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师傅的作用
    一[?.?ab?d{eb?r?+_60n??!\r

    慕婳睁着一双璀璨清澈的大眼睛,双腿狠狠摆动踢打,然没有作用,她比寻常女孩子尚算纤悉的身体被长青先生胳膊夹得死死的,用尽所有力气都动弹不得。\r

    而她身上几处调动内劲的窍穴早在被反剪双手时就被他轻描淡写的封上了。\r

    “不许强行撬开窍穴!”\r

    长青先生胳膊下夹着宝贝徒弟,大步流星向浴房走去,一如他曾经把调皮,不老实的徒弟夹到浴池一样,纵然过去十年,他们彼此都无法忘记。\r

    至于慕婳身上藏着的枪火,在绝对的实力压制面前,她的枪火根本没机会用出。\r

    那日她为解救幕云同师傅交手,师傅是手下留情了。\r

    距离她‘欺师灭祖’‘篡位师傅’还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慕婳不是认不清彼此差距的,虽然现实有点残酷,大有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安乐郡主今日败得有点惨,不过却让慕婳有点飘飘然的心重新平静,她始终不是无敌天下。\r

    “若是在疆场,我还有诸多的侍卫兄弟,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r

    “没错,在统兵上或是激励士气上,你比我做得好。”\r

    长青先生扯了扯嘴角,空着的手仿佛安抚炸毛的小兽一般,揉乱慕婳的发髻,夹着她的手臂却是越收越紧,“我从不否认你在兵法上的天赋,比我强,但是你现在只是一个人,老老实实听命。”\r

    一脚踢开浴房的门,他只是向里面看了一眼,果然是宝贝徒弟一贯的风格,她还是少将军时就是个注重享受的,如今时间充足,她把浴池修得更为舒适,明显还引了地下甘泉。\r

    “你不是要让我明白什么牵绊?你所说的牵绊就在浴池中?长青,你是不是……”\r

    砰,慕婳身体被抛向空中,被封的窍穴让她无法控制身体,噗嗤,她跌入早已经蓄满热水的浴池中,身体向下沉,她呛了好几口水,连连咳嗽,手撑着浴池边缘,“该死你,你这是要做什么?”\r

    她果然恼了!\r

    长青先生抬手把即将判翻出浴池的女孩子重新按回去,同时捏碎带来的几个纸包,药粉在热水中化开,方才清澈的泉水变黄,变红,最终化作黝黑色,然而黑水并没有让慕婳的皮肤变黑,反而让肌肤更加光泽白皙。\r

    慕婳任命坐在浴池中,摇头甩掉头顶压下来的大手,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她总是……总是反抗不了……面前俊美淡薄的男人!\r

    她狠狠蹂躏自己的嘴唇,“没人敢像你一样对我……”\r

    “放开。”长青先生再一次精准拍在她脑袋上,“嘴唇咬破了,你会变丑的。”\r

    慕婳狠狠瞪了他,突然噗嗤笑出来,倒是不再为难自己的唇瓣,“你出去,我不习惯穿着衣裙泡药浴。”\r

    “你保重不耍花样,泡足一个时辰?”长青也知道男女有别,他再宝贝徒弟,也没起过邪念,她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对她的性情了解颇深。\r

    “药浴的药材很珍贵,傻瓜才不懂珍惜。”慕婳向中间走了几步,作势解开扣子。\r

    长青先生立刻转身向外走,脚步极快,顺带合上房门,“我在门外等你。”\r

    慕婳嗯哼一声,把褪下的衣裙随意甩到一旁,赤裸身体沉入水中,正好这药浴足以调理她身上的暗伤,弥补原本身体的虚弱体质,毕竟原本的慕婳幼年生活很艰辛,身体底子很单薄,纵然有她内劲撑着,也不如前世少将军的体魄。\r

    有多久,多久没有打架打得畅快无比了?\r

    单对单,拳拳相碰,只凭着各自实力,完全的战斗激发她全部的激情和热血,不含任何企图的战斗方式,慕婳身体上每个毛孔都是张开的。\r

    重生后慕婳没少打架,但是今日她才算是彻底释放,这次比试,她的收获很大,在武道上更是跨出一大步。\r

    此时她若是再迎战自己训练出来的死侍们,肯定不会像当初打得那般辛苦。\r

    “他们对你都太好了,捧着你,心疼你,小心翼翼的就怕你生气。”\r

    长青先生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无论是木齐,还是沐国公口中叫你女儿,其实做得是把你当做祖宗供着。”\r

    慕婳撇嘴,无声嘟囔用你管?\r

    “他们是想补偿你,想做个好父亲,然而他们小心翼翼维护父女之情,皇上……不管出于何种心思,对你亦是回护疼爱,慕云他们把你捧上神坛。”\r

    慕婳闭上眸子,面容变得认真起来。\r

    “我一点都不奇怪你选择柳三郎,除了他能力出类拔萃,在你面前脸皮够厚够无赖,他的心思深沉狡诈,是个懂得反思和取舍的聪明人。”\r

    本想一句话带过柳三郎,长青先生越说越是发觉尚未及冠的年轻人身上有着诸多的优点,背景心机更是深不可测,他不禁想到他似柳三郎年岁时,远不如如今的柳三郎。\r

    他那时还在想着表妹和师傅谁更重要,还在因表妹最后选了沐国公而略有几分感伤,甚至经过师傅的教诲,他还茫然不知今后该走的路。\r

    柳三郎早已认定要走的道路,他竟然没有少年该有的热血冲动,以及迷茫徘徊。\r

    哪怕出现慕婳这样的变数,柳三郎也用了最快的速度思考明白,把慕婳同他的志向野心很好融合一起,甚至让慕婳都不由自主得和他走上同样的道路,并肩前行,生死相托。\r

    长青先生轻轻摇头,叹道:“你碰见柳三郎,终究是幸事,虽然少不了麻烦,但他会为你扫除一些……弥补你始终无法改变的短板。”\r

    砰,重物重重敲在房门上,随后落地,长青先生哭笑不得,“你这脾气呦,一点都没变,我不提柳三郎。”\r

    “你就想同我说这些?”慕婳抹去脸上的水珠,“柳三郎是个怎样的人,我比你清楚!”\r

    护短的毛病又犯了,可他没说柳三郎不好啊,他这不是在夸奖柳三郎嘛。\r

    长青先生感觉自己的宝贝徒弟怕是不是动心那么简单,“徒儿啊,你离着天下无敌,举世无双还很远,你的父亲不敢管你,我来管你,所以我就是你的师傅,不管你是否正式拜师,任何反对都无效,你该懂得鬼谷子一脉的人就是任性霸道。”\r

    ps其实慕婳缺一个严父,师傅就是充当这个角色的,她的至亲都快把她当做祖宗了,世人有多把她当做女神,这不好,不接地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