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一十章 蠢货的福气
    慕三小姐同样嘴角微抽,略带同情看向自己的母亲永安侯夫人,母亲正应那句话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正因为田氏徒有美貌是个奴性大好摆弄的人,永安侯夫人才在众多的陪嫁丫鬟中选了田氏,可是田氏的倔强和愚蠢已经超乎永安侯夫人的意料之外,三小姐暗暗想着母亲会不会后悔?

    田氏虽是愚蠢,命却很好,只是代替永安侯夫人给赢封送一封书信,竟然就稀里糊涂喝醉了被赢封拽上床,更好命得是田氏竟然有孕了,难道上苍偏爱田氏这样的蠢货。

    “我不要慕婳,只要三小姐,她不是我女儿,不是。”

    田氏难得坚韧的重复,哪怕永安侯夫人下令都无法令她改变心意,三小姐虽是暗暗骂田氏坏事愚蠢,在心头难免隐隐泛起得意,所有人都倾慕喜欢慕婳又如何?慕婳的生母还不是把她三小姐当做宝贝疙瘩?

    三小姐已然放弃同慕婳较劲,有慕婳的至亲疼自己胜过疼慕婳,她如何不高兴,如何不觉得满足?

    “母亲。”抢在永安侯夫人发火前,三小姐站出来,田氏好似见到最最宝贵的人,“媛姐儿。”抱着三小姐的胳膊就不肯撒手,“只有你,我只剩下你和瑾儿,他们看不上我,我也不要他们。”

    李妈妈嘀咕一句,“真不知她是真傻,还是装糊涂。”声音很轻,永安侯夫人听个正好,不由得仔细打量哭得悲切的田氏,应该是真傻吧。

    “以后慢慢再同她说吧,此时母亲若是把义母逼急了反而不美。”三小姐轻轻为田氏擦拭眼泪,对永安侯夫人继续说道:“我送义母出门,正好也想见一见瑾哥哥。”

    永安侯夫人微微颔首,田氏那副样子着实……让她很是气恼,这样的人竟然能陪在他身边,而她只能留在永安侯府,凭什么?田氏怎么敢借着她的名义爬上赢封的床?

    不是为以后的计划,她绝对不会把田氏的消息告诉赢封。

    这一切当然少不了三小姐在其中穿针引线,知晓母亲对田氏的心结,三小姐劝慰道:“忍一时海阔天空,只要咱们还活着,就还有希望。”

    声音很轻,亦很坚决。

    李妈妈低垂的眼睑撩起,三小姐温柔的护着田氏出门,后背不由得打了个激灵,莫名有几分彻骨的寒意。

    “你觉得媛姐儿那句话是何意思?”

    “……老奴愚钝,不明白三小姐……”

    “咱们主仆这些年,媛姐儿到底不是长在我身边,我对她是信任疼爱的,也全心为她谋算,但是自从她投靠了什么人之后,我是越来越看不懂她了。”

    “老奴觉得三小姐还是敬重您的。”

    李妈妈小心翼翼看了主子一眼,这些年相处下来,她不说完全明白主子,但也猜个八九不离十,主子对三小姐有所怀疑,但三小姐是主子的骨肉,是小主子,可不是她这个奴才能比的,不过一味顺从主子怕也是不成,主动上前按摩永安侯夫人的双腿,谦卑而为恭顺:“三小姐的怨气更多是冲着侯爷吧,她许是为主子您不平。”

    永安侯夫人扯起嘴角,享受李妈妈的侍奉,轻声道:“看看媛姐儿还能给我怎样的惊喜,对田氏……我是没办法了,好在媛姐儿足够聪明,田氏也相信她,媛姐儿应该能劝田氏回心转意,多了瑾哥儿的爱慕,媛姐儿的路宽阔一些,赢封……能做承平郡王的世子该多好。”

    “封大爷是个厉害的,世子之位肯定是有指望。”

    李妈妈低头盘算就算他做世子也没主子什么事,难道三小姐想弄死侯爷,把永安侯夫人也塞到承平郡王府去?

    承平郡王府可不是收容站,什么样的女人都要。

    永安侯夫人在关外十多年,比同年龄的女人显老,甚至比不上田氏。

    田氏自从展露姿色后,又被主子知道她把清白的身子给了赢封,主子没有再没让田氏做过重活。

    木齐对田氏也很好,家里家外也不让田氏操劳,后来侯府全家都遭殃发配,只有田氏在木齐的保护下过着锦衣玉食的日子,木齐的生意越做越大,田氏的日子也越发滋润。

    田氏是这些陪嫁丫鬟中结果最好的一个,若是田氏能把对三小姐的感情放在慕婳身上一半,木齐为慕婳着想也不会亏待她。

    木齐不仅是神机营指挥使,还是世袭的侯爵,皇上的宠臣,田氏不折腾妥妥一个超品侯夫人,安乐郡主的生母,远比被当做贱货甩去承平郡王府强。

    毕竟她只是赢封的一个侍妾,生死都在夫人手上,赢封是宗室子弟,无论官职和爵位都赶不上木齐,至今也只是领着闲差罢了,除非他能做承平王的世子,可赢封的弟弟赢禅也不容易对付。

    李妈妈一边伺候主子,一边琢磨田氏,天大的福气也得被田氏折腾没了。

    “田氏也该见到他了吧,承平郡王府……”永安侯夫人声音沙哑,透着一丝难言的羡慕,“一见他误终生,不曾遇见他,我也会后悔,可惜当时我身份不够,无法做他的妻子。”

    李妈妈装作没听见,侍奉永安侯夫人越发认真细致。

    承平郡王府,无庸公公对着跪在地上的赢封说了皇上的口谕,赢封看了一眼田氏,像是吞了苍蝇一样恶心,怎么说田氏都伺候过两个男人,他不要的女人最后硬是被皇上又塞回来,皇上真不是落他面子?

    “噗嗤,噗嗤。”

    赢禅强忍笑容,拱手道:“恭喜大哥简在帝心,恭喜大哥和田姨娘有情人终成眷属,大哥不仅多个刚从诏狱中释放的儿子,还多了个同被神机营指挥使抛弃的姨娘,啧啧,开国百年中,大哥的艳福是独一份的。”

    无庸公公饶有兴趣听着,回去可以同皇上说说,起码能让皇上心情好一点。

    田氏手足无措,完全不知该怎么办,只是王府一角,已经比她见过的最富丽堂皇的侯府好不少,可是这些人对她是满满的恶意,再不会有人护在她面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