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零九章 落空的算盘
    慕云回京,沐国公父子的案子也当有个结果。

    最近这一段日子,一波又一波的事,皇上已经许久不曾关心过慕云身上这桩差事了。

    无庸公公直到王公公背影完全隐没,才再一次迈开脚步,王公公对慕十三爷还真是全然的疼爱,太监怕是这世上最在意血脉的一群人了,本打算功成身退的王公公竟然肯接下西厂的位置……嘶,无庸公公脚下一顿,倒吸一口凉气。

    皇上的意思绝对是西厂压制东厂,否则也不会请出王公公,按说皇上最不喜欢厂卫,几次有心裁撤厂卫,但因为要对付太后娘娘和一些左右摇摆的朝臣,这才让厂卫保留下来。

    如今皇上一反常态重视厂卫,甚至还要再开一个西厂,不用想也明白以后两厂一卫怕是都要落在慕云手上,原本慕云就是接掌锦衣卫指挥使的最佳人选,唯一能监控锦衣卫的西厂厂公有是恨不得把慕云疼到骨子里的王公公,在朝廷上的大臣都得对慕云客客气气的。

    皇上这是完全信任慕云?

    无庸公公默默念了一声佛,安乐郡主到底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皇上明显在给安乐郡主增加实力,难怪皇上说以后朝臣们会模糊安乐郡主是女孩子的事实。

    三公子怕是既开心又烦躁吧,毕竟慕云对安乐郡主的心思,连他这样绝了情爱的无根之人都能看出一二,横竖三公子也该习惯了,以后爱慕郡主的人怕是会比三公子多。

    “公公,田氏已经被永安侯夫人接回侯府了。”

    小内侍毕恭毕敬的扶着无庸公公上马车,“咱们的人白跑了一趟,听说是慕三小姐亲自去接的田氏,母女两人在郡主给田氏置办的庄子上抱头痛哭,田氏还说郡主无情,远不如三小姐贴心孝顺。”

    无庸公公摇摇头:“世上若没有田氏这样的蠢人,会少很多的纷争麻烦,说郡主不孝顺?她以为自己在庄子上好吃好喝是谁给她的?天生就是作死的命,郡主都护不住她。”

    坐到马车上,无庸公公端正坐姿,“直接去永安侯府,接上田氏一起再去承平郡王府,我可不想为个蠢人再跑一趟。”

    若说三公子是皇上一手教出来的,在皇上身上偶尔会有承平郡王的影子,皇上对先帝感情很淡,对承平郡王却很复杂,有厌恨,有推崇,亦有防备。

    这也是他和王公公敢为承平郡王求情的原因,虽然这些年承平郡王隐居,皇上从未见过他,但是在皇上最危险时,承平郡王总会出现,撑住皇上病弱的身躯,等皇上重新站起,承平郡王再退回角落。

    不过这次皇上把田氏和木瑾硬是塞到郡王府,终于无法忍耐承平郡王,对郡王下手了吗?

    马车沿着京城大街前行,繁华的京城尽收无庸公公眼底,他相信皇上,却也为皇上悬着一颗心,毕竟承平郡王不是太后娘娘。

    倘若承平郡王忍无可忍,同皇上……京城还会留下几分繁华呢。

    皇上从来不是无敌的,阴暗处有不少人都等着皇上犯错,比如外邦人口中的上师,那人是不晓得感恩,竟是误会了皇上,对皇上有着刻骨铭心的痛恨。

    永安侯府也在内城,虽然离着顶级的勋贵重臣府邸有段距离,但也算离着皇宫不是很远。

    “侯府到了。”

    马车外的声音让无庸公公回神,撩起帘子看过去,这还是他第一次来永安侯宣读圣旨,侯府门口两座石狮子有点……陈旧了,比起真正勋贵侯府,永安侯府显出几分落寞。

    因柳二郎的关系,上门管侯府要债的债主才渐渐少了,不过他们给柳二郎面子不再登门逼安永侯还债,债务银子却没有烂掉,一向不在意金银的柳二郎也没想过帮侯府还债,永安侯卖了一些珍藏偿还一部分债务,不得不说木指挥使把永安侯坑得很惨。

    “去通知永安侯把田氏送出来。”

    这可是立场问题,无庸公公绝不会踏入永安侯府的,甚至连永安侯的面子都不会见。

    被木指挥使和郡主记恨上,他就是伺候皇上的老人也得脱一层皮。

    侯府得到消息后,乱作一团,此时正陪着永安侯夫人说话的田氏慌乱得手足无措,“夫人。”

    永安侯夫人平静的眸子闪过一抹暗芒,随即笑意盈盈,“你这也是苦尽甘来,能进承平郡王府是天大的喜事,我要恭喜你啊,早就说过,别叫我夫人,当时慕婳……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不,是我,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调换她们的身份。”

    田氏不顾李妈妈的阻拦跪在永安侯夫人面前,泪流满面哽咽道:“没有主子就没有奴婢,您对奴婢那么好,奴婢竟然……竟然为私利做了对不住主子的事,慕婳身上有奴婢卑贱的血脉,她是教不好的,是奴婢给您惹麻烦。”

    “你以后虽有承平郡王府大爷做靠山,还有瑾儿,本来无需再顾忌什么,但是牵扯到安乐郡主,你不可再说她任何不好的话了。”

    永安侯夫人拽起田氏,语重心长的说道:“你听我的,能同郡主交好是最好,若是郡主心里还有怨恨,你不妨顺着我她骂我两句,你们母女能和好如初,是我最大的心愿。虽然你进了承平郡王府,带不走安乐郡主,可是你毕竟是郡主的生母,别冷落了她。”

    “不,我没有这样的女儿。”

    一向柔弱顺从的田氏死命摇头,果决的重复道:“我绝不会再把她当女儿,一眼都不想见她。以后她走她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只当没有生过她,她……我的女儿死在刚将生时的痢疾。”

    李妈妈垂下眼睑,嘴角勾出一道弧度,不敢让气节的永安侯夫人看到,弧度很快隐去,恨其不争般叹息:“……主子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停劝呢,一儿一女多好啊,虽然他们不是一个父亲,但都是你的儿女,瑾少爷也多个帮手。”

    “三小姐才是瑾哥儿的帮手,我……”田氏拽住永安侯,哭道:“以后我只疼媛姐儿,求主子恩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