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三十章 慕婳的决断
    空间戒指不过是慕婳的乱想,师门虽神秘莫测,但绝不会真正拥有神仙之力。

    长青先生还是一个凡人,有着同所有人一样的七情六欲,以及长辈般的偏心,既然他找到宝贝徒弟,任何人都不能再伤害慕婳,包括他曾经心动过的表妹。

    娇媚温柔的表妹经过岁月的侵蚀变得面部可憎,变得让他痛恨至极。

    “我不曾了解过你吧。”

    他拿起银针扎在沐国公夫人的手臂,取到最新鲜的血,药粉加入血中,轻轻晃动小口的瓷碗,转身对慕婳格外温柔的说道:“来,给师傅我点血。”

    沐国公夫人不能动弹,喉咙沙哑,“你不能……不能这么对我,我是你娘啊。”

    无论再怎么变化,她原本的灵魂始终占据主动,慕婳站在原地没有动弹,沐国公夫人眸子蒙上一层水雾,长青先生没有停止晃动瓷碗,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淡淡的宠溺,他一直一直看着慕婳。

    牢房的小窗户射进来一缕阳光正好落在慕婳的身上,一派昏暗血腥的囚房只有慕婳身上是明亮干净的。

    慕婳唇边绽放出一抹淡笑,犹如一朵悠然盛开的幽兰,不是傲骨的梅,也是不是圣洁的莲,她脚步轻盈走到长青先生身前,不用他递过来的胤禛,直接咬破食指,挤出的鲜血落在晃动的粘稠液体中,慕婳的鲜血迅速融合,“够了吗?”

    “够了。”

    “还需要什么?”

    “你站在一旁看着就是。”

    慕婳果然听话的站在一旁,咬破的手指含入口中,淡淡的腥咸在口中蔓延开来,沐国公夫人不可置信,“你……”

    “真是好笑,你还以为我会顾忌曾经的母女之情?”慕婳嘲讽的说道:“我和你有母女情分吗?既然我敢对你儿子动手,就不怕再动你,若是我对你还有一丝的情分,你以为你会被皇上关到这里来?”

    “如果你还这么认为,只能说你从来没有了解过我。”

    慕婳似笑非笑继续说道:“以前我把你们保护得太好,你们不明白现实的残酷,也不明白我到底在皇上面前多有脸面!”

    沐国公夫人眼睛只盯着后宅的一亩三分地,盯着得宠的姨娘,盯着丈夫的庶子,她根本不明白慕婳在朝廷上的分量,以前皇上只把少将军当做战将,此时皇上把她看做亲近的晚辈。

    只要慕婳为他们说一句话,皇上哪怕再不愿意,甚至恼恨慕婳的宽容善良,皇上也会按照慕婳的意思释放他们,不过慕婳肯定不好过,得被皇上重重的教训一顿。

    皇上会如同满足柳三郎一切不合理的要求一样,教训之后恶狠狠撂下一句话,下不为例!

    然而下一次,皇上还会继续满足他们的要求。

    慕婳已经不去想皇上的真实意图,毕竟她直到现在还没有感到皇上对她一丝一毫的恶意,至于利用……有才干的人才有资格被皇上利用,没有皇上提供的平台,慕婳又岂能有今日?

    何况她并不反感效忠帝王。

    长青先生食指沾着粘稠的液体,在沐国公夫人额头认真刻画,慕婳看了一眼就从复杂的图案上移开目光,对师门这些神神秘秘的东西,她还是不感兴趣,哪怕她的经历很神奇。

    这些手段秘法远没有她的拳头值得信任,秘法可能反噬,也可能失效,但她凝练出的拳头和内劲永远不会背叛自己。

    做师傅的人自是明白徒弟的,长青还是忍不住开口讲解自己所刻画的图案意义。

    “反噬?”

    “是,反噬。”

    长青画完图案,深邃眸子盯着沐国公夫人,“看着我!”声音幽冷,不容质疑否定。

    沐国公夫人茫然听命,忘进深如大海一般的眸子,木讷的哀求:“不要,不要。”

    不要什么,她说不出,本能感到危险和绝望。

    “以后你会记得慕婳的身世和经历,会记得她的一切,曾经做过什么,但是你永远无法说出她曾是你的女儿,是沐家少将军。”

    “不……”

    长青先生并不意外,虽然她饱受折磨,又承受上苍的报复,可是依然是有理智的人,不是轻易**作的木偶,他又不愿意彻底抹去沐国公夫人关于慕婳的一切记忆,慕婳让她活着,活着承受折磨,若是忘了一切,岂不是太便宜她了。

    双手捧着沐国公夫人的脸颊,长青让她脖子伸长伸直,他亦前倾身体,离着她越来越近,沐国公夫人整个似笼罩在他的目光之下,盛满挣扎的眸子渐渐变得茫然纯净。

    又把方才的话重复一遍,沐国公夫人依然抵抗般喃喃否定,如此反复半个时辰,等到长青画在她额头的刻印全部消失,好似那个神秘的图案完全渗入她身体中一般,慕婳才听到她认真重复着长青的话。

    这就成了?

    慕婳知道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需要天时地利,可是这样颠覆人的记忆手段着实恐怖,“……师傅。”

    该服软的时候,慕婳绝不含糊。

    长青勾起嘴角,“你放心,我绝不会对你用任何秘法,就算有人用了一些秘法在你身上,也起不到任何作用,那十年对你是煎熬困苦,也是难得的历练。”

    慕婳感到师傅好似精神很差,他好似从水中捞出来一般,被汗水侵湿的衣服黏在身上,脸庞也比方才苍白,伸手把他拽起来,让他的胳膊搭在她肩膀,支撑住他身体的重量,“我既然挑明关心,就不怕她说,而且我未必没有办法解决她留下的麻烦……你何苦耗费功力做这事?”

    “等等,婳婳。”

    长青轻笑道:“还有她儿子没有解决,沐翼的性情远不如她坚韧,在你挑明一切并射了十几枪之后,他的精神已经崩溃了,处理沐翼不会太麻烦。”

    “我是不会感激你的!永远也不会!”

    “这些只是为师该做的,当初是为师不谨慎才让秘法外流,她惹出的乱摊子自当有为师收拾。”

    长青从未奢望过宝贝徒弟的感激,她不怨恨自己,不冷漠疏远他,还让他继续宠爱她,他已经很知足了,“一会儿,我还要去见见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