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少将军是女孩子
    宽皇上静静坐在龙椅上,宽大龙椅完全能笼罩住皇上单薄的身躯,一向温润的皇上今日面色特别阴郁,瞳孔黝黑黝黑有些渗人。

    无庸公公得皇上暗示,蹑手蹑手走下台阶,从魏王手中接过不厚的奏折,的确是血书啊,他甚至能嗅到鲜血的味道,三公子真是拼了,为安乐郡主,他相信,可为一个不曾见过面的少将军,三公子至于吗?

    三公子远没有看起来正直无私,无庸公公看得明白,三公子若是光明伟岸的君子,最先震怒的人就是……皇上。

    毕竟皇上对三公子的期望太深了。

    “陛下。”无庸公公感到折子烫手,双膝跪倒高高举过头顶,只是皇上望到折子上的目光,他都隐隐承受不住,“您保重龙体。”

    皇上停顿好一会才接过折子,展开仔细扫过一遍,低声道:“宣慕云。”

    声音很轻,不过此时朝上落针可闻,皇上再低沉的声音也能传出很远,跪在地上的朝臣不敢移动发麻的膝盖,看来这次朝会他们会一直跪着了。

    乾清宫凝重压抑的气氛,皇上随时都有可能震怒,跪着反而比站着自在一些。

    文臣们悄悄把准备上得折子塞回袖中,按下为礼部尚书喊冤求情的心思,皇上明显无心处理其他的事,沐家难不成胆子大到欺君?

    “皇上,沐国公领其子在门口请罪。”

    “让他们给朕跪着!”

    皇上的声音突然失声,喉结滚动,嘴唇蠕动却已说不出话,无庸公公忙叫来小徒弟端上降火润喉的汤药,皇上接过汤碗,一饮而尽,干涩好似火烧的嗓子顿时清爽几分,淤积在胸口的怒火越烧越盛。

    慕云没有穿大红飞鱼服,一身素衣,脚步很轻走进乾清宫,穿过跪地的朝臣,走到最前面,单膝跪下承奏道:“臣奉陛下之命去西北查证,沐少将军并非沐世子,虽然少将军也是沐国公子嗣……”

    “三郎说,少将军是女孩子,同沐世子是双生子。”

    慕云怔神片刻,无奈浮上嘴角,他不如柳三郎,竟不肯给予她全部,亦不够大胆,慕云沉了沉心,同时亦暗暗责怪柳三郎狡诈,既然已经决定捅破一切,为何不同他事先通气?

    情场如战场,柳三郎怎么可能给慕云任何机会?!

    “是,皇上,屡立战功,守护一方安宁,最后战死疆场的少将军的确是女子,为沐国公的嫡女,长子病弱一直在府中养病,嫡女女扮男装,代兄鼎力门户,率兵征战,第一次出征便击退蛮夷,此后三年间,她大大小小征战十二次,从未有过败绩,擒拿林克部族王子等等。”

    慕云的话彻底引爆朝廷,朝臣好似听见最不可能的事情,沐世子冒领军功他们已经猜到了,可慕云竟是说少将军是女孩子?那个铁血无情,杀人如麻的少将军是女子?!

    怎么可能?!

    她若是女子,岂不是比安乐郡主还要彪悍?

    “慕大人话不胡说,你能肯定少将军是女子?”

    “是啊,一个女子怎么可能闯下偌大的功劳?”朝臣中有人出声,“臣怀疑慕大人被人利用了,他对沐国公有偏见。”

    开口的人多是品级不高,且没有实权的官员,真正的勋贵重臣没人开口,他们不是完全相信少将军是女子,也不是不震惊,而是他们不能开口。

    他们都看得明白,皇上相信慕云,魏王是完全站在三公子身后,而唯一能同魏王和皇上制衡一二的英国公等人又得到承平郡王的暗示,给沐少将军死后极致的哀荣,举国同泣。

    不过承平郡王绝没有想到沐少将军的真实身份是女孩子。

    “皇上,罪臣罪该万死。”

    沐国公的哭声传进大殿,“少将军的确是罪臣的女儿,恳请皇上还她一个公道。”

    “慕大人如何能证明战死的少将军是女子?除了沐国公这番说辞外,慕大人可还有证据?皇上,此事关系重大,决不能凭几句话便轻易下决断,少将军战功卓著,上一次张冠李戴已经愧对那些战死的英灵,这一次万万不能再草率了。”

    “沐国公连自己的儿女都分不清?他自己都承认了,还能有假?”

    魏王站出来呵斥说话的朝臣,“一个女子立下丰功伟绩,的确让我等男子面上无光,但身为男子可以比不上她的战功,但不能没有胸襟,承认不如一个女子,其实也没什么丢脸的,不肯承认,找遍借口否定其女子身份才丢脸!才是真正对不住战死的英灵。”

    他不管少将军是女孩还是男孩,横竖他是要支持三郎的,朝臣否认少将军是女孩,岂不是就是否定他儿子?

    三郎可是放血写了血书的,他偷偷看过,能体会到儿子的决绝之意,倘若无法给少将军证明身份,三郎不知还要做出怎样的事来。

    权衡利弊,魏王决定不同一个战死的女孩子计较,为一个死人不能把儿子一世英名给搭进去。

    “有安乐郡主在前,臣弟不觉得沐少将军女扮男装太过不可思议,毕竟世上那么多的女子,既能出一个慕婳,也能出一个站战无不胜的女将军。当日开国时,长公主不也是以战功令男子自愧不如?皇妹红莲长公主亦是一位能文能武的奇女子,再往前的史书中,也有几位出名的女将军。”

    魏王舔了舔嘴唇,郑重其事的说道:“臣相信慕云调查出的真相,亦相信少将军是女子。”

    同魏王交好的朝臣互相看了一眼,亦有三公子的朝臣出声赞同魏王,英国公等人沉默,不过沉默意味赞同。

    “皇上是不是让沐国公进来,亲自陈诉实情?”内阁大学士轻声说道:“臣以为该听听沐国公……”

    他原本在内阁中排名不高,但随着首辅致仕,次辅还没出监牢,他反倒成了内阁的首脑,同时也看到晋升首辅的机会,眼见皇上是相信慕云判断的,他自然不会在这样决定首辅的场合同皇上对着干,同魏王心思大体一致,为一个战死的女子不值得。

    ps求两张月票,没写出我想写的感觉,还不如一苏到底,就不该去琢磨合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