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七章 狗血奇葩的爱情观
    柳三郎恨不得把慕婳融进眼里心头,魏王一激动拽掉几根胡须,自己这个傻儿子啊,以往的聪明干练都哪去了?

    好听的话谁不会说?!

    不过魏王还是在唇边勾起一点弧度,当意识到自己有几分欣喜时,嘴角立刻耷拉下来,捏着手中的胡须,暗暗念叨慕婳绝对是故意撩拨三郎的!

    似慕婳无意识撩拨人的手段比慕媛厉害得多,也高明得多。

    慕媛能让柳二郎怜惜,而慕婳却是能让柳三郎感动。

    仆从显然来之前就被魏王妃教过,震惊慕婳的回答,没表现出过多的情绪,微微叹息一声,能让主子给予善意的女孩子不多,安乐郡主非要一脚踏进去,将来受苦受难也怪不到主子头上。

    “王妃有请郡主。”

    仆妇向旁边侧身,又看了站在角落中的慕媛,低声说道:“王妃也让三小姐去客厅,三小姐在府门口受到的慢待,王妃都记下了,特意吩咐奴婢给三小姐出气。您是二公子请回来的尊贵客人,王妃喜爱你的性情,有人若是看不惯……”

    稍稍停顿一刻,她发现三公子根本就没在意这些,竟是主动握住慕婳的手,在慕婳耳边说着什么,慕婳笑盈盈的,时而点头时而闪过一丝羞恼。

    明摆着那两位在谈情说爱。

    魏王摆着一张冰山脸,同样没理会仆妇的话,只是在她停顿时,魏王多了一句:“三郎是王府的主子,王妃可以把她请到王府,三郎也可以让她滚!王妃若是为慕媛这样的女孩子让三郎不痛快,本王当怀疑她的真实用意。”

    “本王如今忍她,让她,把王府诸多事情交给她,最重要一点原因是本王自觉亏待了她,不过补偿总有尽头,你回去多劝劝王妃,有招数冲本王使,别妄想动本王的儿子和三郎!”

    “三郎,安乐郡主,你们是第一次来魏王府,本王带你们四处逛逛,不是本王自夸,整个京城的王府全算上,没一个比本王的王府风景更好,连皇兄都没有本王弄出的奇景。”

    “……王妃和柳夫人还在客厅等您。”

    被警告过的仆妇阻止魏王,“改日再领三公子逛王府也使得。”

    魏王从腰间接下扇套,捏着扇柄似笑非笑的说道:“她们还知道没了本王不成?方才彼此交锋正激烈,本王还以为她们都忘了夫纲。”

    “王爷。”

    “本王不为难你,何况三郎对柳氏很孝顺,不去客厅,他一定转身就走,本王看在三郎的面上,就带着他去客厅走一遭。”

    魏王打开折扇,扇面上画着红梅点点,一道倩影隐隐绰绰出现在梅林之中,窈窕的身姿令人有无限遐想,随着扇子的晃动,有几朵含苞待放的红梅缓缓盛开,而那位隐藏在梅林中的倩影也宛如慢慢走出来。

    慕婳面带惊讶之色,问道:“魏王殿下的扇面是谁给画的?”

    “二哥。”柳三郎轻声回道,“他在绘画上的天分很少有人能比得上,我亦比不上他。”

    “郡主想要吗?”魏王大方说道:“喜欢得话,本王送你。”只要你别再撩拨三郎就成,后半句他自然没法说出口,不提这话不是当爹该说的,此时三郎正痴迷慕婳,此话一说,三郎这辈子都不会改口叫他爹了。

    慕婳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要扇子,却仔细看了扇面半晌,再次开口:“这把扇子印证了一句话,柳三郎你要记住,眼睛也会骗人,不是你所有亲眼所见的东西都是事实。”

    “我记下了。”

    柳三郎郑重的点头,把慕婳的话当做金科玉律牢牢记在心头,那份重视令魏王嘴角抽个不停,何时他一向自傲自负的三儿子乖顺过。

    魏王的说教总是左耳进,右耳冒,片言不留在心上。

    “走吧。”魏王略带沮丧引路,柳三郎和慕婳不紧不慢跟着魏王,时而他们的轻声交谈传入魏王耳中,大多时是柳三郎把王府的景色指给慕婳看,魏王宁可自己没有听到,只觉得一阵又一阵的心塞。

    外人都说他在魏王妃面前百般讨好,没什么地位。

    魏王知晓自己从未在任何女子面前软过骨头,当年对被人追杀的柳娘子不闻不问,他……他以为没有必要!

    那时他还年轻最是受不得柳娘子总是摆着一副你对不起我,你辜负了我的样子,也不喜欢柳娘子句句不离——她是他的救命恩人。

    魏王以为有孕的魏王妃会给自己生下儿子,即便是女儿,他的妻妾总能给自己生下儿子,何况魏王妃知道他的底线,追杀柳娘子却不会对他的儿子下杀手。

    他当时要去见皇帝,只草草安排几个人去救柳娘子。

    谁知道十几年过去,魏王有好几个女儿,一个儿子都没见到。

    为儿子,他才几次三番去看望柳娘子,忍受她越发古怪乖张的脾气,甚至忍受柳娘子给另外的男人生下儿子的事实。

    最像他的三郎,他最喜欢的三郎对慕婳太好,哪个做父亲能受得了?

    可是他……他打不过慕婳啊。

    魏王只能眼看着慕婳占据他最心爱的儿子,说不得,打不得,也许慕婳是上苍派下来折磨他的女孩子。

    客厅中摆设显示出魏王府滔天富贵,珍奇铺陈随处可见,一尊白玉雕彻盆景有半人高,白玉晶莹细腻,便是皇宫都没这尊盆景。

    魏王大咧咧坐在主位上,宛若察觉不到方才待客的客厅中魏王妃和柳娘子紧张的氛围,“今日三郎回了王府,安乐郡主也在,一会儿让厨子多准备几道好菜,咱们一家人聚一聚。”

    “三郎随便坐,在魏王府没人敢给你脸色看。”

    柳娘子眉头一挑,不满嗔道:“我同魏王妃还没分出个高低,吃饭的事……”

    “哎呦,你们好还没弄完?”

    魏王满不在乎打断柳娘子的话,“争来斗去还不都是本王的女人?柳氏你若是有闲不如多关心三郎,嗯,还有大郎他们,没做几日本王的儿子,王孙公子的气派到是摆得十足,太子他们连本王都远远避开,他们刚刚回京,还没正式入宗族族谱,同皇兄来的儿子太亲近了。”

    ps魏王就是最为正统的封建王爷,嗯,他的爱情观非常符合人设。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