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九世英雄?
    偶尔慕婳会琢磨母亲厌恨自己的原因,有慕婳这样狗血的身世,她是不是也不是沐国公夫人的亲生女儿?

    然而结果竟是生母嫉妒女儿,简直比换子更加狗血。

    沐国公夫人就如同什么都想的小姑娘,她深深嫉妒亲生女儿的才华,不是她不曾努力,有些事需要天分,不是努力就能达到的,何况以沐国公夫人不够平和且扭曲的心态根本无法成功。

    剑走偏锋,她想要成功,只能窃居别人的功劳,占据少将军一世的心血。

    “我生了你啊,你一切都是我的,都该是我和翼儿的。”

    沐国公夫人疯狂嘶吼,“苍天为何听不到我的恳求,遇庙烧香,遇佛磕头,这些年我做了多少的法事,给多少的罗汉菩萨重塑金身,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肯保佑我?为什么他们不能满足我小小的奢望?你还活着,甚至比以前活得更好,有多了一个把你当做命根子看待的父亲,多了万人的崇拜敬仰,你……从来就没有尝到求而不得的滋味。”

    “横竖我也不想活了,慕婳,我一定要揭穿你。”

    “表哥你以为你能阻止我吗?”

    “我已经把她的秘密留在了外面,随时都会有人把这桩夺舍重生的秘密昭告天下,到时候现在疼你宠你的人会怨恨你,毕竟慕婳再不好,也是他们的亲人,而你只是夺走慕婳灵魂的妖孽,人人得而诛之的妖孽!”

    沐国公夫人期望看到慕婳紧张的神色,“你有这样的际遇隐瞒都隐瞒不过来,你竟然不管不顾,只求过得痛快从不曾想着随波逐流,为一点点恩怨向我坦白,哈哈,沐桦,你死定了,你真是愚蠢至极的人。”

    声音渐渐哽咽,她心头隐隐那份羡慕是怎么回事?

    慕婳纵然那样不可被人知道的秘密,却并没有被秘密压垮,也没有像正常人一样移了性情,适应出现在的身份,她依然还是那个潇洒从容,冷静开朗的少将军,一样牢牢的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随你。”

    慕婳没有漏出一丝一毫的紧张或是慌乱,居高临下看着犹如一团烂泥的沐国公夫人,“你既可怜又可悲,我期望你能亲眼见到我的结局,是否如你想得一般凄惨孤独,只能终老山林。”

    “让她活着,一定要她活着!”

    “好。”

    长青先生点头应诺,慕婳可以不在意她,但是沐国公夫人为掩盖真相而杀掉灭口的人,这一笔笔血债,慕婳从来就没有忘过,只是她不愿意亲眼去看沐国公夫人的惨状。

    “表哥……你还是向着这个死丫头!她后来对你冷冰冰的,惹你生气,让你动怒,你还是放不开她?”

    噗,沐国公夫人一口鲜血喷出,慕婳向后退了半步,嫌弃般看着落在地上的嫣红,差一点就脏了她的鞋子,沐国公夫人心头的火烧得更胜,“死丫头!我到底上辈子欠了你什么?竟然嫌弃我?”

    喷出血后,她的脑子冷静不少,“表哥竟然害我?你是故意的。”这样的秘密,她是要在关键时候放出来,方才竟是脱口出,压在她心底让人感到恶心龌龊的心思也明明白白说了出来,这让她如何再伪装下去?

    “我再问你一件事,太子妃是不是你的女儿?”

    “你以为我还会告诉你?”

    沐国公夫人闭上眼睛,尽量隔绝所有的感知,对长青的话无动于衷,嘴角露出一抹嘲弄,慕婳却是缓缓的说道:“太子妃是不是她的女儿一点都不重要,沐国公不会把她当做女儿,太子妃也没有能力让他们母子过得稍微好一点,没有亲族的维护,又被太子嫌弃讨厌,太子妃的日子未必就比她好过。”

    “她到底是太子妃,不是你这个野丫头能比的。”

    沐国公夫人忍不住再次开口,“你是嫉妒她,嫉妒她能得到我的疼爱,嫉妒她是太子妃……”

    “你信不信我可以立刻让她来此处陪你?”慕婳淡淡的回了一句。

    沐国公夫人差一点被这句话噎死。

    “她完全可以做到,太子不仅不会反对,还会感激她。”

    长青先生适时的补上一句,丝毫不管沐国公夫人能不能承受得住,他缓缓俯下身,手指精准封住沐国公夫人身上几处穴道,轻声道:“师门秘法多是逆天而行,我曾经说过,一饮一啄,苍天有报,当日你用朱砂,精血和她的头发将她的灵魂固定在灵位上,你以为上苍给你的报应只是折寿五年?”

    “你……你……”

    沐国公夫人身体绷紧,垂在地上的手紧紧握着稻草,“我已经付出了代价,上苍不可能再为那件事惩罚我,而且她还活着,不该再让我承受报应。”

    “她活着,只是因她福泽深厚,有命中注定的贵人为她续命。”

    慕婳眉稍微微挑起,狐疑看着蹲在沐国公夫人身边师傅,这话怎么听着有点玄乎啊。

    “也许他是无意,也许他是有心,但那人的身份必定是天底下最是贵重的人。其实你最大的福气是生了她,生了一个几辈子都是为救人护国而牺牲的善人。”

    慕婳不知该摆出怎样的表情,小声嘀咕,“这么惨的命运不是我吧,我没那么伟大的牺牲精神。”

    是福气吗?

    根本就是得罪老天爷!

    为国战死一次还不够,还几辈子?

    慕婳期望师傅算错了,可是在那段遥远的记忆中,她好像死得也挺壮烈的,随着一声陌生的开火,子弹射穿她的心脏,然后……然后好像危机解除了,她也牺牲了。

    长青没有理会宝贝徒弟偶尔的蒙圈,这也是她可爱之处,为解决慕婳有可能出现的头疼,他不惜耗费所有的精力去推演,他比任何都怕慕婳会同烧了她灵位的贵人有了牵绊,怕这辈子慕婳再是个战死的结局。

    得出结论……他不愿再提,非要让慕婳明白人外有人,她不是无敌的,也是因为他畏惧害怕。

    长青一样样拿出各种法器,慕婳再次看得目瞪口呆,这些东西,师傅原先都放在哪了?莫非师傅有空间戒指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