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九十三章 闲言碎语
    三小姐以往是看不上木齐的,以前总是把木齐对自己的宠爱当做理所当然,等到失去后,三小姐恍然大悟无论是懦弱无能的木齐还是如今颇得皇上信任的神机营指挥使,木齐是最好的父亲。

    以前木齐对她的疼爱远在木瑾之上,现在三小姐已经不奢望再得到木齐的宠爱了。

    长青先生看了一眼三小姐,似笑非笑的说道:“有人收到挫折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也有人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逆流而上,涅槃重生,慕三小姐让人刮目相看。”

    “先生一帆风顺,不曾知道蜕变的痛苦。”

    三小姐脸上浮现一抹苦涩,若不是遇见那人,她这一辈子都会被那对痞子父子毁掉,“一层层剖析自己,反省自己的过错,向最恨的贱人……郡主学习,其中的痛苦除了我之外,旁人永远无法体会,何况我不展现出价值来,上面的人也不会帮我在主子面前说话,先生以为柳二郎是好笼络的?”

    人人都在演戏,而且都在很认真的演戏,慕媛直到惨败慕婳,差一点失去一切才明白过来,不是只有她擅长伪装,比她厉害的‘戏子’有很多,不能改变,只能顺从接受,当时慕媛无比庆幸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若是没有柳二郎这条线,主人也不会收拢她。

    柳娘子不喜欢慕婳,当然也不喜欢她,柳二郎又是个孝顺的女儿,慕三小姐为让柳娘子对自己改观用了不少的心思,承受不少的责难,她为了柳二郎都忍下来了,讨好巴结柳娘子,柳三郎被关进天牢,三小姐暗中串联柳二郎他们,让柳娘子相信一切都是慕婳的错,慕婳是灾星,柳三郎是中了美人计才帮慕婳顶罪。

    哪家摊上慕婳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今日是皇上宠爱的柳三郎倒霉,明日许是就轮到旁人,最终会家破人亡,慕婳就是吸附别人福气的妖孽,每一次都是踩着别人向上爬。

    本就不喜慕婳的柳娘子相信她的一番说辞,亲自去见慕婳……结果不出三小姐预料,柳娘子什么都没做到,反倒被慕婳教训一通,三小姐是有几分失望的,以为柳娘子能凭柳三郎生母的身份让慕婳有所顾忌,起码柳娘子能占据上风,压一压慕婳也好。

    可惜慕婳根本就没给柳娘子面子,好在她不是没有收获,柳娘子更加不喜慕婳,对三小姐反而宽容一点,不在阻止柳二郎同她见面,不过三小姐若是无法彻底解决皇上赐婚的婚事,柳娘子依然不看好她。

    “能被你笼络住,柳二郎不过如此。”长青先生淡淡说道。

    慕三小姐笑容渐冷,“二郎他在才学名气上比不过先生,但是二郎对我体贴温柔,他又是魏王二子,堂堂正正宗室子弟,将来有主子的支持必能被册世子,女子所求得无外乎一心一意的良人,能给妻子尊荣身份贵重男子,才华名气……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东西罢了。”

    “我可不是说先生没用,只是您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

    三小姐耳上挂着的珍珠耳环随着她掷地有声的话语而晃动,荡漾出莹润的光泽,衬托她越发明艳,刘大人爱好比较奇特也为三小姐迷惑了一下,到底怕长青先生太难看,忙打圆场,“好了,好了,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为主子效命……”

    “那人是你们的主子,不是我的。”

    长青先生缓缓起身,摇摇晃晃向外走去,吟唱古风的曲子,潇洒离去。

    “狂妄!”慕三小姐捏着茶杯,呸了一句,“偏偏上面的人把他当做祖宗似的供着,鬼谷子传人的本事我是没看到,只见到一个整日抱着酒瓶子的醉鬼,真不知他给主子灌了什么迷魂汤,主子那般精明的人竟然相信他,有机会……我一定要在主子面前揭穿他的真面目。”

    礼部尚书刘大人淡淡的笑道:“才子总有一点不同凡响的性情,长青先生既为上师所看中,定是有原因的,我们做好上师交代的事就好,长青先生不是我等能过问的,明日早朝太子那方偃旗息鼓不会弹劾木齐,齐王殿下那边还要靠你开解了,咱们所有的力量都要集中对付柳三郎,毕竟他才是上师交代必须除掉的人!”

    “皇上还真是宠爱柳三郎,为他宁可牺牲木齐转移齐王赵王的注意力。”三小姐冷笑一声,“皇上不能为所欲为,天下是皇上的,也是朝臣的,是该让皇上明白臣子和百姓的重要了,我就不信皇上能护着柳三郎一辈子。”

    刘大人目光颇为复杂,喃喃念道一句:“可惜了。”

    天牢门口,慕婳再次愕然看着皇上掏出银子贿赂牢头,皇上笑呵呵把银子塞到牢头手上,“我和她都是柳三郎的亲人,你就行个方便让我进去吧,旁人肯定不知道,我们就看三郎一眼,看你的年岁也是有儿女的,三郎关在天牢,我若不去看一眼,无法放心,而且我这丫头对三郎也是一派爱慕之心,你看她是不是和三郎很般配?”

    牢头掂量着手中的银子,面前的中年男子一派和蔼,文质彬彬让人心生好感,“若是旁人,我就大着胆子通融一二,让秀才你进去了,可柳三公子不同一般人,纵然你们是从宛城来的,你还是他启蒙老师,没有上面的命令,我无法放你们进去。”

    “这位先生。”牢头拽了教书先生一把,小声嘀咕:“我说句打嘴的话,看你也是疼女儿的,不管三公子当初是否有过许诺,您最好还是给你家丫头另寻旁人,三公子是魏王殿下的儿子,正经八百的皇室子弟,他还得到太祖的恩赐,满京城有不少勋贵重臣都看上三公子,前一阵三公子入狱,皇上不是又关进来一批人吗?”

    皇上点点头,“我听说了,他们怎么……都看上三郎了?”

    “有女儿的人都试探过柳三公子的口风,三公子……”牢头压低声音,“据说钦慕安乐郡主,除了郡主外,谁都不会娶,魏王殿下为此老伤心了,说三公子是自己找罪受。”

    慕婳听不下去了,直接掏出皇上赏赐的令牌,“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吧。”

    ps更新顺序颠倒了,第三更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