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七章 比较惨
    慕婳唇角的笑容渐渐淡去,固执般说道:“我早已同他们恩断义绝,两不相欠,也已同您说过,您若想救他们,不该来找我,去找皇上吧,判定他们死活的人不是我,是当今陛下。”

    “我何时说过为他们求情的话?”

    “……”

    慕婳哑口无言,只能眼见长青先生得意洋洋。

    “若我替他们求情,根本不配来见你。”知晓宝贝徒弟被那样对待,长青是世间最恨他们的人,没有之一。

    毕竟只有他明白她的全部经历,也只有他明白沐国公夫人说用秘法的后果,即便是沐国公夫人只知道那是困住灵魂的秘法,不知后果的严重。

    慕婳摇头道:“我不去!”简单明了表明态度,“对你所说的事情没有兴趣,该做的已经做了,我不会后悔当初的选择,亦不会去看他们凄惨的样子,他们……已经连仇人陌生人都算不上。”

    长青沉吟半晌,知晓徒弟不在意他们是否痛苦,说道:“你陪我走一趟,婳婳,听师傅的话,我是不会害你的。”

    直接拽住慕婳的胳膊,长青向自己身边带了一把,轻声喃咛,“你偶尔不会感到头疼吗?她施展秘法总要对你有一点影响,皇上重重治她的罪过,也只能让她偿还冒领军功的罪过,她最大的孽债始终是困住你,婳婳,我比你了解她,你是不在意她是不是说出你最大的秘密,我……我不愿见你被世人当做妖孽,她那样的人寻常还会在意你的威胁,生死攸关时,她一定会把所有东西抖出。”

    她活不了,宝贝儿子活不了,同样会让慕婳难过。

    “皇上他们不在意,你已经是慕婳。”长青先生嘴唇凑到慕婳耳边,一张一合只用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今世的父亲木齐,你也不在意?皇上不可能瞒住所有的风声,她没有治国安邦的能耐,小手段一直不少。”

    虽然他是自己长辈师傅,慕婳却已经受不了自己同他这般近的距离,明知道他是怕被人听去,还是后撤半步,摸了摸被他呼吸碰触过的耳朵,“你能做到让她不乱说?”

    长青先生微微颔首,“在师傅面前不必隐瞒,你有时还会头疼,甚至脑里会有一些片段……”

    慕婳摇头道:“我真得没有头疼过。”遥远的记忆却是模糊不清晰的,长青愕然道:“没有头疼?”

    “从来就没有疼过!”

    “……这么说……”

    长青先生想到唯一一种可能,淡淡勾起嘴角,“上苍还真是厚爱你,你就是慕婳,以后你不必再去想着那些有的没有的,不过我还是要带你去见她一次,最后一次。”

    “好吧,我同你去看她最后一次。”

    慕婳勉强答应下来,命人备马,同长青先生一起向关押他们的地方赶去。

    京城繁华热闹的街道,行人匆匆,不见往日的色彩,只有黑白两色,闹事区彻底寂静下来,店铺早早关上门板,骑在马上的慕婳随意向街道两边扫去,许是因为穿素服的原因,行人脸上多是一片冷漠,轻轻摇头:“这不是我想要的,皇上做得有点过了。”

    “不是真心感激的祭奠,于我有何用?”

    她从不愿意强迫百姓去记得曾经立下的战功,耳边传来师傅的话语:“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帝国始终是皇上的,他想做什么,没人阻拦得住,不过是几日功夫,百姓定会顺从,毕竟盛世帝国比战乱落后的帝国更容易生活。他们是不是真心感激,是不是真心祭奠少将军都不重要,皇上只希望他们记住,曾经有一位女将军为他们今日太平生活牺牲在疆场上。”

    “他给沐少将军死后极致的哀荣,除了某些私心外,更有让有识之士明白,求得身前身后名不是只有科举一条路,为国征战也会赢得荣耀和尊重,哪怕是战死,皇上也会抚恤他们的亲人,恩泽后世。”

    没等长青先生说完,慕婳接了一句,“还有就是给正在戍边的将士们看的,皇上不曾忘记他们,百姓不曾忘记他们的付出牺牲。”

    这也算是另类征兵安抚将士的举措,皇上还没有完全糊涂,慕婳不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自己没有看错皇上,她最怕追随的皇上感情用事,任性到极致。

    她指望皇上能领导帝国走上真正的巅峰。

    “皇上,不凡。”

    长青先生最后总结,眸子深邃幽暗,同时紧了紧手中的缰绳,那个人真有可能成功吗?他同皇上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事还是不能告诉慕婳,她比他想得更在意效忠陛下。

    他借助那人的力量了解一些事,见过慕三小姐,除了知道他们在暗处鬼鬼祟祟外,他直到离开也没弄明白他们的目的,不像是让帝国内乱,所有的乱象只在朝廷党派之间,那人好似在用最小的代价篡位?!

    一向精于算计的长青先生满腹的费解,那人真是昔日辅佐皇上,开拓皇上眼界的挚友?

    太后口中的妖孽,番邦口中的上师?

    到达目的地后,慕婳率先跳下马,直接向里面走去,守在门口的厂卫看清楚是安乐郡主,躬身行礼道:“不知郡主探视哪一位?”

    “他是沐国公夫人的表哥,我带他过来看望沐国公夫人。”

    慕婳随意指了指身边人,“我可以进去吧。”

    “当然,当然,厂公和十三爷都吩咐过,郡主可以随意出入。”

    此地对旁人是禁地,对安乐郡主如同自家后院,厂卫舔了舔嘴唇,“……您知晓皇上甚是恼恨他们,厂公对皇上赤胆忠心,他们现在有点惨,不过是勉强活着,厂公说过,他们已经疯了,无论他们说怎样的疯癫话语都不要相信外传。郡主进去时,多家小心,别被疯妇吓到了。”

    能让冷血无情的厂卫说出有点惨,他们母子肯定承受不少非人的待遇。

    慕婳看了长青一眼,轻笑道:“万箭穿心的人,我都见过,还会被他们吓到?”

    她竟是一点都没感到任何心痛,长青先生扯起嘴角,“我看过她之后,她就不会再说疯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