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一十九章 举国同泣
    承认战死的将军是一个女孩子,无关大局,虽然面子上有点过不去,但能让皇上高兴,赢得皇上的信任,面子又算是什么?

    昔日,朝臣能臣服于太后,今日还不能承认一个战死的女将军?

    横竖都是女人!

    能在朝廷上站稳脚跟的朝臣都很精通官场之道,自然明白怎么选对他们最有好处,倘若他们真在乎面子,也不会有如今的地位。

    除了过于迂腐的朝臣外,大多数人默认接受了这个事实。

    皇上缓缓从龙椅上坐直身体,“让他进来,朕要亲耳听他说,他的女儿是怎么战死的。”

    “遵旨。”无庸公公很快把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沐国公搀进乾清宫。

    沐国公形容枯瘦,显得眼睛很大,眼白如同染血一般,直接扑倒在皇上面前,哽咽道:“我有罪,我……我最该万死。”跟在他身后的人是沐大少沐国栋,沐世子并没有出现,据说沐世子被安乐郡主废了。

    虽然沐世子保住性命,但是射入身体的子弹彻底破坏沐世子的身体,而且子弹是一颗一颗从他身体中抠出来的,流了不知多少的血,沐世子本就病弱的身子更加脆弱,筋骨亦被破坏彻底,听说连神医都说沐世子怕是再也骑不得马,射不了箭,连走路都要人搀扶,同废人无异。

    神医再神奇也无法修复受损的神经筋骨,何况神医又怎么冒着得罪安乐郡主的风险对沐世子尽心尽力?

    哪怕神医有医德,在他眼中只有病人和健康人,不存在善恶,神医到底还是个有七情六欲的人,他宝贝孙女对郡主推崇不得来了,又有皇上和三公子,神医就是能缓解沐世子的痛苦,他也当做没有任何办法。

    “朕不想听你是否该死,只想问你一句话,她是不是你的女儿?是不是为你鼎力门户,你怎么……怎舍得那么对她?”

    “皇上,罪臣别无选择。”

    “呵呵。”

    魏王冷笑打断沐国公,“让你儿子冒充你女儿的战功是别无选择?别无选择还能这么用啊,脱生做你女儿真是倒霉,本王一直想要儿子,却从未亏待过自己的女儿。”

    沐国公猛然抬头,没有理会挑衅嘲讽自己的魏王,看向坐在龙椅上面庞惨白,身体隐隐颤抖的皇上,沉声道:“我说得别无选择不是冒领战功……沐家世代镇守边关,我虽有庶长子,可他比不得我的女儿,从小儿子就比不上她,无论是骑射,还是兵法,蛮夷时常骚扰,我又是没用的,只能依靠儿女,她不忍边境生灵涂炭,主动代兄出征,在大义面前,罪臣别无选择,哪怕知道女儿承受得苦,有可能战死疆场,为沐家祖训,为边境百姓,罪臣只能支持她。”

    皇上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别无选择?大义?”

    沐国公继续说道:“我是后悔的,其实我有很多机会把她拽回家,把她娇养起来,不去管林克王子他们是不是能冲破关口,是不是会生灵涂炭,可是见到她领兵出征,我说不出口。”

    “住嘴,不要再说了,朕不许你再说别无选择这样的话!”

    皇上打断沐国公,渗人的眸子一派惨然,沐国公隐隐有一分觉悟皇上许是明白自己,沐国公痛哭,“我……我对不住女儿。”

    好在她得以重返人间,沐国公还能见到她,也取得她的谅解,否则当他知道一切真相后,早就了解自己,把夫人和儿子全宰了,为女儿陪葬。

    这才是慕婳被困十年间不曾听过沐世子的真相!沐家不是倒在党争,也不是倒在别人的算计之下。

    而沐国公意外得知真相后,一把火烧了一切,一家子整个葬身火海。

    “皇上,我有罪,不配再做国公,不配为人父,我愿意以死向女儿谢罪。”

    “当日朕册你为国公时就说过,你是享了儿子福,既然战死的少将军是你女儿,她的战功累累,朕已经很难再封赏她了,你就代替她……代替她享受荣华富贵吧。”

    “皇兄,这不公平。”

    魏王失声道:“纵然少将军是他女儿,他明知道儿子冒领军功而不同皇上明说,反而纵容其子,他……他有何资格享受少将军的福泽?皇兄就算看在少将军的战功不杀他,也不该让他继续享受荣华富贵。您这么处置是对少将军英魂的侮辱,臣弟恳请皇兄削去沐国公的爵位,皇兄,疆场上得来的荣耀按在他头上,臣弟替少将军难受。”

    此时魏王已经抛却为三郎的心思,他也是去过疆场的,说起来容易,可真正能领兵获胜的将军都是在血雨腥风中闯过来的。

    沐国公点头道:“我不要荣华富贵,皇上重重处罚我吧,只有这样……这样我才能……才能好过一点。”

    哪怕慕婳已经不怪他了,可慕婳也不再是他的女儿,他的女儿真真正正的死了。

    “好过一点?!”

    “皇上。”

    无庸公公眼见着皇上嘴唇渗出鲜血,吓了一跳,赶忙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皇上,慌忙拿着帕子擦拭皇上嘴角,鲜血却是仿佛奔溃的堤坝,堵都堵不住,少刻鲜血完全染红帕子:“皇上宣太医,不,神医来给您看看吧,您龙体要紧,万一您有个好歹,您让天下怎么办?”

    太子原本担心的眸子闪过一抹暗芒,齐王同样似焦似喜,唯有体弱的赵王极为担心父皇的身体,“无庸公公说得对,父皇,您要保重龙体,天下还指望着您。”

    三位皇子中,唯有赵王势力最为单薄,太子占着名分,齐王党羽众多,一旦皇上殡天,齐王尚且能同太子一争高低,而赵王完全没有希望的。

    此时他不顾上两个哥哥的猜忌,爬到皇上跟前,握住皇上的手,“儿臣恳求您暂时退朝,沐少将军的事情交给儿臣处理,儿臣绝不会让您失望。”

    齐王一拳挥到沐国公脸上,怒道:“你该死,你们全家都该死,一旦父皇有个好歹,就是你和你的女儿气的,本王要把你们家所有人碎尸万段。”

    太子眸子一变,这不是把太子妃也骂进去了?他的弟弟明显在往他这个太子身上泼脏水啊。

    皇上手指轻轻抚摸赵王的眉眼,勾起淡淡的笑容:“只要朕不死,他就是沐国公,你们不必再争了,还是说说怎么祭奠沐少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