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九十章 帝王的另一面
    皇上此话是警告他们?

    还是嫌弃京城不太平?!

    亦或是嫌弃他们不如安乐郡主?跟在皇上身边就是累赘?

    等到朝臣意识到皇上又微服出宫,皇上和慕婳已经没了踪影,只留下在御书房侍奉的内侍和侍卫。

    他们揣着奏折向皇上禀告,可皇上却潇洒的微服私访去了。

    “你们猜皇上去了何处?”

    “……许是大理寺的衙门,怕是去天牢了。”

    “去看望探视柳三公子?还是看望陪儿子入狱的魏王殿下?”

    说话的朝臣声音很轻,魏王殿下涉及的案子事关太后娘家,没准魏王妃遇袭就是给此事引起来的,那群刺客未必就是冲着安乐郡主。

    程澄波澜不惊的脸上浮现一抹复杂,“我在此处等皇上回宫。”

    “我等愿陪程大人一起等候皇上,方才没来得急劝解皇上,皇上不该时常出宫,不是京城不太平有刺客出没,而是帝王该呆在宫中,省得万一皇上出了意外,动摇帝国的根本。”

    站在御书房外的大臣同时点头,皇上总是微服私访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事,被皇上听到不好的传闻,他们根本解释不清楚,太后娘娘辅政时,他们不曾注意养病的皇上是否出宫,所以他们不明白皇上手中的势力到底有多庞大。

    皇上是让太后娘娘逼的,只能时常出宫自己找乐子。

    *****

    “你说得经营玻璃的法子是可行的,我已经命人操办起来,原本我还想着在帝国各处设立商铺,你的法子比我的法子更便捷,也少了许多不必要的纷争。”

    儒雅的中年文人手中摇着扇子,含笑同身边带着惟帽的女孩子说话,“天工坊弄出玻璃并非是高价赚银子。”

    “我晓得您想方便百姓。”慕婳出宫时就给自己扣上当了半张脸的惟帽,毕竟她这张脸在京城辨识度还是很高的,万一被京城百姓认出来,皇上就别想再微服私访了。

    在御书房时,皇上等她吃饱喝足,直接换了装束,潇洒同慕婳说,朕带去你见三郎,你是不是想他了?

    慕婳没来及辩解或是想清楚自己是不是想念柳三郎,她就被皇上拽出御书房,屁颠屁颠跟着,不,保护皇上微服出宫,慕婳看着蹲在摊位前同小商贩砍价的皇上,抹了一把额头不存在的冷汗,皇上不是要去大理寺天牢看柳三郎吗?

    他溜达到京城最繁华的琉璃厂是几个意思?

    帝都京城有两大商贩云集的地方,一是琉璃厂,二是京城城隍庙,柳三郎入狱前,曾带慕婳游玩过一遍,慕婳对这两处并不算陌生,然而皇上……在琉璃厂根本就是如鱼得水,同经营几年的商铺掌柜都能说上两句,还有古玩商铺的掌柜同皇上勾肩搭背显摆自己的私藏。

    换了一身长随打扮,黏上胡须的无庸公公压低声音:“主子时常来琉璃厂捡漏,同这些人很熟悉,有时他们收到拿不准的古玩,也会专门留下来让主子帮忙掌眼。”

    慕婳艰难的点点头,当今皇上也太……太接地气了,是这句话吧,慕婳对太遥远的记忆一直不愿意回想,只是偶尔会蹦出几句话来。

    “这只簪子的确不错,做工精致,用料也很好,簪头的蔷薇栩栩如生,不比珍宝阁的首饰差。”

    皇上蹲在同小商贩交流,“若是我没看错该是大师的手笔,所用的翡翠……应该是……”

    “看客官就是懂行的人。”商贩年岁不大,面白无须,看似个落魄的富贵公子,小声提醒道:“那位大师倒霉涉及到大案中,被牵连砍了脑袋,咱们还是不要提他了。”

    皇上笑着点头,商贩暗暗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旁边的女孩子,虽然挡了半张脸,却是一位年轻小姑娘,仅露一半的脸已是绝色了,就是皮肤稍微差了一点,不怪他能看出小姑娘的不凡,曾经他也是名门公子,只是因为家道中落,祖父父亲相继过世,他又是个庶出,不受嫡母待见,只能摆着昔日家中的物什,在琉璃厂混一口饭吃。

    他曾经富贵过,看人要比寻常百姓精准,眼前宛若教书先生的男人出身想来极好,“那边的小姑娘是先生的女儿吧,长得可真漂亮。”

    皇上笑得只见牙,不见眼,商贩忙有吹捧一番,转门捡好听的说,把慕婳赞得天上有,地上无,慕婳翻了个白眼儿,怕暴漏身份倒也没否定,皇上大手一挥几乎把商贩摊位上看的过眼的收拾小饰品都包圆了。

    商贩的嘴更甜上几分,殷勤把首饰装进盒子里,递给慕婳,“先生给小姐买的,小姐真是有福气,有先生这样疼女儿的好父亲。”

    慕婳:“……”

    无庸公公眼明手快,主动接下礼盒,大有深意看了商贩一眼,皇上站起身,跺了跺发麻的双脚,把手中的蔷薇簪子插在慕婳头上,后退两步仔细打量半晌,满意点点头:“好看,蔷薇花虽不是名品,很适合你,我希望你似蔷薇,谁敢攀折你,狠狠用你的刺扎他。”

    慕婳:“……”

    无庸公公心里默念,郡主还不够嚣张吗?何况郡主哪里像蔷薇,根本就是一颗刺头,身上的刺又坚又硬。

    “是不是该去看柳三郎了?”慕婳明显感到皇上还想在琉璃厂逛下去,无庸公公已经快拿不住手中的东西了,她跟随皇上逛街,才明白男子战斗力也很强。

    也清楚的认识到柳三郎受皇上影响颇深,他们都很能买东西!

    尤其是愿意给她买一些首饰小玩应。

    这些琐碎的小玩应淘起来很费功夫,慕婳没有耐性去一样样看,然而皇上和柳三郎却是乐此不彼。

    皇上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笑呵呵说道:“我就知道你想他了,婳婳啊,在我面前就不用藏着掖着了,我不是木齐防着三郎,以后你有什么想不通的事尽管来问我,若是想念三郎也要同我说,我会帮你的,虽然把你嫁给三郎,我也有点舍不得,女孩子嘛,总是要嫁人的,你再也找不到比三郎更好的夫婿人选了。以后你……你和三郎生出的孩子啊,肯定好看又聪明,能文能武,精明干练!”

    慕婳扶着额头,“您想得真多。”

    ps本文的皇帝是很接地气,继续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