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无视警告
    慕婳就没把三小姐放在心上过,并非是她轻敌,而是三小姐背后的主子才值得慕婳注意侧目,她得是多蠢在地位占据完全优势,自身武力又比三小姐强的情况下落入三小姐的算计?

    倘若真有那一日,慕婳觉得自己就是蠢死的。

    同柳三郎走进魏王府,慕婳目光扫过,赞道:“不愧是魏王的府邸,相当于小半个皇宫。”

    柳三郎同样也是第一次跨入魏王府,对明显僭越规制的建筑多了几许无奈,魏王他们夫妻到底多有信心皇上会一直容忍他们?

    伯父虽然不在意这些规矩,日子久了,伯父身上的帝王一面会逐渐占据主动,柳三郎都没有信心当皇上年老或是龙体不好时,依然会像今日宠爱信任他。

    “……三公子?”

    “见过三公子。”

    魏王府的仆从看清楚来人,噗通噗通跪倒一片,“恭迎三公子。”

    随后跟进来的柳大郎稍稍顿了顿,记得他第一次到魏王府时,他很紧张慌乱,略显局促不安,虽然极力镇静,手心全冷汗,而魏王府的下人对他面上恭敬实则有几分的轻视,他们的目光令他很不舒服,他们尊重得是魏王儿子这个身份,而不是他!

    今日他们把第一次回魏王府的柳三郎当做真正的王府主子。

    慕婳轻声说道:“看来魏王殿下没少提你,他们把你看得很重。看得出……你长熊不大高兴。”

    “你这是在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

    “哦,你们兄弟之间还需要我挑拨?”

    慕婳斜睨柳三郎一眼,于平时飒爽不同的娇媚劲儿让柳三郎再一次握住她的手,显然潇洒的少将军也有女孩子柔媚的一面。

    被少年牵住手,慕婳略觉不舒服,虽然他的手很暖,很干净,很柔软。

    慕婳低头看着交相握在一处的手,怜爱且欣赏的说道:“你这才叫芊芊玉手,比我的手软和多了。”

    柳三郎没有放开她的手,温柔的说道:“喜欢就让你多握一会儿。”

    “厚脸皮!”

    慕婳哼了一声,柳三郎意味深长的说道:“过奖过奖,我觉得我还有进步的余地,起码方才听你说那句话时,我耳朵红了,你不信?给你看看?”

    说着就要把脑袋凑到慕婳面前去,慕婳身体后仰拉开彼此距离,不仅能见到他羞红的耳尖,甚至能清晰看到他耳朵上软软的绒毛。

    厚着脸皮趁着王府随从跪拜柳三郎时偷偷再次溜进王府的三小姐绝美的脸蛋狰狞,指甲紧紧掐着自己的掌心,眼白泛起淡淡的血色。

    柳二郎根本没有办法同柳三郎比,样样不如柳三郎,连对待心仪钟情的女子都比不上!

    “三郎!”

    魏王严父一般的训斥声传来,显然他对自己的儿子已经有所不满了,想他堂堂魏王,怎就生出个三郎这样在慕婳面前变得无赖的儿子?

    宗室子弟哪一个不是妻妾成群,风流潇洒。

    便是他也把一颗心分成多个,给了柳娘子,给了魏王妃,还有好几个性情各异的女子,这几年因没有儿子的事闹得,魏王才渐渐收了心思。

    哪怕在心仪的魏王妃面前,他都没有似三郎一样。

    柳三郎缓缓挺直腰,拱手道:“我母亲在何处?魏王殿下。”

    一句魏王殿下,令魏王所有的不满严父样崩溃,他还没有资格管教柳三郎,他的儿子完全可以不认他,干笑道:‘皇兄不是让你改回国姓赢,三郎,我并非想教训你,而是你……你……”

    “不用魏王殿下操心,我知晓该如何对待安乐郡主,倘若魏王殿下看不惯的话,您可以不看,横竖我两位兄长都很听您的话,您不愁没有子嗣为您养老送终,有他们在,您不会再被世人嘲笑为绝户。”

    柳三郎对魏王一如既往的礼数十足,但却显不出任何的亲近,反而冷漠而生疏。

    “父亲。”柳大郎几步走到浑身僵硬,面带几分哀怨的魏王身侧,关切问道:“三郎不懂事,您千万别生三郎的气,他说得都是气话,从小他就最……最不会讨长辈欢喜,一直记着邻居孩童对他的嘲笑,我们三兄弟儿时都或多或少被人嘲笑过,我知晓父亲为难,亦理解父亲身不由己,三郎还没明白……”

    “不,三郎说得没错,是我,是我不配!”

    魏王眸子深沉,轻轻拍了拍柳大郎的肩膀,喉咙满是苦涩:“别再给我找理由了,说得越多,显得我越是个不负责任的渣滓,对不住你们,对不住你娘,也对不住阿娴。”

    柳大郎嘴唇动了动,眉头越皱越紧。

    慕婳强忍笑意,“好久不见,魏王殿下。方才听殿下的意思,对三郎有所不满?”向前一步,同魏王目光对视,把柳三郎挡在身后,“您难道还不明白他是我护着的?”

    柳三郎云淡风轻般提起点心,“郡主送您和王妃的礼物。”

    “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礼物啊。”魏王主动从儿子手中接过一长串的点心盒子,满脸喜色说道:“本王正想品尝京城的风味糕点,安乐郡主送得正合本王心意。”

    ”王爷,王妃让大公子,三公子进去说话。”

    魏王妃派来的人及时开口,让柳大郎和王府的仆从不至于被善变的魏王惊掉眼睛,瞟了安乐郡主一眼,“王妃让奴婢转达郡主一句话,说,柳澈也好,赢澈也罢,他将来的麻烦只会比现在多,你甘愿牺牲自由自在的日子愿意陪他闯进血雨腥风中?陪他受苦受难,最后他未必就能拨云见日,他深陷牢时还会怪你拖他后腿。姓赢的男人都没有长情的,他们的心眼都很小,爱其与其生,恨其与其死,老赢家的男人喜欢你时,你所有的短处都被当做优点,一旦对你无情,你就是把心挖出来给他吃,他还嫌弃你的心太腥!”

    慕婳回头,柳三郎抿着嘴唇,摇头否认。

    魏王尴尬的缕着胡须,琢磨他竟是这样的男人么?

    柳大郎低头掩藏起所有的情绪,唯有三小姐听得极是认真。

    “多谢王妃好意,我喜欢谁,愿意跟谁过一辈子,从来无需任何人建议。”

    慕婳淡淡的回道,“正好,我的心眼同样不大。”

    ps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