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无法割舍的牵绊
    一1zcSq三郎和木齐找到天下最有名的厨子,他们的手艺也不如长青先生。\r

    慕婳很喜欢点心,前世因为忙碌,只有女孩子才喜欢点心零嘴,她大多时只是看着,今生许多她完全不用再压抑自己任何口舌之欲,木齐时常四处找做点心的厨子,经常去勋贵府上讨要出名的点心方子。\r

    盘子中点心很是可口,慕婳却没有动。\r

    “我吃饱了,您有事就说。”\r

    “……”\r

    长青先生眸子暗淡几分,以前的徒弟总是磨着自己做点心做饭,也只有他心情好或是她立下功劳才会亲自做点东西,那时候他满心都是旁人,很少在意徒弟。\r

    等到他发觉徒弟朋友多了起来,渐渐同他生疏,除了正常的请教很少再见他后,他心头虽是酸涩,也只是认为徒弟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表妹不会再被庶孽烦恼,在沐家地位稳固,他也可以斩断最后的牵绊。\r

    后来徒弟连请教都少了,他们时常是几个月见不到一次,甚至只有他过寿时,她才会出现,向他磕头拜寿后,很快就以军务繁忙离开,他只能看着以往她最爱吃的菜色冷掉,看着她同她的兄弟一起去饮酒。\r

    鬼谷子一脉的人大多都是孤独的,他师傅如此,他亦如此,只有孤独求道的人才有可能踏破虚空,斩断世俗一切的牵绊。\r

    当他知道她战死疆场,他是平静的,当他把她引领到武道骑射上头,就想过有这么一日。\r

    其实她从来不是鬼谷子一脉真正的传人。\r

    擅长推算的长青先生又怎会算不出她的命数?\r

    即便因为徒弟的原因,他无法准确推算,在收她之前,按照她生辰八字算过,她主将星杀伐,命中带煞,寿元单薄,他平静打发报丧的表妹,在教导她的书房枯坐三日,本以为他放下了,可是却听到少将军没有死的消息,又知道表妹的所作所为,他才明白徒弟才是他最大的牵绊。\r

    他割舍不下,亦无法再斩断了。\r

    “我是不会再拜师的,你和我的视图缘分早已了解。”慕婳向后靠去,后背挨着椅子靠背,“外面的传言,我会请皇上帮忙平息,绝对不会再牵连到您,您也不必再为世俗的牵绊而苦恼,我祝您早日踏破虚空。至于鬼谷子的传承?曾经的我受不起,如今的慕婳同样受不起。”\r

    他摆出感伤内疚的样子给谁看?\r

    慕婳轻声说道:“您从不曾对不住我,纵然有那么一两件伤心事,我也早就忘了,当初是我太磨人,不曾体会您的心情,我感激您,不,无论是感激还是别得什么情绪都在少将军沐桦身上。我现在有父亲疼爱,继母即将进门,她对我也很好,将来我还会有弟妹,纵然他们以后都变了,也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了。”\r

    长青先生眼睛一酸,明知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就是为让他绝望,他的徒弟没有那么脆弱,也不会为狗屁没人疼爱就感伤,前世她不会,今生慕婳依然不会。\r

    然而他还是忍不住难受,因为她曾孤单单一个人被捆住十年,在她战死闭上眼睛那可以刻是满足的,以为会同她的袍泽一起死去,可是她恢复感知时只剩下一个。\r

    以前她就不爱听和尚念经,被动听了十年的经文。\r

    慕婳轻笑道:“我还是我,您可同以前的您不一样了,您该知道我不会哄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当然您……不该我去哄。”\r

    把点心盘子推远一点,慕婳勾起嘴角:“我最近口味变了,已经习惯平常的口味,像是您做得点心,我不敢再吃,怕以后再吃点心变得食不知味,其实只要活着,太平的活着,我吃什么都很香甜。”\r

    不曾死过的人永远不会知道生命的可贵,不曾被禁锢的人也不会明白自由的珍贵。\r

    “长青先生屈尊降贵来见我,怕还是为您的表妹吧,他们母子的事情,我早就不管了,以前的恩怨已经一笔勾销,他们的生死荣辱已经不在我手上,您不如凭着您的名声和学识去同皇上说。皇上是一位明君圣主,他心怀帝国百姓的帝王只要有足够的好处,他是不会拒绝长青先生的,毕竟他已经给少将军极致的哀荣,已经足够了。”\r

    “每个人都要向前看……”\r

    一个拳头挥来,慕婳身体宛若灵猫一般强行转身,躲过拳头,手上也不再客气,慕婳直接同长青先生教手,虽然因为当时用秘音受点暗伤,她本身的实力并不弱。\r

    你来我往,两人打得热闹,屋中的家具摆设不是倒地,就是被长青先生掌中的内劲拍碎。\r

    慕婳渐渐处于下风,不过却是越打越是欢喜畅快,只有同高手过招才过瘾,成了慕婳之后,她碾压的武力虽是很爽,但总是少点棋逢对手的激情。\r

    那些人不抗她打,哪会像同长青交手,激发一切的潜力。\r

    “大小姐……”\r

    “郡主。”\r

    他们从屋中打到屋外,从地上打到房顶,侯府的人看得如痴如醉,毕竟他们都是慕云和木齐安排过来的,本身功夫就很好,以前他们知道郡主厉害,但是从未想过郡主会强成这样,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他们根本在长青先生面前走不过两招。\r

    而安乐郡主能同他打成平手,只是稍稍落了一丝下风。\r

    同郡主交手的人可是长青先生,当世第一奇人,纵然郡主最后输了,也无损郡主的威名。\r

    长青先生唇边的苦涩随着同郡主交手而散去,英俊儒雅的脸庞也比方才有了神采,哪怕在凹凸的屋顶上,他也如在平地一般,今日他无需在试探慕婳是不是他的宝贝徒弟,也无需再让慕婳,要让这个敢于‘欺师灭祖’的不孝小徒弟知道她还没出师呢。\r

    她师傅还是她师傅!\r

    他不想被徒弟再捆在树下,不是怕丢人,而是他让徒弟明白,时常虐菜没意思。\r

    “放开我,你放开我。”\r

    慕婳到底还是没逃过被长青先生反捆住双手的结局,一如她当初那般,师傅总能轻易把她困住,然后似提着小猫夹着她去做药浴,“你带我去哪?”\r

    “我要让你亲眼看清楚你才是我永远无法斩断和割舍的牵绊!”\r

    ps他们是师徒之情,没有男女之情,绝对没有狗血的师徒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