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零八章 世界地
    爽利泼辣的女子露出难得娇羞模样比一直娇羞柔顺的女子更显动人。

    木齐喃喃的说道:“她是凤夜叉……”眼中难得露出一抹惊艳之色,慕婳悄悄掐了木齐一把,悬着的一颗心放下了,他们两人之间有戏。

    慕婳并不是乱点鸳鸯谱,凤娘子的身份的确配不上已是侯爷了,木齐以前再不堪,也有许多勋贵朝臣的女儿愿意嫁过来,毕竟木齐只有女儿,没有儿子!

    只要续弦生下儿子就是侯府的世子,慕婳迟早要嫁出去的,侯府的一切都会留给儿子。

    木齐的宅门管事经历让他很难在对勋贵人家的小姐动心,爽朗知道一切又心疼爱慕父亲的凤娘子正合适,凤娘子能操持一间京城都闻名的酒楼,本身的能力是没得说,以后即便应付命妇也足够了。

    何况木齐走得是孤臣的路子,本就不需要妻子过多应付命妇,只要凤娘子不被人设计陷害,抓住把柄漏洞就行。

    哪怕凤娘子开始做得不好,她安乐郡主怕过谁?

    她只要认可继母就没人敢嘲讽凤娘子!

    木齐有名正言顺的妻子,田氏和木瑾便同他们没了关系,她跟着父亲不管进入承平郡王府的田氏也没人能说什么,以后田氏是生是死都同她没有任何关系。

    这一点木齐也想得明白。

    慕婳始终认为皇上会给承平郡王府下圣旨,为木瑾证明王孙公子的身份!田氏和木瑾会很高兴……慕婳看着满面羞红的凤娘子心中泛起淡淡的愧疚,她还是更在意父亲木齐,以前父亲过得不好,受尽欺凌侮辱,哪怕如今大权在握,以前的创伤也很难愈合。

    找一个更爱木齐,对木齐用情更深的女子更好一点。

    慕婳暗暗保证若是父亲以后对凤娘子不好,她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帮父亲的。

    “您们谈,我去看看你的属下。”

    慕婳的借口都是这般的与众不同,哪有一个女孩子去看神机营部署的,然木齐说道:“你帮我操练他们,这群臭小子以为挂上枪火就天下无敌了,枪火是神兵利器,但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凤娘子眸子化作一弯泉水,她见过木齐最卑贱的时候,也见过木齐崩溃自尽的狼狈,此时木齐头上还留着伤口绝说不上英俊,他交代慕婳时的沉稳,以及对女儿的疼爱,这些才是凤娘子爱慕他的原因。

    慕婳眸子璀璨明亮,练兵啊,她好久没有练兵了,“只要爹不心疼他们,他们就交给我了。”

    “我唯一心疼的人是你,那群小子随婳婳操练。”

    木齐满是骄傲的说道,以后谁敢再说她女儿遗传了他的怪病?她女儿就是被高人教出来的,木齐暗暗已经伪造高人教导慕婳的传言了,有皇上和慕云的配合,即便永安侯夫人说传言是假的,也不会有人相信!

    慕婳走到门口,轻声说道:“女追男隔层纱,凤姑姑同我爹就差一层窗户纸,您不嫌弃我爹的话,去同他说吧,谁说只有男子才能率先开口?”

    凤娘子点点头,在慕婳走出门后,直接关上房门,隔绝外面的干扰。

    慕婳一个个把躲在墙根窗角的人揪走,“我看训练你们很有必要。”

    “大小姐……大小姐就不好奇?”

    不知为何他们对大小姐又是敬佩又有几分亲近,大小姐身上有一股独特的味道,慕婳笑盈盈的问道;“你们真想听?”

    众人点点头,慕婳手背在身后,笑容越发灿烂:“谁能完成我制定的训练计划,我就让谁去。”

    “……不是没有希望?”

    “还是有希望的,真正没希望得是……”慕婳语气一顿,微微扬起头:“谁打得过我。”

    神机营侍卫有捂脸的,有低头的,有看着大小姐发呆的。

    慕婳继续问道:“我说得不对?”

    “对,太对了。”

    他们对能打过大小姐已经绝望,“您说得都是大实话,大小姐天下无敌。”

    一群人凑在慕婳面前谈笑,慕婳也没有同他们疏远,宛若回到曾经的峥嵘岁月,几句话几个段子,笑谈间的指点就能让这些眼高于顶的人心服口服。

    安乐郡主是有真本事的人,他们敬重亲近安乐郡主绝不只是溜须拍马,因为他们的上峰把慕婳当做珍宝眼珠子。

    在校场上,慕婳用枪法令他们拜服,精湛的骑射已经让一群人不知该怎么表现佩服了,目光追随着安乐郡主,好似她成了他们的信仰。

    慕婳也没有藏私,“枪火的精准是练出来的,不舍得弹药怎么成?把所有弹药都搬出来,每天你们要打抢,不可以偷懒,枪火若是用不好,比烧火棍都不如。”

    众人谁不想用枪火?

    有了郡主这句话,他们以后就能每天练枪了,不过枪火的管制依然很严,慕婳认同皇上的主张,枪火决不能泛滥,更不能让神机营出门填装实弹,只有在紧急状况下才能配发实弹。

    有规则就有漏洞,但不能因为有可能出现的危险就不去发展神兵利器,不给神机营训练的弹药。

    *****

    皇宫中,皇上捏着棋子,笑呵呵的说道:“三郎的心眼就是多,朕看木齐没领会三郎话中的精髓。”

    无庸公公躬身落子,“三公子是您教出来的。”

    “是啊,是朕教出来的,也是朕让他走上这条路……等他走到终点,不要怨恨朕。”

    皇上望着悬挂在墙壁上的地图久久不曾回神,又有小太监来回事,无庸公公听后露出惊讶之色,低声问道:“消息属实?”

    小太监点点头,无庸公公回到皇上身边,压低声音说了一遍,“您刚下令严查枪火和弹药,郡主怕是没听说才会……”

    皇上斜睨无庸公公一眼,漫不经心的说道:“朕竟是不知你同安乐郡主也攀上关系了?内廷的大太监还不够她用?”

    “奴才对皇上忠心耿耿,同郡主不熟。”无庸公公连忙跪下,冷汗湿透衣衫,“奴才从未拿过安乐郡主的好处,只是为……您是疼爱信任郡主的。”

    皇上扔下棋子和尚未分出胜负的棋局,一把扯开挡住地图另外一面的帷幕,“有了婳婳和三郎,朕无忧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