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四章记名嫡子?
    没有人能轻易放弃荣华富贵,尤其是在品尝过权力地位带来的美妙滋味之后,柳大郎完全没有办法压抑野心。

    不止是他,连一向目下无尘仿佛只对诗词有兴趣的柳二郎一样不可避免参与魏王世子的争夺中。

    他们已经不是长在宛城的懵懂少年,入京后,他们见了太多奢华,众人的追捧逢迎,他们兄弟深刻明白这些不单单是因为自己的才华,决定一切得是他们为魏王的儿子。

    魏王在朝廷上的实力也非他们以前想得那般浅显单薄。

    他能同太子殿下称兄道弟,平辈论交,甚至太子对他的看重信任大多是看在他有资格争夺魏王世子的份上。

    倘若他在争夺世子时落败,此时他所能得到的享受和尊荣顷刻便会消失,寻常宗室子弟当然不愁吃喝,但是享受过顶级的富贵后,再让他做个闲散毫无实权的宗室子弟,他不甘心,同样他认为只有在魏王世子的位置上才能施展出自身全部的才华。

    他的治国之才不比三郎差,相反他认为三郎在为人处世上远不如他,柳三郎只是运气好得皇上看重,他有柳三郎的机遇做得会更好,把魏王一脉推向巅峰。

    柳三郎或多或少得罪太子等皇子,甘心被皇上利用当做太子的磨刀石,若是魏王府落在柳三郎手中,等柳三郎没有利用价值,皇上轻易就能舍弃他,到时候魏王府肯定会受到太子的报复,他们就算是想做个寻常的宗室子弟也不成了。

    毕竟帝国开国以来坐在皇位上人从未对犯错的宗室网开一面,相反对近枝亲贵下手更为狠辣无情。

    玉佩在柳大郎手中来回颠倒,柳大郎缓缓睁开眼眸,自己是长子,若是母亲能成为魏王妃,他就是嫡长子,魏王世子的位置舍他其谁?

    不过最近柳二郎在慕三小姐的撺掇下同魏王妃亲近上几分,已经惹得柳娘子颇不开心,柳大郎占据长子的名分,柳三郎得皇上和魏王偏爱,柳二郎若是不肯放弃世子位置,选择魏王妃未必不是一条捷径。

    毕竟在朝臣眼中立嫡立长才是正统。

    魏王妃没有儿子,但是可以把魏王的儿子记在自己名下。

    “你的意思是成为嫡子就有可能做魏王世子?”

    一路上柳三郎把魏王府的消息讲给慕婳听,慕婳扯了扯嘴角,“柳二郎还是小看了魏王妃,她会认下别人的儿子?”

    柳三郎轻哼一声,一丝不屑,一丝嘲讽。

    “你不会以为她真得会认下柳二郎吧。”

    “有些事谁说得准?婳儿永远不会做的事,放在魏王妃身上未必不可能,永安侯的三小姐上蹿下跳,没少促成柳二郎同魏王妃交往,前两日魏王妃身上不舒服,慕三小姐拽着二哥亲自去看望魏王妃,据说魏王妃被二哥他们哄得笑声郎朗,二哥还给魏王妃所生的福泰郡主画了一副美人图。”

    “……那你娘没有被他气死吗?”

    若是慕婳自己养大的儿子投到情敌那边,她绝对会在被儿子气死前,先掐死这不孝子,不,还有魏王……柳三郎莫名感到后背一紧,慕婳的眸光才渗人,清清嗓子道:“二哥是二哥,我是我,我和婳儿生不出不认父母的不孝子。”

    柳三郎又加了一句,“当然我也不会同除了婳儿以外的任何女子亲近。”

    他从未错过任何表忠心的机会!

    横竖他脸皮够厚,在自己心爱的女孩子面前低头不丢人,端着架子,哼,这辈子就别想亲近慕婳了。

    那是个比他还要骄傲无情的人。

    一般都是女孩子去温暖心仪的男子,编织困住男人的情网,柳三郎早已经认命自己才是温暖慕婳的人,曾经以为他自己会不甘心,世上倾国倾城的绝色唾手可得,他为何要在慕婳这棵树上吊死?

    同慕婳相处,那份不甘心渐渐散去,反而担心慕婳不够喜欢他,他做得不够好,或是慕婳被陈四郎之流抢走,不甘心成为提心吊胆。

    他这辈子不会觉得无聊了,哪怕他攀上顶峰,入目之下再无敌人对手,有慕婳在,他心头始终存着小心翼翼和患得患失。

    “柳二公子擅长书画,尤其是以画人闻名。”

    慕婳扭过头去,脸庞微微发热,柳三郎长得这般好,他们的儿女也当是漂亮聪慧的。

    一群的小孩子围着她叫娘,她可以带着他们骑马射猎,想一想就得很有趣。

    在慕婳构造画面中只有自己和儿女,柳三郎反倒被忽略过去了。

    “二哥亲笔画的美人图价值千金,在书画上,我亦不如二哥。”

    柳三郎扯了扯嘴角,转眼到了魏王府坐落的胡同,说是胡同,比京城大多数道路都要宽阔,右侧是占地庞大的魏王府,左侧也是一座不小的府邸。

    如今柳娘子居住的府邸是因为魏王想要占据整条胡同,逼着同魏王府相对的邻居搬家,他以高价买下了斜对面的宅邸,仿照江南园林改成一座园子。

    有时盛夏酷暑难耐,魏王总是会搬到过去住上几日,因为园子中水流很多,小巧精致,比富贵奢华的魏王府更舒适。

    “一个空谈和画美人图的公子哥,魏王妃看上他,肯定不是因为他的才华,柳二公子惨了。”

    慕婳说得好有道理,柳三郎无言以对。

    “反倒我对三小姐很好奇,你说魏王妃是不是同解救三小姐于苦海的人有关?”

    柳三郎眸子掠过一片暗芒,松开勒住慕婳腰肢的手,“很有可能,我让人查一查。”说得不紧不慢,蕴含一分慎重。

    “四妹妹,啊,不,安乐郡主。”

    站在魏王府侧门门槛中的三小姐惊喜又无措,没忘记向慕婳行礼,“见过安乐郡主。”

    声音若黄鹂悦耳动听,透着亲近和欢喜,隐隐还有一分的谦卑。

    慕婳眯起眼眸很佩服三小姐把一句简单的话说得如此富有深意,这本事,她纵使两世为人也学不来的。

    柳三郎跳下马,回头向慕婳看过去,静静等待着,慕婳扬起马鞭,宝马疾驰而去,柳三郎眸子暗淡一分,转身走向魏王府。

    ps本月最后一天,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