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偶遇
    皇上说着说着眼睛眯成两道月芽,好似见到仙童一般漂亮精致的小娃娃,粉白粉白的,眼睛大大,小嘴红红,鼻梁肯定像三郎一样高挺,男孩子还是要像三郎多一点才好,慕婳的眉眼太精致了。

    “若是儿子随你,我怕没他长大,就得被人抢了去。”

    皇上忧心忡忡的嘀咕,慕婳顿时一脑门黑线,说得她已经怀孕似的,直接拽住皇上的胳膊,慕婳直径向前走,琉璃厂也会有些官员来淘宝,万一同傻傻的皇上打了照面,他们是当看不到呢?还是当认不出呢。

    皇上乖巧般任由慕婳拽着前行,她的手紧紧握住他的手腕,粉白的指甲不似女孩子那般涂抹鲜艳的凤仙花汁,指甲饱满圆润,宛若扣在指头上的粉珠,皇上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整个人也比往日显得温柔雅致。

    捧着大部分礼盒的无庸公公小跑跟在后面,察觉到皇上的好心情,无庸公公提再多的小玩应也不觉得沉重,皇上已经许久没有似今日这般愉悦了,哪怕把太后娘娘赶回慈宁宫荣养,皇上都没今日笑得多,笑得真挚。

    等到远离人群,慕婳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她竟让帝王走在自己的身后,还拽着皇上的胳膊?!“皇上……”

    “不要叫我皇上,你随三郎称呼我就好,横竖我还是木齐的义兄,你叫杨耀三叔,可不能偏心不叫我。”

    皇上说得很委屈,慕婳本身就是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当日拿厚脸皮的柳三郎没有办法,自然此时对皇上也是无奈的,低声道:“伯父就没有想过,万一生出来的儿女既不像我,也不像柳三郎怎么办?我……我听人提过,有的儿女专挑父母优点长,而有得儿女比较奇特,会继承父母双方的缺点,不是父母漂亮,生出来的儿女都是漂亮的。”

    “这有什么啊,你和三郎又不是养不起,只要生出来的孩子不管丑俊都是精贵的,再过上三四年,朝政也平稳了,我和木齐他们空闲时间会多,你们尽管生,我们帮忙带孩子。”

    “……”

    慕婳嘴角抽抽了两下,难道皇上听不出她方才是胡说八道吗?皇上这话一出口,让她怎么接?

    她和三郎只负责生,皇上和木齐负责养?

    皇上一本正经的说道:“你和三郎都很漂亮,容貌才情上根本就没有缺点,其实你们生出来的儿女想集成你们的缺点,挺困难的,咱们就别为难孩子了,他们也不容易不是?哎,婳婳,你怎么走了,我还没说完呢。”

    慕婳撇下皇上向前走,背影都带着一分无奈和赌气,皇上笑容可掬,脚下生风追上去,“婳婳哪不满意可以同我说嘛,你不说我怎知道哪里说错了?婳婳,婳婳……”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个宠溺女儿的父亲哄着耍小性子的女儿,百般娇宠,千般顺从,“前面有一家小店的包子特别好吃,我们一起去吃吧。”

    “不去。”慕婳闷闷冷硬的回道。

    “哦,婳婳是着急见三郎吗?”

    皇上笑呵呵的说道:“我们边走边吃,虽是没了风度,可也能快点见到三郎。”

    慕婳今日无语的时候特别多,眼前有顶轿子停下,一位五旬左右大腹翩翩的男人从轿子上下来,面白长脸,长眼蓄须,养尊处优,慕婳下意识挡在皇上面前,把皇上护在自己身后,皇上微微低头,让比他矮上两头的慕婳挡住自己,唇边勾起轻声说道:“礼部尚书?”

    慕婳不明白自己挡着皇上干什么,下意识不愿意让礼部尚书见到接地气的帝王,还不是怕折损了皇上的颜面?礼部尚书可是太后娘娘的娘家人,皇上还要称呼一声表哥的。

    “他轻车简从来琉璃厂做什么?”慕婳眉头拧紧,不是所有重臣勋贵都似皇上爱亲自来琉璃厂淘宝,他们一般都是让店铺的掌柜带着东西去府邸,即便逛逛店铺,也不会来琉璃厂,多是去夏氏商行等高档的商行。

    他左顾右盼,好似在寻找什么,又好似在查看四周有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慕婳抬起胳膊护着皇上闪到暗影处,眼见他走进一间很普通的茶楼,慕婳轻声道:“不大对劲,按说他不是应该跟着太子?”

    东宫闹出这样大的动静,凡是投靠在太子的朝臣都会去东宫看上一眼,向太子讨个主意,太后娘娘是支持太子的,所有她提拔的官员和亲眷大多靠向太子,礼部尚书是太后娘家难得德才兼备的人,距离内阁阁老也只有一步之遥,不是原先首辅硬是压着他,他早就通过廷推入阁了。

    慕婳觉得他是怨恨首辅的。

    皇上轻声说道:“他若是不来才奇怪。”

    慕婳惊讶般回头,“伯父?!”

    “再等等,再看看还有谁。”皇上眸子深沉,“本没指望能碰面,他们一个个胆子都很大,把朕这个皇帝当做傀儡摆布,朕的厂卫可若是查不明白,朕就再开一个西厂。”

    “咱们运气不错啊。”皇上语调又轻快起来,仿佛方才说出再开西厂的人不是他。

    慕婳沉默片刻问道:“您打算把西厂交给谁?我二哥当锦衣卫已经很忙了。”

    西厂出现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前朝内廷以及东厂,锦衣卫都会把西厂当做敌人,各方势力极有可能联手先让西厂寸步难行,慕婳可不希望慕云成了悲剧。

    “交给慕云的舅舅,他是看着朕长大的,也该让他活动活动筋骨了。”

    “……皇上真是人尽其用。”慕婳翻了翻眼睑,这同把西厂交给二哥有什么区别,如今谁不知道二哥是她王公公的命根子?

    外面都说王公公为二哥连太后都背叛了,其实慕婳觉得那位公公从头至尾都是皇上的人!

    他更信任皇上!

    “竟然还有她?婳婳,她是不是永安侯的三丫头,同你不对付那个?”

    皇上仿佛没有听出慕婳的嘲讽,低声道:“看来齐王也没闲着,很好,很好,都闹起来才有趣,朕倒要看看他是怎么把皇子们陷入绝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