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零六章 来自女婿的建议
    木齐的冷静之下更多是无奈。

    “你不在勋贵圈子长大是一件好事,你……”木齐眸子淡漠,隐隐有几分嘲讽,“侍奉过男主人的女婢不都有运气被收做通房,想从通房成为侍妾更是难上加难。”

    “木叔叔。”

    “听我说完。”

    木齐一派坦然,拽柳三郎坐在自己身边,并招呼属下准备酒宴,看着身侧相貌英俊儒雅的少年,哪怕再嘴硬也得承认柳三郎是最顶尖的俊才。

    更难得是他对女儿那片心,若不是为婳婳,木齐相信柳三郎绝不会来看望他,甚至打算出手帮他。

    “我没有养婳婳一天,却享到女儿的福气,三郎啊,我这心里又是感慨又是苦涩。”

    木齐仰头喝了酒,柳三郎又给他满上,木齐接连喝了两杯,眼中越发清明不见任何醉意,“自己做过的事,无论后果有多不堪,也要自己担负起来,皇上……他不会故意折辱我,他是万不得已,不是做皇帝就能完全随心所欲,当日我跪在他面前向他宣誓效忠,就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我也不隐瞒你,当时能娶到田氏,我还很高兴呢,毕竟那是主子用过的女人,哈哈,做奴才的木齐就是这么的卑贱,被人踩在烂泥中依然不懂得反抗。做过宅门后宅小管事,又是永安侯的小厮,当年我见的太多太多了,主子梳笼过的女人能嫁给你,那是主子看得起你,现在想来我不过是娶了一个不是处子的女人,养了一个不知是谁的种的儿子,同我一起伺候永安侯的小厮……也有被他随手送给权贵的,做了奴才的人性命不由己,身体不由己,我该庆幸永安侯只是偶尔叫小厮败火,他不爱……不喜欢**男人。”

    柳三郎抬手挡住木齐再次端起的酒杯。

    木齐笑道:“你现在不想听,以后我可就不同你说了,你迟早要回到魏王府,甚至要走得更远……”

    他的声音低沉且很轻,“皇上对你寄往很深,我也算是皇上最为信任的人,同皇上情分非常,然而我比不上你,皇上不会让任何人毁掉或是侮辱你一分,三郎,我知道你并非看起来一般只能依靠皇上,连……”

    打了个酒嗝,酒气直冲柳三郎鼻子,听到更轻的声音:“连我都知道的事,三郎以为皇上看不出?皇上不仅没有道破,反而纵容你。”

    木齐食指点了点柳三郎的额头,“你是个最幸运的小子,要珍惜你那份幸运,不是所有人都有你的运气。”

    “木叔叔以为郡主是个怎样的女孩子?”

    “嗯?”

    “郡主外刚内柔,对不相干的人冷硬到底,但对她放在心上的人却是完全不曾防备过,有时候明知道他们一切都是佯装出来的,也难免心软。”

    柳三郎抿了口酒,“在来见木叔叔之前,我正同陈四郎在一起,他心里肯定是想着若是当初不曾悔婚,如今郡主就是他的。”

    木齐有点明悟,换他主动给柳三郎倒酒,慕婳对他孝顺,处处为他着想,可他总觉得他们父女之间还查了点什么。

    “就算他当初不曾悔婚也得不到郡主的心。”柳三郎淡淡说道:“他脸皮不够厚,放不下男人的架子,在心仪的女孩子面前,面子算什么?他无法完全相信郡主,不信郡主对他的尊重,以为失去面子便失去尊严,沦为被女子捏住脖子的无能男人,虽然他几次三番被郡主所救,但直到现在他还是不够相信郡主。”

    “此时他只是有一点点明悟罢了,不过等他彻底觉悟……我和郡主的孩子都可能有了。”

    柳三郎端着酒杯,温柔模糊他的年龄,他不再是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少年,有着男人的深沉和成熟,“我是所有爱慕郡主的人中最先先明白的一个,所以我离郡主最近。”

    “你还叫她郡主?”木齐颇为意外,摸着下颚的胡须陷入沉思,也许他也可以试试?

    不愧是皇上养大的,心眼儿就是多!

    “有些称呼只能叫给她听,想通了就不要迟疑,这件事对木叔叔未必都是坏事,您以为沐国公还有多久才能想明白?您猜伯父会不会把郡主当做女儿?您也知道我是伯父教的,按照段数和本身条件,皇上可比木叔叔您有优势。”

    “皇上是有公主的。”

    “伯父还有儿子呢,他对我的关爱维护是皇子们能比的?太子如今是个怎样的地位,木叔叔不用我来说。”柳三郎眼底划过异色,轻声道:“说句诛心的话,就算齐王赵王顺从就藩,皇上也不会准许。”

    木齐打了激灵,看着慢悠悠品酒的少年,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轻声说道:“你悠着点,别把婳婳给连累了,否则你就是再有本事,对婳婳再好,我也不会让你亲近她一步。”

    “木叔叔认为郡主是更相信我?还是相信您?”

    柳三郎目光好似能看透木齐的心事,“该是我的,谁也不能夺走,若是连妻子和子女都不顾上,争来那些东西有何意义?”骨节分明的手指扣紧酒杯,伯父问过他魏王世子是不是够了,他早就想明白根本不够。

    围绕在慕婳身边的麻烦和对他不利的人越来越多,身份越来越贵重,皇上如今可以保护他,万一皇上归天,他还能靠谁?皇上今日对他的放纵,就是让他打牢根基,倘若他令伯父失望……伯父会给寻个桃花源养起来。

    柳三郎向愣神的木齐举起酒杯,“我祝木叔叔马到功成。”

    “你为何要提醒我?”

    “讨好未来的泰山大人不是每个女婿该做的?”

    “你倒是不客气,我还没承认你是我女婿。”

    “迟早的事。”柳三郎笃定的回道,“郡主应该快到了,我再留下来会容易引起郡主的怀疑,我先走一步,还要提醒木叔叔一点,尽快娶个夫人,郡主有了继母,他们再做什么都影响不到你们。”

    木齐道:“我本来是不想再续娶的,你这么说了,这一次我听你的,婳婳的确需要一个好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