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一十六章 最甜的保证
    救回慕云,同师傅化解了恩怨,慕婳重新洗漱之后,笑容比往日更加绚烂。

    桌上摆着早膳,是她最爱用的白粥小菜,她喜欢青菜的干脆,喜欢米粥的稻香,最是不喜欢米粥中加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完全破坏了米粥原本的味道。

    还泛着热气的米粥不浓不稀,吃起来正好,既有米粒原本的劲道,不会太过稀烂,慕婳向坐在一旁的柳三郎点点头,端起小碗吃了起来。

    柳三郎却很佩服她既能保持必不可少的礼仪,又能吃得又快又多,不显得粗鲁,反倒于她同桌用膳的人胃口也好上几分。

    看她喝粥时那副享受的模样,柳三郎觉得自己半夜写完奏折后亲自淘米,煮粥是值得的。

    一会功夫,慕婳把桌上的米粥和小菜扫荡一空,小巧灵活的舌头意犹未尽般舔了舔嘴唇,“真奇怪,是重新请了厨娘,还是府上的厨娘被人培训过,怎么做出的东西……异常合我口味,少了花里胡哨的辅助食材,方才的米粥美味极了。”

    胖丫看了一眼端方儒雅的三公子,低头端上茶盏,却也没有点破一切都是三公子亲手做的。

    “你很喜欢?”柳三郎用得不多,但饱足感十足,浓密的眼睫轻轻眨动,眼波流转深情含而不露,慕婳看呆了,感到嘴角被擦拭,慕婳回过味来,握住柳三郎的手腕,“我自己来。”

    “你是不是很喜欢?”

    “嗯。”

    慕婳拿过他手中的方帕,狠狠抹了嘴角,脸上好似发烧了,打破彼此的暧昧,“陈四郎那边有没有消息?”

    柳三郎盯着放在碰触慕婳嘴唇的手指,淡淡笑道:“等有空,我再煮给你。”

    他可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做了什么就要让慕婳明白,让慕婳感动,让慕婳知道这世上再不会有谁对她这般好,更希望慕婳无法在离开他。

    当然慕婳绝不会为一碗粥留在他身边。

    慕婳吓了一跳,嘴唇颤抖说不出话,那样骄傲霸道的少年,暗中操纵朝廷风雨,让皇上无可奈何,让魏王百般讨好,他在士子中名声显赫,他竟甘愿为她亲手准备早膳?

    听他的意思,不是情趣或是讨好她只做一次。

    哪怕在遥远记忆中,男女平等,有权有势的男人也不会为妻子做早饭,在帝国做饭可比在开明的时代更复杂困难。

    柳三郎从袖口拿出整理好的资料,低头看了几眼,声音沉稳,话语练达说完陈四郎做了哪些准备,“郡主,慕云回报皇上之后,我觉得除了给沐少将军一个葬礼外……”

    “你可以说不要,但是我们,我们受过少将军恩惠的人必须要给为帝国牺牲的所有英烈一个交代。”

    “……”

    慕婳脸庞微微泛红,难得有几分娇羞,“可是少将军的尸骨无存……若是运到京城,皇上……”慕婳脸上娇羞尽去,转而担心说道:“我怕皇上承受不住,他的身体一直不太好。”

    柳三郎缓缓起身,儒雅的眸子好似能看透慕婳的心思,亦能让慕婳放下戒心,无法移动身体,眼见着他半蹲下来,她的手落入他的掌心,一句深沉的话语从面前的少年口中说出:“伯父有我们在身边,是可以挺过去的……婳儿,我希望少将军的身份真正大白天下,若是只给少将军死后哀荣,我不会向魏王求助。”

    “你……你是想……”

    “少将军是女孩子!一个精才绝艳,有可能压制帝国整整一代英才的女孩子!”

    柳三郎紧紧握住慕婳的手,不让她挣扎,“有少将军在前,以后婳儿再想做什么便不会有太大的阻力,伯父说过世界很大,帝国不是无敌于天下,而帝国将门和勋贵多是听命承平郡王,伯父能用得人不多,而你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选择。”

    “我已经不想再领兵出征……我只想做个安静的女孩子。”

    “当外敌入侵,当边关告急,你还会这么想?”

    柳三郎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纵容般看着嘴硬说谎的小姑娘。

    慕婳咬着嘴唇,做不到,她做不到,就这么被柳三郎看破,好不甘心,自从来京居住后,慕婳比在宛城时看得更多,看得更深远,她的至亲在官场上占有重要的位置,他们都忠诚于皇上,忠诚于帝国。

    皇上对她的好和纵容,不提那些高大上的信念,她必然得回报皇上。

    几场惊变,不仅让慕婳同帝国朝廷牵扯越来越深,同时也点燃她的豪情,再次跨马出征,剑指天下!

    她额头被软软的嘴唇碰触,柳三郎近在咫尺,四目相对,鼻尖相碰,慕婳眼睛不由得睁大,她又被柳三郎吻了?

    这回不是嘴唇,而是带着几分祝福味道的亲吻眉间。

    柳三郎直接用自己的手盖住她的眼睛,这辈子是不指望慕婳在亲热时,学会闭上眼睛了。

    就她那双澄澈隐含奇怪目光的眸子,吻她,他亦需要很大的勇气。

    那双灵动眸子好似在问,你怎么会吻我?吻一个将军,我们明明……柳三郎同样闭上眸子,再一次轻吻她的额头,不能再想下去了,慕婳是女孩子,哪怕她比所有男人都更有手段和力气。

    胖丫早在柳三郎蹲在慕婳面前就离开了,顺手关上房门,不过她偷偷从门缝看过去,笑容慢慢在嘴角绽开。

    “这一次有我陪你,少将军遇见的一切麻烦和阻挠,都不会再影响你。”

    柳三郎缓缓把慕婳抱在怀里,低声说道:“我保证不会有人再扯你后腿,不会有任何的飞箭从你背后射出,你能打到哪里,我就把你所需要的一切补给送到哪里。”

    “说得好像,没有你,我不会打仗似的。”

    慕婳额头顶着柳三郎的胸口,反驳道:“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打退一切强敌,你要明白,出征打仗才是关键……”

    声音越来越低,慕婳眼睫上沾上几颗水滴,绝对不是她脸红了,而是阳光正好,她今日特意用了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