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六章 吃醋的师傅
    天下想要成为鬼谷子传人徒弟的人很多,但是几乎每一代的传人收徒都是……抢来的徒弟。

    他以为自己会是例外,当年他最开始没有把少将军当做传人,越是教导,他越是放不下倔强骄傲,坚强洒脱的女弟子,只是因他的冷漠,徒弟疏远他。

    但徒弟就是徒弟,她是主动拜师的。

    他也算是破了师门某项见鬼不足为外人道的收徒传统。

    然而最后师门的定律依然是生效的,他没有躲开,唯一的徒弟还是强迫得来的。

    长青抬头看了看碧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后仿佛隐藏着历代祖师,相信他们当时也不相信师门的传统定律,最后他们没有一个能超脱传统。

    “所以说其实祖师你们和我一样都是贱皮子,为拜师付出一切的徒弟不选,偏偏选择不爱搭理的人,还对似婳婳不知好歹的徒弟好得不得了,简直是丢尽为师的尊严和体面。”

    旁人都是徒弟孝顺师傅,师门的传统是师傅‘孝顺’徒弟。

    当年他也曾享受师傅不少的关爱,现在全还给自己的徒弟了,长青唇边勾起自嘲来,“我是自作自受,不作就不会有今日,以前的她多孝顺啊。”

    长青越想越是可怜自己,目光扫过,抬手招呼胖丫过来,“小丫头是婳婳的贴身婢女?”

    胖丫慢慢走过来,一向强悍的小姐竟然被眼前儒雅俊美的男人扔进浴池?

    对了,他们方才还打了一架,青石路面踩碎好几块,在屋顶交战时,踩坏不少的瓦片,毁坏好多的家具,屋子一片狼藉。她去看过,墙壁上留着巴掌印和拳头印,同她一起进去的侍卫兴奋凑在一起观看留下的痕迹。

    “是,我一直跟着小姐。”

    胖丫也是知道长青先生名头的,当然看得出其实长青先生对小姐疼爱得紧,只是他疼爱小姐的方式同侯爷他们不大一样,很明显小姐在长青现身面前才像是一个娇俏女孩子,撒娇耍赖,刁蛮任性。

    侯爷一直期待小姐同他撒娇,小姐同侯爷再是亲近的父女,对侯爷孝顺,却不会对侯爷随意,反倒侯爷总会不由自主听小姐的,生怕小姐生气,胖丫在一旁看着替侯爷累得慌。

    可是侯爷没有长青先生的功夫,侯爷打不过小姐,单纯的胖丫觉得小姐只会依赖打过她的人。

    胖丫的情绪并没有出现在脸上,但长青却可以猜得七七八八,把带过来的药包一个个摆开,“记好顺序,我用不同颜色的纸张包的药材,婳婳泡浴时,你提前把药材撒进去。”

    “这些只是三天的用量,明日我会再把后面的药送过来,顺序是一样的。”

    “小姐需要泡药浴多久?”

    “七七四十九天。”

    长青眼里闪过几分心疼,宝贝徒弟本身的灵魂……不是太稳固,毕竟在灵位上被捆了十年,用秘法造成的不合天道的事情,总要或多或少受到天道的惩罚,亏着徒弟心性坚韧洒脱,换一个人十年后只会留下没有任何神志痴傻的残魂,更有可能随着灵位破碎而慢慢消散在天地中,再无转世轮回的可能。

    “先生,先生。”胖丫眼见面前的人面孔变白,好似忍耐极致的痛苦,“四十九天后,小姐就会好吗?”

    长青声音变得沙哑,勉强扯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到时候我再给婳婳看一看,不见好的话,继续用药就是了,我师门最为不缺得就是这样的药材。”

    传承两千多年,每一代传人都会给宝库增添用于施法巩固魂魄的神奇药材,连皇上的国库都未必有师门私藏奇珍异宝多,然而师门有铁律,所有东西只能用在弟子身上。

    因此长青先生从来不曾给过旁人一星半点,沐国公夫人手中配置的秘药都是自己寻来的,长青会指点哪里有药材,却不会主动送到她面前。

    “那就好。”胖丫郑重向长青行礼,“我们小姐全靠先生了,神医同侯爷提过,小姐身体底子不好,侯爷和三公子,二少爷都想尽办法给小姐进补,如今有先生您,小姐以后一定能长命百岁,健健康康的。”

    长青不会同胖丫说,他弥补得是玄而又玄的灵魂元气,并非慕婳的身体底子,慕婳内劲大涨,寻常的补身体汤药对她是没用的,木齐他们四处找人参等珍贵药材更多是心疼她儿时不易。

    慕婳明知道药材无用,依然乖巧无比把补药喝完,她……也在努力做个让父亲高兴的好女儿。

    在水中待够一个时辰,慕婳道:“胖丫,取一套衣服来。”

    胖丫哎了一声,很快把衣裙送进去,帮小姐擦拭身体,伺候她穿衣,在给少将军守孝期间,衣裙是素色的,穿起来也很简单,慕婳自己一人就能穿戴整齐,不会像第一次穿最最复杂的衣裙茫然。

    头发擦得半干不干,慕婳直接绑了个方便的马尾,脑后的马尾随着她脚步移动而晃动,“下面你要带我去哪?”

    长青怔神片刻,唇边笑容越大,简单的衣裙,便捷的马尾,她这一身正是适合,同他想象中少将军恢复女儿装扮几乎完美的重合,身体虽然变了,她还是她!

    慕婳后退半步,“你不得再夹着我走路!”她被师傅弄怕了,在府上丢脸就丢脸了,真要被师傅夹着出门,她安乐郡主一世英名全完了。

    最怕得是她根本无法安抚暴跳如雷的父亲大人,无法面对跃跃欲试的柳三郎。

    柳三郎最近功力有进步,但离能打赢她比她脱离师傅魔爪还远。

    起码她还有希望欺师灭祖。

    柳三郎……慕婳觉得自己是厚道人,没有挑明残酷的真相,打击柳三郎练功的热情,毕竟柳三郎功夫增进,她也能放心一点,一旦他陷入重围,遇见危险,身手不错的柳三郎总能撑到她赶过去。

    若是知道慕婳真实的意图,柳三郎只怕会拂袖而去,连着好几日不会搭理慕婳。

    长青见到慕婳唇边的浅笑,揉着一丝情意和柔情,徒弟绝对是在……想心上人,木齐这个父亲做不够好,婳婳才多大,怎能这么轻易就被人拐走?

    “同我去见见那对母子。”长青抓住慕婳的胳膊,“我要让你明白有些事情的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