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师徒名分
    一片寂静,柳澈耳中回荡皇上最后一句话,在需要做出选择时,他做得会比伯父更好?

    柳澈说道:“请伯父放心,我不敢说做出最正确的决定,绝不会做出后悔的决定。”

    “……真没想到,你是……哈哈,也好,也好。”

    皇上深深陷进去的眸子盛满复杂,以及莫名的欣慰,“你不是我,自私一点没什么不好。”

    柳三郎肩膀一沉,皇上的手撑着他的肩头,“三郎,我动不了,扶着我去歇息一会,长案上的东西,你真不想看?”

    “不想!”柳三郎承担起皇上几乎所有的重量,向外走去,“伯父,婳儿是我的,谁都抢不走她,哪怕钦慕她的人遍布天下,她就是我未来儿女的娘!”

    皇上怔了片刻,嘴角耷拉下来,“你把朕当做她的爱慕者?”

    “您疼爱婳儿,对沐少将军却是爱恨交加,你们眼中都有曾经的她,去心疼她,去怜悯她,去敬佩她,在我眼中只有慕婳。”

    “说得倒是好听,朕就不信你不心疼曾经的她?”

    皇上慵懒靠着柳三郎前行,他们身高相仿,体态相仿,皇上这些日子不吃不喝比柳三郎还要瘦弱几分,“澈儿晓得同朕玩心眼,你这是拿话堵朕,别以为朕不知你的小心思,等朕操办完她的丧事,你给朕痛快改姓赢,别再在朕面前大气磅礴说不高中绝不姓赢归宗的鬼话。”

    “朕以前就是太看中你的自尊心,怕挫伤到你,才让你为所欲为。有事时,想到你是赢澈,找上魏王,找上朕,太平无事你就躲我们躲得远远的。”

    柳三郎一步一挪,迈步很是缓慢,并非皇上重量的原因,他愿意听伯父唠叨,“我哪有远远躲开?按照您的意思,我倒是成了沽名钓誉的伪君子,伯父,我很冤枉的。”

    皇上冷哼一声,柳三郎继续喊冤,说着不是他不肯归宗,而是没有机会罢了,“郡主最讨厌伪君子,您这话千万别传进郡主的耳中……”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

    “以后我一定都听伯父的,你说东,我绝不往西去,你让打狗,我绝不赶鸡。”

    “澈儿,你变了。”

    “总不能等着郡主适应我。”

    柳三郎同皇上一边交谈鬼扯,一边走进寝殿。旁边的侧殿中,王公公站在窗边,把一切尽收眼底,“看到了没,三公子才是真孝顺,懂得皇上的心思。”

    无庸公公低声道:“多谢前辈教诲。”

    “谈不上,谈不上,皇上这些年不容易,总要让他顺心些。”王公公眸子深沉且复杂,“跟着皇上是你的运气,古往今来的明主昏君没一个似皇上……他绝不会把属于自己的决定推诿到奴才身上,你不必担心被皇上抛出去做朝臣出气筒。”

    无庸公公点头。

    门口小太监轻手轻脚的走过来,低声道:“长青先生去见郡主。”

    “他不是刚刚见过那对母子?为何去又去见安乐郡主?”王公公恍然般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记性,长青先生说过安乐郡主也是他弟子,同代兄出征的少将军一样,不过少将军是入室弟子,郡主是记名弟子,少将军战死,他不能没有传人,肯定是把安乐郡主扶成正式弟子。”

    几乎同一时间,被厂卫监视的承平郡王同样得到消息,暂停练字,用帕子擦手,对身边的人说道:“千年一出沐少将军,百年一现安乐郡主,她们竟都被长青先生捡了去,他的运气着实不错。本王想见他一面,也只能等到沐少将军葬礼上了。”

    “王爷,外面的锦衣卫……”

    “不必理会他们,皇上派他们过来只是为保护本王,一会儿把本王写好的谢恩折子送给内阁……给程澄稍个口信,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他父亲战战兢兢做了多年的帝师,程澄当体会其父的不易。”

    “不知王爷还有何吩咐?”

    随从没有等到承平郡王的声音,抬头看去,承平郡王唇边噙着一抹苦涩,“皇上会恼本王警告程澄,这些年程澄确实令皇上失望,可他到底是帝师之子,教导出整整一代帝国的精英,本王终极不忍心……想给皇子们一个机会。”

    “属下认为皇上会明白主子的苦心。”

    “不,皇上只会恼怒本王明知故犯,本王终究是心软,先帝曾说过本王将来会后悔,后悔总也改不到心软的毛病。”

    承平郡王话语中蕴含十足的感情,“皇兄,我真得会后悔吗?”

    慕云和木齐很忙,几乎是早出晚归,甚至是几日不回着家。

    慕婳除了按照皇上的要求为上将军设置路祭,在侯府挂上白,让下人仆从穿上麻衣素服外,她几乎无事可做,本来能去帮父亲操练一下神机营的人,可赶上神机营随时准备平定京城异动,所以训练全部暂停。

    三个月禁嫁娶任何喜事,同慕婳交好的朋友不敢轻易登门来找她玩,在京城暗潮涌动,各方暗暗继续力量准备一较高下,或是揣测皇上意图的时候,一向是风暴中心的慕婳过起悠闲的日子,没人来找她麻烦,也没人得罪她。

    世人为她的葬礼忙不停,她没事人似的在府上好吃好喝,没受影响不说,还对任何的暗斗无动于衷。

    她知道陈四郎串联学子,陈四郎不提,她便没多问。

    师傅突然名正言顺拜访,慕婳当着师傅的面,吃掉最后一块点心,舔掉唇边的点心渣滓,“我以为你早就离开京城了。”

    “你没有正式拜师,我怎能离开?”

    慕婳看了他一眼,眼见本是空空的点心盘子中有多了好几种曾经她最喜欢吃的点心,“你确定留下来只是为收我为徒?并非给他们求情?以你的名声以及背后的人脉,皇上未必不能网开一面。”

    “皇上绝对不会网开一面,多日不见,你在我面前也学会言不由衷了。”

    长青把点心盘子向慕婳面前推了推,“尝尝看师傅的手艺退步了没?”

    名满天下的长青先生有一个独门绝技烹饪,他做得饭菜点心小食为天下一绝,深得慕婳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