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妻华 > 第三百八十章 迷雾重重
    请输入正文。请注意: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要求,请勿上传任何色情、低俗、涉政等违法违规内容,我们将会根据法规进行审核处理和上报。五城兵马司的人赶到之后,立刻加入战团,有了官方的人,那群假冒神机营的人立刻落于下风,边打边退,然而他们依然无法摆脱被全歼的命运。

    很快他们便被剿灭,同样他们没有留下任何的口供,不是挥刀自尽,就是被官差砍死。

    慕婳明白五城兵马司的人怕麻烦,绝对不会留有活口,从他们身上未必能问出些什么东西来,这样的事情根本无需证据,只是看哪方面倒霉被当做幕后黑手罢了。

    在皇上完全掌握下的京城重地,不仅有人当街行刺魏王妃和安乐郡主,更有人假冒神机营……皇上还会信任神机营指挥使吗?

    显而易见,木齐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

    尤其是刺客用得是枪火,只有神机营配备的枪火流传在外,不知会有多少人跟着倒霉。

    慕婳隐隐担心木齐担不起朝廷上的攻讦,虽然皇上把木齐当兄弟,但是为人臣子把皇上当做兄长看等同于找死。

    五城兵马司的人向走下马车的魏王妃请罪,魏王妃一如既往的高傲,狠狠痛批了他们一顿,就跟训斥三孙子似的,五城兵马司的官差愣是不敢还嘴,慕婳的心更是下沉一分,以前绝对低估魏王妃的份量。

    魏王妃并非完全仗着太后娘娘的势力,她同皇上之间,还有魏王之间……慕婳正在思索之时,木齐领人赶到了,他完全无视魏王妃,直奔自己的女儿。

    方才一番交战,慕婳又是翻滚,又是还击,衣裙上除了灰尘外,还沾染不少的血污,看起来极是狼狈,木齐几乎是滚下马的,小心翼翼站在女儿面前,“婳婳,我……我……”

    他声音哽咽,眼圈泛着潮红,为何女儿遇见危险,他总是最后一个赶到?

    莫怪婳婳对他生疏,似他这样无法保护女儿的父亲要来何用?

    慕婳最是见不得木齐一副要落泪的模样,男人双目含泪让人心头瑟瑟的,“爹,我没事的,您看,我一点都没有受伤

    ……”

    木齐好似真在哭啊,慕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更不清楚如何安慰木齐,如同前世她抬手轻轻搭在木齐肩头,轻轻的拍了又拍,木齐狠狠抹了一把眼睛,恶狠狠的发誓:“此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完全一副要找人报仇的样子,慕婳轻声说道:“您冷静一点,此事……您能不能洗脱嫌疑……”

    “爹,您做什么去?”

    木齐直接翻身上马,看着追到马前的女儿,她脸上的尘土血污也掩饰不住担心,手指轻轻颤抖描绘女儿的眉眼,“爹给你报仇!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我的女儿谁也碰不得!”

    幕婳目送木齐纵马扬鞭离开京城,不是去皇宫,而是出了京城,她爹这是要造反吗?

    她爹这不是将把柄主动送到皇上手上?

    就算皇上不介意,可是面对满朝的弹劾攻讦,皇上怕是也要重重处置木齐,一个人永远不要妄想同整个世界为敌,哪怕那人是皇上也不成啊。

    “你们还不赶紧去追我爹?快点去拦住他。”

    慕婳对着簇拥着自己的神机营侍卫叫嚷,这些人不拦着木齐,拦着她做甚?“我爹有个好歹,你们以为能脱身?都是个死啊。”

    “大小姐,我们的命本就是指挥使的。”

    “我们只听指挥使的命令,得知您遇袭时,指挥使正在皇宫同皇上商量事,指挥使抛下一切直接从宫中杀出,皇上……皇上给了指挥使擅专之权。”

    慕婳愕然,追问道:“擅专?”

    “若是涉及太子殿下,皇子王爷,指挥使也可以先斩后奏!”

    神机营的侍卫一脸骄傲,皇上多信任指挥使啊,慕婳却是暴跳如雷,“皇上这是嫌弃我爹活得太久?不行,我得立刻……”

    “你是进宫去见皇上?还是去追你父亲?”

    魏王妃的声音轻飘飘传来,慕婳本能回头看过去,魏王妃漆黑的瞳孔熏染开复杂至极的神色,黑漆漆的,时而又很是空洞,“我劝你最好什么都别做,皇上他要做的事情,任何人都阻止不了,你们……你们所有人都被皇上温柔雅致的外表给骗了,他是被太后压制了十几年,可你知道这些年他都做了什么?只有天工坊吗?只有现在产量还很少的枪火?”

    “不是,不是,统统不是,他的疯狂偏执只有我最清楚,帝国他是看中的,可是……”

    “王妃殿下。”

    内侍略显尖锐的声音提醒魏王妃,“皇上得知王妃殿下遇袭,甚至担心您,特意让奴才送王妃殿下回王府,皇上说王妃殿下是魏王明媒正娶的正妃,皇上断不会让魏王因您生不出儿子就休妻。”

    魏王妃眸子变了变,自嘲染在唇边,“我多谢皇上的关照了。”甩动衣袖,魏王妃直接夺过一匹骏马,利落上马,肩膀的伤口崩裂,鲜血慢慢染开,“你回去告诉皇上,我会在王府待着,哪都不去,也不会再见慕婳,我等着看他如何玩弄天下人心,代我提醒他一声,我同柳三郎不死不休!”

    随即魏王妃纵马离开,幕婳回味她离去时望向自己的眼神,抬手轻轻拍了拍脸颊,“都是千年的狐狸啊。”

    魏王妃疯狂吗?

    从她方才的表现是的,然而慕婳却注意到魏王妃深深埋在眼底深处的冰冷,如此冷静的一个人会说出疯狂的言语?

    倘若慕婳真正是个尚未及笄的女孩子怕是会被她骗过去。

    就魏王妃这道行玩柳娘子还不轻松?

    当年她还用出动那么多侍卫追杀柳娘子?最重要得是还让柳娘子逃脱了,侍卫的追杀无功而返。

    “皇上请郡主入宫一叙,听闻郡主遇袭,皇上大为恼怒,便给了木指挥使专断之权。”内侍对慕婳毕恭毕敬,他虽然也是内廷的人,但更是皇上的心腹,同内廷那些大太监是不一样的,声音压得很低:“郡主放心,皇上不会放弃木指挥使。”

    慕婳突然觉得自己好似在一团迷雾之中,所有的事似是而非,摸不清真假,“我没受伤,就不去打扰陛下了。”入宫那么麻烦的事,她绝对不会凑上去。

    ps继续求月票,求订阅。