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二十二章 神神叨叨的皇上
    一?/l?5`;??gn-???V???Efv???.?~u(d??E??公长出一口气,笼在头顶上的阴云散了大半,太后会慈宁宫静养总好过被圈在侧殿,有三公子在,皇上的怒火不会太大。\r

    任谁都想不通,一向对太后多有退让的皇上彻底同太后撕破面皮。\r

    皇上拿枪火对着太后脑袋时,只要太后再多说一句话,无庸公公毫不怀疑皇上会扣动扳机。\r

    “不孝子,不孝子。”\r

    太后被从侧殿搀扶出来时,一夕之间苍老不止五岁,面容惨白,双眼无神,神神叨叨念叨着不孝。\r

    “当初哀家……哀家就不该……留下他……不该留下他这个不孝子。”\r

    太后魔怔一般从柳三郎身边走过,“他不是哀家的儿子,不是哀家的儿子。”\r

    柳三郎轻轻挥了衣袖,一颗隐藏在袖口中的珠子飞出,打在太后娘娘脖颈上,太后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他这手还是同慕婳学的,不方便带利器的地方,他总会在袖中隐几颗珠子。\r

    跟在身后的太监连忙去搀扶:“娘娘。”\r

    “送太后娘娘去慈宁宫,让太医开几付安神的汤药送太后娘娘服下。”\r

    “是。”\r

    太监把太后扶进软轿,几个健硕的奴才抬起轿子快速向慈宁宫而去。\r

    “别有用心把方才太后娘娘的疯话传出去的人。”柳三郎神色淡淡的,越过无庸公公向皇上所在的殿宇走去,微风拂过送来平淡至极的话,“让他们死了吧。”\r

    无庸公公后背绷紧,很明显光是警告无法让三公子放心,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任何的话语。\r

    皇上和太后母子相残,一时伤心太后娘娘难免说出一些话,几付安神药,太后缓过精神便不会再念叨那些话了,“奴才明白了。”\r

    方才听到太后自言自语的人都得……死!\r

    远远的,王公公被人簇拥走过来,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无庸,除了方才侍奉太后回慈宁宫的奴才外,还有哪几个见到太后娘娘,你把他们都叫过来。”\r

    “王前辈……”\r

    “跟在皇上身边光有忠心和机灵劲儿是不成的。”\r

    王公公紧了紧袖口,身上玄色蟒袍虽赶不上平时大红耀眼,却更显冷酷,“将来皇上还要倚重你做一些事,心慈手软的人伺候不得皇上,看在你对皇上忠心耿耿的份上,你是去为先帝守皇陵,还是……”\r

    “我跟着皇上!绝不离开皇上一步。”\r

    “那些奴才交给你了。”\r

    王公公也没有再多言,利落转身走进偏殿,“皇上想通了,知会我一声,还有让云儿不必入宫,把京城上下给我看紧了,包括承平郡王府,有任何异动,杀无赦。告诉他,神机营指挥使会配合他,皇上不愿意在少将军祭日再造杀戮,无法体会圣意的人不值得手软。”\r

    方才毕恭毕敬的小太监平静眸子不见任何波动,只是血气蔓延开,杀气很重。\r

    无庸公公身体微微一晃,面色越发白了,王公公没有回头,幽幽说道:“皇上对你不错,教导你许多太监不该有的见识,开阔你的眼界心胸,却没有让你明白如何做一把刀。若是我没有找到云儿,就算你是皇上信任的太监,你也活不了。”\r

    因为慕云让他的心软了几分。\r

    更因为无庸公公在不知慕云是他外甥前,回护过慕云。\r

    他便代慕云还无庸公公的人情,倘若无庸公公以后还是像现在,他是不会再留情的。\r

    ******\r

    走进大殿,最先看到得是一口水晶棺椁,柳三郎才见到站在棺椁前身形消瘦的皇上,声音很轻:“伯父。”\r

    里面只是衣冠冢而已,皇上死死盯着,好似里面真得躺着少将军。\r

    “三郎?”\r

    “伯父,是我。”\r

    柳三郎在距离皇上五六步远的地方停下脚步,原本明亮的大殿因为布置成灵堂显得极是阴沉,外面的阳光都无法照射进来,气氛压抑。\r

    一旁放着一个长案,铺陈开许多的写满字迹的宣纸,地上随处可见揉成的纸团废纸。\r

    “去看看吧,我写的东西。”\r

    皇上的声音沙哑阴沉,好似有一段日子没有开口说话,听起来很不舒服,却有带着莫名的诱惑,只要柳三郎走到长案旁,一直疑惑的秘密好似就有了答案,伯父为何对少将军那么愧疚痛惜,为何对慕婳的疼爱不差他一分,甚至他隐隐觉得慕婳才是伯父最疼最信任的人。\r

    柳三郎从长案上收回视线,身体纹丝不动,没有听到脚步声,皇上诱惑道:“错过这次机会,你以后永远都没有机会了,澈儿一向习惯掌握一切,任由秘密横亘在我和你之间?我教过你,机不可失,失不再来。”\r

    “伯父该去歇息了。”\r

    柳三郎不为所动,却也没上前搀扶风一吹既倒的皇上,说道:“后日的祭礼还需要伯父主持……您为她伤心难过,痛苦内疚,这些我都明白,我亦恨不得多疼她几分。”\r

    话锋一转,柳三郎上前半步,“我更庆幸她还在,有时我挺混蛋的,若是少将军不死,我又怎会遇见慕婳?所以我上血书,用尽一切的手段为少将军证明身份,用卑鄙的,无耻的,胁迫的手段达到目的——彻底埋葬沐少将军!”\r

    皇上猛然回头,不可置信般看着自己教养长大的柳三郎,“你?!”\r

    柳三郎缓缓单膝下跪,膝盖碰触冰冷的地面,眸子上扬,漆黑深邃,一眼望不尽底,“给沐少将军极致的哀荣,她只能是慕婳了,皇上,她既然都放下了,您又何苦执着?我很感激,很感激上苍让她重获新生。”\r

    “哈哈,澈儿,你能这么说,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明白什么叫痛彻心扉?”\r

    皇上手指点在柳三郎额头上,苦涩沙哑的喃咛,“她是死了,闭上眼睛,一了百了,不用去管……活着的人,她不知我很疼,我这里好疼啊。”\r

    捂住心口的位置,皇上轻声道:“你是该感激上苍,我只有恨上苍一遍一遍撕开伤口,鲜血淋淋,时刻提醒我根本没有承受做出决断的能力。”\r

    “我唯一能做得就是让你这辈子不要再经历我所面临的选择,若是真有那一日,朕希望你做得比朕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