不如,当时的帝王在他们逝去后没有一个似当今陛下一般不顾朝政,躲在寝宫中哀悼思念少将军。”

    慕婳微微点头,“虽话不中听,道理是没错的,少将军不如许多的名将,她还是死得太早了。”

    柳大郎斜睨慕婳,冷笑道:“我认为她战死刚刚好,再多活两年,她同皇上之间怕是很难善了,又是将军,又是女孩子,皇上放不下她,哪里还有心思处理朝政?皇上万一事事顺着她,穷兵黩武亦非百姓之福。”

    “你的意思是她以女子的身份迷惑皇上?同皇上有一腿?”

    “咳咳。”

    魏王连声的咳嗽,尴尬的训斥:“大郎不许胡说,皇兄一向在女色上极淡,沐少将军女扮男装多年全无一人知晓,连身边的袍泽都不知她为女儿身,即便皇兄微服天下时见过少将军,也不会对一个少年有情,你不知皇兄最是不喜龙阳之好,皇兄只是同情怜惜少将军,遗憾少将军本该有更多为国立功的机会,遗憾帝国错失良将。”

    话锋一转,魏王不掩失望,“你以后就不要往外跑了,在府上闭门读书罢,你不是三郎,也不如三郎聪慧,你不仅没资格上朝,更没资格给皇上承奏折子。今日这话,我只当没听到,你万万不可同外人说起,一旦皇兄震怒,我未必能保下你。”

    “我不如三弟?父亲,在您眼里就那么看不上您的长子?”

    柳大郎罕见有几分失态,没有体会到魏王的慈父爱子之心,只感觉得心寒,他不如三弟?!

    如同一个魔咒冲击着他的头脑,“我到底哪里不让父亲您满意?在宛城时,是我小孝顺母亲,操持家务,让几个弟弟更好的读书,家里家外全靠我一个人,我依然没有耽搁功课,早于两个弟弟中举,邻里谁不赞我一声?三郎为母亲,为家里做过什么?瞒着我们,得皇上关照,行,我认了,人都有私心,他不告诉我只是怕皇上更看重我。”

    怨恨的目光扫过柳三郎,柳大郎最恼恨便是三弟风光霁月的样子,三弟宛若不屑同他相争,都是乡间长大的,凭什么三郎比他高贵?

    若是他遇见皇上,他肯定比三郎做得更好,也不会似今日父亲眼里只有三郎,让他闭门读书,不去外面应酬,岂不是等同于把世子给了三郎?

    他为长子得不到世子的位置,不说他脸面的问题,就是三郎将来会不会容忍他?

    等三郎继承爵位,他只能拿着不多的财产分府另过,一辈子仰仗三郎的鼻息。

    “您方才说我和二弟不该同太子和齐王太亲近,说我们没脑袋妄图插足夺嫡之争,将来落不下好,连累整个王府。您不能这么偏心,三郎他……他比我们好多少?整日围着皇上转,您知不知道皇上的亲儿子心里多恨三郎?”

    “以后无论谁坐稳皇位都不会饶了三郎,更不会饶过同三郎有关的人,不是我们让王府抄家灭族,是三郎所作所为被太子抓住把柄。”

    “父亲若是为王府考虑,就该重重警告三郎,让三郎不要在皇上面前抢夺太子的风头,您也不该再听三郎胡说……”

    “住嘴!”

    魏王暴怒,挥手给了柳大郎一个耳光,“本王还没认下你这个儿子,轮不到你说三道四,不愿意听本王的,你就给本王滚出王府去。”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