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四百零五章 其人其事
    魏王三子学了帝王之术,怎么想都很危险,以陈四郎聪明的脑子都想不通宫中的皇上到底在想什么。

    “对了,方才长公主为何匆忙离去?”

    既然想不通,陈四郎也就不费了,深不可测的三公子轮不到他操心,他唯一能做得就是三公子翻船出现意外时,把慕婳拽上来,虽然慕婳未必会抛下柳三郎,但是陈四郎还是会给慕婳提供一条生路,大不了他帮衬柳三郎一把。

    “咱们两人也算是同伴,当坦诚相告,彼此信任,无论将来咱们是不是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在朝廷上代表不同的利益,我们之间是敌是友都不会涉及慕婳。”

    陈四郎郑重的说道:“我不仅欠她几次救命之恩,在事关慕婳,你该相信我。”

    “伯父曾说过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柳三郎笑道:“以前我坚信,碰到郡主总会有意外,人生充满意外和不可测才精彩,你我正年轻,争得起,也输得起。”

    “你在同我显摆?!我不想听皇上是怎么教你的,你所学,我这辈子都用不上,这辈子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位居人臣,史书上留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激励不少的人,除了乱世之外,这句话就是错的,没人能轻易打破固有的阶层,尤其科举给了寒门学子希望,我们最大的成就便是做首辅了吧。”

    陈四郎不知三公子将来的成就在哪,若是因为柳三郎帝国有了乱相,还是算了,他的性子也不是能趁乱取胜的,何况慕婳比他们单纯得多,她亦比他们更不愿意看到帝国分崩离析。

    “宫中传言承平郡王入宫替木瑾求情,恳请太后娘娘念在往日情分,特赦木瑾。”

    木瑾的罪名是陷害陈四郎,挑拨学子内斗,但最致命让皇上非杀他不可的罪名却是得罪慕婳。陈四郎再次为自己薄弱的地位神伤,从来就没人问过他的意见。

    柳三郎道:“归根到底还是你我不够强,不如承平郡王,他出面纵是皇上不甘心,也要退让一步,当日程大学士把一切的罪名都推到木瑾头上,皇上释放木瑾,程大学士自会再送来两个替罪羊,哪怕是他的侄子也在所不惜,因为他不敢得罪承平郡王。”

    “承平郡王?他是哪个王爷,我怎么从未听过?”

    “一个本以为不会再出现在朝廷上的能人,我也只是听过宗室王爷中有这么一位,先帝在时,封他为平王,他比先帝小十多岁,算是先帝养大的,一直很受先帝喜爱,据说比先帝的儿子还要得宠,成年后他并没就藩,反而留在先帝身边,应该是先帝留给皇上的辅政宗室。”

    “先帝过世,皇上登基,改封他为承平郡王。”

    柳三郎面色平静,“木瑾很快会被放出来,有太后娘娘和太子在,木瑾许是会成为你我科举上的对手。”

    “承平郡王以何名义求皇上开恩?毕竟木瑾是皇上亲自勾决的,就算是特赦也要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木瑾这些年在京城名声是不错,可我从没听说他和承平王府,不,没听说他和皇族宗室有关联。”

    “承平郡王同魏王不一样,正妃早逝一直没有再续娶,身边也无侧妃侍妾,据说承平郡王给先帝守陵时坏了身子,不能人道……”

    “咳咳。”

    陈四郎差一点被口水噎住,给先帝守陵守成不能人道?其中……他抬头看过去,柳三郎正好看过来,两人几乎同时点头,同时别开目光。

    “他早年收养了两个宗室子弟,认做义子,虽没有明确册封谁为世子,但以后承平王府的继承人就在他们两人之间,十几年前,承平郡王可不是籍籍无名之辈,他的义子亦是京城最有名的王孙公子。”

    柳三郎顿了顿,脸上闪过恼怒:“木瑾有可能是承平郡王义子的骨肉,据我得到的消息……永安侯夫人尚在闺中时,曾爱慕过承平郡王的长子,也曾认识英国公,后来不知是何原因,承平郡王把义子送去西南,他自己也几乎从朝廷上消失,直到五天前,他的义子才回京,而回京后便接到永安侯夫人的求救书信,还提到当初田氏。”

    “承平郡王的义子也没儿子?”陈四郎知道田氏是谁,暗暗感叹一句,勋贵圈子真是够乱的。

    “有,只是唯一的儿子只有三岁,身体孱弱,不知能不能站得住。那两兄弟有在争夺世子的位置,有没有儿子很关键,他不会轻易放弃白捡的儿子。不管木瑾是不是他的骨血,先救下来,算是有了成年的儿子,在争位时底气更足,”

    “木瑾是承平郡王的孙子?一个把自己妹妹送给草莽糟蹋的畜生竟也是宗族血脉。”

    陈四郎嘲讽的说道:“宗室不仅出三公子这样风光霁月的英才,也有丧尽天良的败类。”

    趁此机会不如好好奚落即将恢复王孙公子身份的柳三郎一顿,仔细一想其中的牵扯,陈四郎脸白了不少,“岂不是……岂不是木大人被田氏给算计了?娶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柳三郎淡淡嗯了一声,不紧不慢起身,“我要去见木叔叔,已经安排好厢房,陈世兄可以先去歇息,少什么物什,直接同管家说就是。”

    “……我也去。”陈四郎紧跟着起身,柳三郎慢吞吞说道:“皇上同木叔叔不仅有君臣之谊,更有兄弟之情,陈世兄同木叔叔不熟,这等私事也不好让外人知晓,在木瑾特赦没有传遍京城前,陈世兄最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柳三郎走了出去,陈四郎抬起的手颓然放下,“有个好伯父,你嘚瑟什么?让木大人大丢脸面的事,以为能落下好?”只要是男人都忍不住。

    然而柳三郎见到得是极为平静的木齐,他一向精明的脑袋有点乱。

    木齐看了柳三郎一眼,“我是有病,时常犯病,但是我不会为这件事发疯,你没有做过奴才,不明白奴才娶女主人的陪房丫鬟就不该去想妻子是否是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