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一十三章 长青的心
    月色宛若一层薄纱覆盖在少女身上,衬得她眉眼精致,肌肤细腻。

    长青先生染墨的眸子缓缓闭上,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喃喃说道:“倘若你没有枪火会怎么……怎么欺师灭祖?”

    “自然有别的办法,师傅以为我只能依靠外物?”慕婳手中的枪火沿着他的身体向上移动,慢慢的,不敢有任何的松懈,毕竟她威胁的人是个很厉害的……老男人。

    一辈子没有成亲,虽然有很多个女人向他明示暗示过,但他一直冷漠已对,又因为相貌太出色,为不引起麻烦以前他总是带着面具。

    “好好的样貌被你糟蹋成这样。”慕婳一脸惋惜,又不得不承认此时的师傅有股颓然的魅力,“师傅仍然倾慕沐国公夫人?”

    “我何时说过倾慕她?你如今的脑里装得都是情爱?”

    “你为她终生不娶,明明是个洒脱志在天下的男子结果在西北一待就是十几年。”

    慕婳小声嘀咕,手上动作却是不慢的,用方才甩过的长鞭把师傅捆上,自然而然碰触到师傅的身体,记忆中师傅瘦削却不是现在这样瘦骨嶙峋,莫名心头一软,“她不是一个好人,在利用师傅,不过若是师傅还倾慕她,把她带走也行,我会同我爹解释的。”

    长青先生自己宝贝徒弟气笑了,低沉的笑声如同波纹荡漾开去,“我把她带走,你就可以不必再面对她了,是吗?”

    “您觉得我是害怕面对沐国公夫人的人?”

    慕婳打好绳结,毫不客气拖拽师傅走到一旁的大树下,浓密的树冠挡住月光,看不清彼此的神色,长青后背靠上树干,任由慕婳把自己困在树上,漆黑眸子闪过纵容和宠溺,相貌变了,性情也有几分改变,更活泼,更率性。

    无需再承载振兴沐家的责任,亦无需再思索如何同朝廷上要粮饷,操持几万人的生计,她已经是个被长辈呵护,锦绣堆中的明艳少女,不再是家族国家重担一肩挑的少将军。

    偶尔还能从她身上找到少将军的影子,但少将军对她的影响已经很淡很淡。

    长青觉得徒弟这样更好,那些东西本就不是她应该承担的,以后疼爱纵容她的人中又要加上一个。

    慕婳总感觉师傅目光有点不对劲,又说不出哪里不同,在她还是少将军时就没少过挑衅师傅,经常做一些在师傅口中‘欺师灭祖’的事,谁让师傅总是说她是个蠢徒弟。

    那时候少将军春风得意,她非要让师傅承认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抓住一切机会挑衅师傅,结果每次都被师傅反制了。

    这一次应该她赢了。

    师傅已经被捆住,再难挣脱开。

    慕婳转身去寻被师傅抓主的二哥,来之前她没少抱怨师傅的痴心依然落在沐国公夫人身上,不曾担心过师傅真会伤害二哥,走出没有两步,树荫下传来低沉沙哑的话音:“留在西北,不是为了她。”

    猛然回头,慕婳同一双深沉至极的眸子撞到一起,少女的眸子清澈干净,泛着好奇,长青悠悠叹息:“蠢徒弟,你不负愚蠢之名。”

    慕婳淡淡说道:“那被蠢徒弟绑住的师傅又算什么?我不信你留在西北不是为了她,就算最后不是,刚开始还不是追去西北,为她喝得酩酊大醉?收我为徒,也是看在她的面子,您是怕她过得不好,怕她的丈夫过于宠爱姨娘,不把她的一切安顿好,您能离开?”

    话语顿了顿,同师傅重逢的喜悦没让慕婳丧失冷静,“您绑了二哥,也是因为她所请,除了您之外,她找不到能帮忙的人,少将军尸骨无存,万箭穿身,我不再欠她生养之恩,亦不欠她宝贝儿子什么,二哥即便伪造证据,证据是假的,然而真相就是沐世子剥下少将军的盔甲,窃居战功!”

    长青面露痛苦,嘴唇好似随着她的陈诉失去水分,“对不起。”

    “她用你教得秘法把我困在灵位上十年,你知道吗?”

    “……”

    慕婳缓缓抬头,望着夜空的皓月,嗓音很轻,一字一句只落在捆在树上男人的耳中:“我从来没同任何人说过,即便他们猜到我是谁,也不会知道我所有的经历,我无需用那些让人同情,今日同师傅您坦诚,也不是要您一句对不起,毕竟您没有对不起我,不用再用酒折磨你自己,是您塑造锻炼出沐少将军,直到临死眼见哥哥拖去她的战甲,她都不曾后悔过。”

    秘音传声?!

    鬼谷子秘法之一,只有内劲达到登峰造极的人才能用出来。

    只是短短几句话,慕婳的面子变得苍白,抹去嘴角的鲜血,手指的黏腻证明一件事,她受了暗伤,为给师傅秘法传音,她也满拼的。

    以秘法传音让师傅明白,她已经有资格有资本同师傅正面抗衡而不落下下风,以后师傅再想帮沐国公夫人对付她,也会琢磨一二。

    慕婳头也不回离开去寻找慕云,捆在树上的男人一直低着头,几颗泪珠顺着脸颊滑落,最疼惜的人一切不幸竟是他一手造成的,她不后悔做少将军,但被生母捆住十年,如何能不怨恨?

    长青轻声喃咛:“该是你的,师傅会还给你,少将军的哀荣,师傅不会让任何人再碰。”

    他肩膀微动,牢靠的捆绑有松开的迹象,好似想到了什么,他不在动弹,后背靠着树干,手脚继续被捆着,十年啊,风风火火的徒弟是如何熬过来的?

    她是那么的爱玩爱闹,害怕寂寞。

    “二哥,二哥。”

    “呜呜。”

    听到石室有动静,慕婳使劲推开禁闭的大门,借着洒进来的月光,恍惚看到墙角趴着一人,“二哥,是你吗?”

    墙角的人动了动身子,把隐藏在阴暗处的脸庞露出来,慕婳看清楚他的面容,不再迟疑跑过去,扶正慕云的身体,手上湿哒哒的,慕婳低头一看,“是血?他对你用邢了?”

    慕云摇摇头,慕婳摸向墙角,凹凸不平石墙上已有鲜血,“只为不在长青先生手上昏过去,二哥,你……好傻啊。”

    慕婳一把抱起慕云,向石室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