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兄弟相争
    老天注定今日让无所不能的三公子堵心,他本想在京城溜达一圈,让所有人看清楚他抱过慕婳,暗暗警告那些跃跃欲试不肯放弃的情敌们,骑马走出没几步,一群侍卫簇拥一人拦在马前,挡住柳三郎的去路。

    慕婳看清楚中间那位公子,笑了:“好巧啊,柳大公子。”

    来人正是柳三郎的长兄,在京城以宽和仁厚闻名的柳大朗,他长得酷似其母,身上却没有女子的阴柔之气,国字脸庞,双眸沉稳有神,挺直鼻梁,一张方口,相比较柳二郎文雅清高,柳三郎君子如风,柳大郎不愧是长兄,给人以沉稳老练的印象,很容易赢得旁人的信任。

    柳三郎暗暗后悔,早知道不走这条绕远的路了,他不就是想多抱慕婳一会吗?

    虽是抱怨,他也明白无论走哪一条路,今日都避不开长兄的。

    柳三郎坐在马上,不失礼数的问道:“大哥寻我有事?”

    柳大郎淡淡说道:“母亲今日去了魏王府,同魏王妃有事相商,二弟正陪着母亲,我寻思事关母亲位份和魏王府将来,三弟也该在场,母亲这十几年一直想得什么,不用我说,三郎这般聪明也能看出一二,做人子女不敢言父母过失,当年的对错已经很难说清楚,但是我们可以孝顺母亲,帮母亲夺回尊严和脸面。”

    柳娘子找得机会不错,此时皇上同太后彻底翻脸,太后被皇上软禁在慈宁宫的消息已经传遍朝野,同时皇上对太后娘家的打击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摄政十余年的太后彻底丧失此前的优势,一向孝顺的皇上不在把太后放在眼中,在柳娘子眼中失去最大靠山的魏王妃是最弱的时候,柳娘子完全可以凭着给魏王生养的三个儿子,取代魏王妃的地位。

    “魏王妃怎么说?”慕婳对那位冷艳骄傲的魏王妃不敢小看,“她没有把你们母子从魏王府轰出去吗?啧啧,你们真是好运气。”

    “婳儿。”

    柳三郎手臂用力,同时张嘴轻轻咬了一下他早就想要含在口中的耳朵,慕婳突然瞪大眼睛,下意识回手向柳三郎脸上招呼,竟敢……柳三郎空着的手勉强挡住慕婳的拳头,“是我!”

    慕婳的拳头轻了九成,但只有一成也让柳三郎手臂发麻,“她到底是我娘,他是我长兄。”

    “我只是称赞他们运气好,魏王妃没有发火而已,既然你把他们当做亲人看,就要让他们明白魏王妃是个怎样的女人,让他们知道魏王绝无可能为儿子就抛弃魏王妃。”

    “……我说过了,他们不听不信。”

    柳三郎轻声同慕婳解释,神色复杂的轻声说道:“我到现在还没摸透魏王妃,连我都不知她的底线,又怎么说服母亲?你了解魏王妃么?”

    慕婳哽了一会,干巴巴的狡辩:“我不了解魏王妃,但我知道轻易不去招惹她!”

    “她和母亲迟早碰面,不是魏王妃深不可测,我娘就会躲开,她们之间很难善了。”

    柳三郎唯一能做得就是保护柳娘子,哪怕柳娘子更偏心长子,不喜三儿子,他也不能看着母亲陷入危险的境地,柳三郎翻身下马,背对呆呆坐在马上的慕婳,“让你白跑一趟,今日……很欣喜你来接我,我料理清楚再去回府。”

    不紧不慢,柳三郎走向长兄。

    慕婳眼前全是他无奈的影子,莫非他的血光之灾不是应在刺客上,而是魏王妃?

    纵然有魏王在,在魏王妃经营十几年的魏王府,柳娘子母子很难占据优势主动,慕婳轻轻抹一把马鬃,提起缰绳催马直奔走出没几步的少年,“三郎。”

    柳三郎回头时,只觉得一阵风从身前刮过,胳膊被死死拽住,他生不起反抗的心思,随着烈风而动,等彻底回过神时,听到熟悉的声音,“抱紧!”

    他再一次拦住身前的人,双眸弯成月牙儿,嘴角高高扬起,声音一如往常平静,“我要去魏王府,婳儿不必送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再偷笑!”慕婳不用回头,冷冷的说道:“我正好要去看看魏王妃,送你一程罢了。”

    “大哥我先行一步!”

    柳三郎只来得及交代一句,便同慕婳飞快消失在柳大郎眼前,能在京城纵马的人除了安乐郡主外也数不出几个,一向谦和内敛的柳大郎如何都学不了慕婳。

    “大公子?”

    随从能感到大公子生气了,又不知该怎么劝,请示:“您是不是也要回魏王府?柳夫人身边少不了您。”

    “您也不必同安乐郡主生气,她行事一直如此,慢慢的大公子就会习惯了。”

    “只可惜三公子竟被安乐郡主……难怪王爷愁容不展,总是念叨三公子将来是个惧内的。”

    “万一安乐郡主进门后依然似她做小姐时,王府可就热闹了。”

    魏王偏心柳三郎,也给另外两个儿子配备足够的随从侍卫,这些人都是魏王使出来的,是魏王的亲信,同魏王妃关系不深,他们听从柳大郎的命令,但柳大郎还没有完全驯服他们。

    柳大郎一如既往的平和,摇头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从来就没弄明白三郎,他的事连我这个长兄都说不上话,不过安乐郡主同三郎如此亲近,对她的闺誉并没好处,父王和母亲,尤其是母亲对三郎另有安排,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理,我担心母亲为三郎定亲时,三郎同安乐郡主交代不了。”

    “大公子多虑了,属下看王爷嘴上不赞同,心上却有分寸的,安乐郡主是京城闺秀中最最特殊的,出身好,长得漂亮,独占帝宠,除了她之外,也没有闺秀能配得上三公子了。”

    柳大郎斜睨说话的侍卫一眼,这人以后不能用了,转身走上马车,“回魏王府。”

    相比较骑马,他更喜欢坐轿子或是乘坐马车,如此才能彰显他魏王长子的地位,捏着悬挂在腰间的玉佩,缓缓合上眼眸,他绝无可能把世子位置拱手相让!

    ps最后一天,求月票。手机用户请浏览www.yuehuat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